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十三章 讲武

第十三章 讲武

    张天涯微笑反问道:“那你又有没有想过如果刚才我拿的并不是这根木棍而是我的听涛剑的话你现在会是怎么样子。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更喜欢博力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我们来硬拼一记就用你我手中的木棍。”着退后三步给他足够的准备空间。

    青鸾闭目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又在假想中把木棍换成了听涛剑马上被惊得睁开了眼睛因为如果我刚才想杀他的话他现在已经死过n次了。忙抬头问道:“天涯大哥那你为什么不教我刚才对付我的招式呢?”

    张天涯微笑道:“看你刚才郁闷了好久还是和我硬拼一记吧这样能让你的情绪有些泄对你的修炼也有帮助。有什么问题的话一会问。”

    “好!”青鸾这次痛快的答应了身子一伏用他以前用叉子时的习惯动作将手中的木棍刺向张天涯。

    张天涯淡淡一笑暗将功力运于木棍之上三成功力的的一棍迎上了青鸾的木棍。

    在张天涯的功力的作用下青鸾的木棍当然变得不堪一击两棍一碰青鸾的木棍马上被震得粉碎。张天涯刚要收棍却现青鸾一脸自信原本握棍的右手一转变拳迎向张天涯的木棍。张天涯虽然不知道他自信何来但还是决定相信青鸾的能力木棍以刚才的力道和度迎上。

    “碰!”张天涯这一棍子的功力用在了保护棍体所以在他的功力保护下这个木棍现在的坚硬程度丝毫不会比一块石头差。可是与青鸾的拳头一碰却象和钢铁碰撞一样马上断成了两截。

    张天涯忙弃棍子出掌这次他把功力提高到了五成。

    “嘭!”拳掌亲密接触张天涯的上身被反震得晃了一下而青鸾却连退了七八步才一屁股坐在里地上。呆呆的看着张天涯道:“天涯大哥一直只知道你剑法厉害没想到内力也这么强我感觉你真是越来越神秘了。”这时火凤已经跑了过去将他扶起。

    张天涯道:“你的内功也不错啊只要以后好好练习还是有机会过我的。”顿了一下又道:“你刚才不是有问题想问我吗?现在可以问了。”

    青鸾这才想起刚才的问题于是问道:“天涯大哥什么不教我们你刚才和我对打时用的剑招呢?我想那一定比现在练的什么躲避厉害多了。”

    张天涯苦笑道:“拜托你打架的时候不要一股匹夫之勇就猛冲好不好没注意到我刚才用的都是教过你们的最基本攻击招式吗?”通过对他们这段时间的训练张天涯想好了帮两人打造什么兵器。青鸾是勇武型的张天涯打算为他打造一把刀。而火凤则以轻盈灵动为主住更适合剑。而张天涯先前教他们的基本攻击都是以刀剑的基本攻击。

    见青鸾还是不很明白张天涯耐心解释道:“我并不打算真教你们什么招式武功。因为招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最适合你们的武功必须由你们自己去领悟。而我要你们练的躲避就是要让你们学会在敌人的攻击中如何自保。这就无形中锻炼了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分析出对方的攻击度和距离等很多东西只有达到这个程度后你才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如何找到对方的破绽。如果那个时候你的基本攻击方法已经掌握到了精髓那就可以轻松的做到我刚才的攻击了。”

    青鸾又问道:“那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达到你的境界啊?”

    张天涯笑道:“那就要看你们的能力了不过用我的方法的话应该很快。”起码要比一个正规门派精心培养的弟子不差以张天涯在现代武林的地位能得到他提几句可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呢。原因就是他创造了武林的一个奇迹一个23岁的少年成为天下武大高手之一的奇迹。要知道与他齐名的四个都是5o岁以上的老人家了。

    青鸾似懂非懂的了头又问道:“那你到底是你的内力重要还是招式重要。”

    张天涯呵呵一笑道:“难得你也能问出这么有深度的问题来。”整理了一下思路郑重的答道:“这个问题我不能直接回答你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境界。不管是内功还是招式都只是资本。而关键却在于你怎么去运用资本越多越好而运用也是越精妙越好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到这里张天涯不由想起了武侠中的玄铁剑法和独孤九剑一个是把内力挥到了极一个是把技巧挥到了极很难出哪个更厉害一。有人喜欢拿杨过和令狐冲对比这显然并不公平。因为杨过除了内力外玄铁剑法虽然招式简单但可以不精妙吗?而令狐冲除了独孤九剑之外内力并不怎么高后来好不容易学了个吸星**还有毛病。至少在故事结束前他内力方面只能算是高手。

    而独孤求败剑冢里最后的一把却是木剑在张天涯看来这也就明不管内力还是技巧。到最后能够把自身的所有优势挥出来就是最强的剑法。就像独孤求败写的那样草木竹石皆可为剑。不管手里用的是什么只要挥出自己和武器的全部潜力就是最强的剑法!天人合一也许的就是这个道理这也是张天涯一直目力的目标。这种境界来简单但是想达到就不是光靠努力或是机缘可以办到的事情了就连张天涯和另外四大高手也只能算是不同程度的接近这种境界而已。

    就在张天涯暗自感慨时火凤终于开口道:“天涯大哥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张天涯回过神来转头道:“凤儿的问题一向很少这次又是什么问题考虑这么久。”与青鸾的直率不同火凤遇到问题更喜欢自己去想答案只有实在想不出的时候才向张天涯提问。

    火凤道:“想了好久了就是一直不敢问。”见张天涯鼓励的了头才问道:“天涯大哥记得你当初有办法解决炎帝那一面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方法啊?”

    张天涯把目光移向远方平静的道:“就是吃东西的时候我加入在里面的那些调料……”到这里他突然眉头一皱低喝道:“有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