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十四章 刑天挑战

第十四章 刑天挑战

    “啪!啪!啪!”随着鼓掌之声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从山下走来。最令张天涯注意的就是那一头飘逸的长不但黑亮而且没有粘连在这个没有护产品的上古时代能让头保持如此之好就只有一种解释了这个人是一个内功高手!他身穿件黑色兽皮衣背后背着一把大斧子好像半个车**从质地上看就明显不比自己的听涛剑差上多少。

    在张天涯大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着他。互相看了一会对方先打破沉默道:“一身奇装异服你就是张天涯?”

    张天涯了头同时挥手示意青鸾和火凤退后迎上对方尖锐的目光淡然道:“不错你又是谁找我有事吗?”

    对方这时已经在张天涯身前一丈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目光逼人的道:“黑风塞的战士!”他的每一个字都刚劲有力几句之后张天涯已经确定了这是他话的习惯。

    张天涯一拍脑门道:“看样子你应该是来为你们塞主和那些山贼报仇的吧你应该也是一个高手了有资格让我记住你的名字。报出名来吧不管胜负我想知道自己是在和什么人打架。”

    “刑天!”着已经把身后的斧子拔了出来向下轻轻一摆地上的青草马上被斧风割断没有一声息。

    张天涯一听刑天二字被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心叫乖乖不得了没想到自己来这个时代还没几天就碰到了这个惹不起的。

    刑天是谁?张天涯对这个上古时代了解并不多但刑天他还是知道的。传里一斧子劈开一座山应该没多大问题的而且最要命的是他那比强还强的生命力!那可真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拿起斧子继续和你砍!碰到这样的牛人换了谁也不可能一反应没有吧。

    刑天见张天涯的反应随手有将斧子插回到自己的背上。语气一如既往的坚定:“你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战斗我们改天再比。”

    张天涯也被对方这一句话惊醒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被对方的名字吓成这个样子。而且那毕竟都只是传何况就算刑天真如传中的那么强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就因为对手强大自己就会不战而败吗?想到这些他已经恢复了信心。同时也决定了不论生死今天一定要与刑天一战。

    刚才在刑天出名字的时候张天涯的心理产生了恐惧。虽然又被刑天的话惊醒但并无法彻底的得到解脱。他知道只要有这个恐惧的影子在除非另有机缘否则自己的修为以后休想再有一进步。与其永远的停歇不前他宁愿就此玉碎。而能解决这种恐惧的唯一方法就是痛快的与刑天大战一场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等下。”着张天涯已经取出听涛剑随手甩了一个剑花遥指刑天道:“我现在的状态已经恢复了请拿出你的武器吧。”在握住剑的刹那他已经恢复了那个天下五大高手之一逆剑张天涯应有的气度。

    刑天感觉到张天涯的变化脸上露出喜色道:“好如此看斧。”着又脚向后一踢刚好踢在了自己身后的斧柄之上将战斧踢到空中同时身体一跃而起抓出了非起的战斧。人斧合一俯冲向张天涯劈至。

    张天涯感觉到这一斧的力道刚猛偏偏一斧子的笼罩范围极广不管张天涯如何进退这一斧都会如跗骨之蛆不死不休。

    这一斧也激起了张天涯的斗志赞了一声好功夫前踏一步听涛剑化作三剑芒迎上了刑天的战斧。

    “当!当!当!”片刻间斧剑连续交锋了三次张天涯飘然后退刑天则翻了一个跟头落在原地。表面上看两人平分秋色但是张天涯却是将对方的一斧的力量分成三次来迎接的。虽然这样自己的力道也由于快的收无法达到全力但是三剑的效果加起来要比之全力的一剑有所提高。这也正是他可以成为五大高手之一的重要本钱在一招内出数股单独的内力每一道的攻击方式都有所差异靠这样来弥补和那些功力按甲子来计算的老家伙之间的差距。

    站定后张天涯只觉得手臂麻知道对方无论功力还是还是先天的力气都不在和自己齐名的四个老家伙之下。面色凝重的对刑天道:“我想让我两个朋友离开不知道刑天兄意下如何?”

    刑天头道:“好自从我学成这断天斧法之后你还是第一可以接我一斧而不露败相的五阶武者我也想和你痛快的大战一场。”完转头有对青鸾和火凤道:“你们还是先走吧否则留在这里只能是张天涯的拖累。”

    张天涯也补充道:“你们先到上党等我走!”

    青鸾、火凤知道两人得不假无奈只好下山走人了。

    两人走后张天涯也不多言听涛剑脱手射出直取刑天眉心。

    刑天冷哼一声战斧微微上撩将听涛剑挑飞。而这时张天涯也已赶到抓过听涛剑再次与刑天战在一处。

    刑天的战斧每出一击都是带有开山碎石之威而且几无破绽有些像里的玄铁剑法每出一招都要给对手带来极大的压力。而张天涯胜在剑法的诡异让人无法分析出他的下一剑可能在哪里进攻。片刻功夫已经过了十几招两人却谁也奈何不了谁。

    而在短暂的过招中张天涯的听涛剑上已经布满了十几个深浅不一的缺口。而刑天的战斧也早失去了原本的光华刚才一战的激烈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锵!”全力一击后两人再次分开。张天涯一边抚摩着千疮百孔的听涛剑。暗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来对方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逐渐适应了自己的剑法而自己却对他强大的功力一筹莫展。二来虽然对方的斧子看起来损耗比听涛剑大但人家的斧子毕竟厚重得多再拼一会断的一定是听涛剑看来只能拼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