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十五章 刑天往事

第十五章 刑天往事

    张天涯随手将听涛剑向上轻轻一抛使宝剑原地转了一个圈又抓随手住了剑尖。宝剑一抖剑柄向了刑天的肩头。

    如果换了别人刑天一定一斧子把他劈的人仰马翻。可是见过刚才张天涯变化多端的剑法后哪里还敢对他有丝毫的视?忙稳重的挥动斧横扫将张天涯看似不可理喻的一剑拨开。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样做刚好中了张天涯的圈套。这一招是张天涯想出的怪招之一名曰泰阿倒持。若他真一斧以攻对攻那张天涯虽然也不会马上被打败但也会落于被动。而真正的高手过招一旦落于被动就很难改变。

    将听涛拨开却感觉到听涛剑丝毫不受力刑天马上知道中计。可是张天涯当然不会给他改正的机会一手一送在刑天拨开剑柄来不及回防的时候剑尖已经刺向了他的咽喉。

    刑天没料到张天涯会有此一招忙向后退去。

    张天涯当然得理不饶人左手一拍自己的听涛剑柄。听涛剑猛的加疾射向刑天的咽喉。

    刑天一惊忙向后仰。听涛剑险险的在他面前掠过还割断了他一缕长。

    就在刑天被吓出一身冷汗的时候张天涯的已经急冲到他身边右手一掌毫无声息的拍出目标是刑天的腹。

    刑天在危急中并没有慌乱感觉到张天涯的一掌忙出拳迎击。在同等的状态下对轰得到便宜的那个一定不会是功力弱于他的张天涯。

    张天涯早料到刑天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打倒右掌忙改攻为扶轻轻扶在刑天的拳头上。这是一记武当太极拳里的简单招式张天涯曾经与武当高手过招的时候记下来的经过反复演练已有了那么几分神似。但因为并不是一套完整的拳法所以他一直都没机会用在与人对战中使用今天还是第一次。

    刑天哪里见过这等武功一不留神拳头已经被张天涯带开两人擦肩而过。

    这时张天涯猛的抓回听涛剑自腋下向手回刺度上已经达到了自己的极限。心想在这么段的距离内用出这么快这么诡异的一剑刑天应该没有躲过的道理才是。

    可是事情往往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美好在张天涯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刑天的度居然猛的提升了一倍使得他原本夺命的一剑只能在刑天的兽皮背心上留下一个的划痕。蓄谋以久的一击就这么被轻易的化解了。

    张天涯一击不中猛回身时刑天的大斧子已经斜劈而来仓促下他只能挥剑迎击。

    “锵!”这次交手张天涯明显感觉到刑天不但度比先前快了许多连力量也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剑斧一碰千疮百孔的听涛剑终于寿终正寝被刑天劈成两截。而在刑天的强大功力作用下他的虎口已被震裂连退了七步之后又狂喷了一大口鲜血。

    在刑天的全力一击下张天涯已经受了出道以来最重的内伤。体内经脉已经被震伤许多右手更几乎失去了知觉。无奈下看到刑天的大斧再次劈至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和眼前这个上古战神之间的差距。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他的心境居然出现前所未有的平和仿佛死亡对于现在的他来将并不是那么的可怕。于是他闭上了眼睛等待这刑天这夺命一击的来临。

    可是等了一会对方的攻击还没有到。疑惑的睁开眼睛见刑天早已经收起了武器。对他微微一笑道:“先什么都不要问坐下我先帮你疗伤。”

    黄昏时分张天涯的一会工夫已经在刑天雄厚功力的帮助下将伤势稳定住剩下的部分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刑天长出了一口气收回功力道:“我的心法虽然厉害但太过刚猛如果受伤的是我自己当然也可以快恢复但是用来帮没有修炼过《断天诀》的人疗伤实在有些牵强。”顿了一下话锋一转问道:“你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没有杀你是吗?”

    张天涯却答非所问道:“我现在更想知道的是你最后一击用出了全力吗?”张天涯从来没有试过败得这么惨如果刑天告诉他最后一击也只是意思的话恐怕他马上就会考虑是否弃武从文的问题了。

    上前一步与他并肩坐下道:“是的原本我想试试自己在功力与度都保持和你差不多的情况下能否胜的了你结果我失败了。”

    张天涯苦笑摇头道:“以前我在我们哪里从来没想过世界上会有你这么厉害的人。现在回归最初的问题你不是黑风塞的战士吗?刚才为什么没有杀我?”现在张天涯已经把刑天的强大初步理解成了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要比自己的那个时代强的多的多加上刚才在死亡边缘的时候自己的境界居然得到了再次提升所以虽然输了但心情也算不错。

    刑天伸了一个懒腰打个哈气道:“如果你不动手的话那个混蛋就将死在我的手里。”

    张天涯知道他还有后话所以并没有插嘴。

    刑天继续道:“我父亲本就是黑风塞的塞主却在我五岁的时候被那个混蛋害死了。他生前最好的兄弟冒死带着当时只有八岁的我逃了出来但他也受了重伤没多久就死了。所以我现在对黑风塞有的就只有仇恨了”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悲痛之色。

    张天涯这时突然觉得这个上古战神并不像传中的那样冷酷不知不觉间两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现在他的刑天已经在再是他的敌人或是对手了现在他感觉到的却是一个无化不谈的朋友也许这就是传中的一见如故吧。叹了口气身子向手一仰躺在了草地之上道:“对不起因为我使你无法手刃仇人了。”顿了一下又叹道:“你也看开吧我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不是更郁闷吗?”

    对于张天涯的安慰刑天一笑置之又继续道:“后来我遇到了师傅不但收留了我还把毕生的心血——断天斧法传授于我而他自己却因为在练功时多次走火入魔前不久刚刚永远的离开了我。”到伤心处刑天也没有流下一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