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十九章 冒充淫贼

第十九章 冒充淫贼

    可事与愿违只见张天涯的眉心突然金光一闪先前被刺破的一皮肉也瞬间愈合了。再次睁开眼睛后的张天涯冷冷的看着对面失去行动能力的美女声音冰冷的质问道:“你想杀我?”

    其实张天涯吃了天眼昙松果后强大的先天元气被他充分吸收达到能量饱和后。仍然存在着不少的剩余灵力而张天涯当时不但无法吸收也无法阻止其继续将能量释放在不断增幅的能量冲击下已经面临了爆体而亡的危险。

    可是就在他马上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红衣美女的一剑刚好刺到给了他一个将多余力量泄出去的途径所以她的宝剑才会碎成了粉末而这一剑也算是救了张天涯一命同时他的天眼也开了。不但如此甚至还结成了金丹而且与其他人不同他一次性结成了两枚金丹一在丹田一在泥宫丸。这也就是他一人就具有同级别高手两倍的功力!

    所以张天涯并不恨这个少女反有几分谢意。但是显然对方刚才是想杀自己所以他才想给对方一教训吓她一吓。

    面对一身杀气的张天涯女红衣美少女显然有些惊慌下意识的向后挪了挪身体满脸警惕的道:“谁让你先抢了我的天眼昙松果还当我是透明的我也只是一时生气而已。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过来哦!”

    张天涯果然停下脚步并没有继续逼近而大声道:“你的?天才地宝有缘者得之。我是比你先来的也是比你先抢到手的现在东西已经被我吃了你还想杀人泄愤!是不是太狠毒了呢美女?”到最后“美女”两个字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红衣美女见他一笑却感觉比刚才冰冷的样子还要可怕几分。忙道:“那好了现在松果已经被你吃了好处你都得到了你快走吧。”

    “走?”张天涯不屑道:“如果不是我福大命大现在恐怕已经死在你的剑下了。而你现在却已经被我制服了却让我走。你认为可能吗?”

    红衣美女见张天涯如此竟不自觉的上手捂住了胸口身体又向后退了退紧张的道:“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得张天涯已经看出来对方把自己当淫贼了。但这也不能怪她因为她长得确实很漂亮连张天涯初见的时候都有些动心了。此刻见她如此不但没有解释反产生了一种犯罪的冲动好在他的境界修为够高马上有将这冲动压了下去。

    自我掩饰的咳嗽了两声后张天涯道:“别紧张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而已只要老实回答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哼少假惺惺了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我半根头的话我爹和赤伯伯他们一定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她似乎已经看出来张天涯无意伤害她语气反硬了起来。

    张天涯淡淡道:“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如果你不老实回答我的问题的话……”到这里一停顿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丝邪邪的微笑道:“子曾经曰过的来而不往‘非礼’也。”他刻意加重了非礼二字双手还从着红衣美女做了出一个抓奶龙爪手的动作。

    红衣美女这次似乎着有些害怕了于是忙道:“好吧你问吧我一定老实回答。”话时眼珠转了一下却被张天涯看在眼里。

    一边和美女话张天涯也十分好奇新开的天眼有什么效果于是眉心再次闪金光一闪眼前的美女的衣服突然被她看透了那美丽的曲线圆美的双峰……居然一览无余!

    他虽然在江湖上闯荡多年但是却一直对女色感觉并不十分要紧到现在还一直保持着童男之身。而女子的身体他也只在录象里和不健康的网站上看过哪里见过真实的?一见之下被吓了一跳忙收起天眼转过身去。

    红衣美女似乎对天眼的属性与功能十分了解见他如此表现已经猜出了个大概脸上一红怒麻道:“淫贼!”可是心里却是另一种感觉她现眼前这个“淫贼”挺老实的虽然表面上是一幅凶巴巴的样子但并不是什么坏人更不是淫贼。心里不由对这个老实的淫贼产生了一种好奇。

    张天涯的心这时已经跳个不停满脸通红但表面上还是一副冷冰冰的语气道:“知道我是淫贼就好敢不老实回答问题的话我就让你知道我淫贼的手段!第一个问题姓名。”

    “精卫。”红衣美女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回答他的问题。

    张天涯一听这个名字下意识的重复了一便:“精卫?”这个名字也是在所知道的有限的几个上古人物之一。精卫填海的故事他还是知道的不过记的不是那么清晰了只记得是被海水淹死后变成鸟填海。

    综合鉴定她是一个可怜的女孩鉴定完毕。

    “怎么?不行吗?”

    “行。”张天涯看来精卫应该是一个对仇恨十分执着的角色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人家用了千百万年来填海那就更难能可贵了。对于这样的复仇狂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太过分的好。不过他也不想表现得太过心虚继续问道:“第二个问题年龄。”话出口之后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没事问这个做什么?

    精卫动听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反问道:“女孩子的年龄是可以随便问的吗?”张天涯听了苦笑不已没想到这个时代女孩的年龄就已经成秘密了。

    不过他却玩心大起想吓吓精卫于是道:“那换下一个问题三围。”心想这个女孩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淫贼”呢。

    可是却听精卫在后面充满调笑的语气道:“我不告诉你想知道的话不会自己来量啊?”她从张天涯看了一眼就转过身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张天涯是一个老实人才敢这么放肆的和他对着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