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十三章 两败俱伤

第二十三章 两败俱伤

    不对!

    张天涯猛然惊醒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忙闭上眼睛眉心金光一闪以天眼代目。在可以看破一切虚幻的天眼观察下这里哪有自己的家更没有自己的恩师而在那个位置等着的正是九尾狐的血盆大口和锋利的牙齿!

    又是幻术张天涯意识到这马上转头向精卫看去却现她目光中有些呆滞并开始向九尾狐的走去。张天涯知道她也招了道忙运起《弱水真经》中的法术“醒神玄尘”一个弹珠大的冰球从指间飞出并在精卫的头上爆开。在醒神玄尘的作用下精卫马上清醒了过来看到九尾狐的血盆大口不由一阵后怕道:“它的幻术太恐怖了。”

    张天涯见九尾狐现在已经暂时恢复了过来两个眼睛布满了血丝知道这个畜生离暴走不会很远了。哪里有时间时间和精卫一起感慨只是了头算是回答了她的话。便严肃的问道:“怎么样火焰弹准备好了吗?”

    精卫虽然刚才受到影响但并没有因此将火焰弹射出去听到张天涯的话了头道:“现在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射了。”

    张天涯了头道:“好一会我射的时候再射先坚持一会。”完再次向九尾狐冲去同时还用法术制造出几根冰锥刺向九尾狐面部的脆弱部位。

    “风障壁!”随着九尾狐的一声怪叫巨大的旋风在他身体的四周刮起将它庞大的身体保护得严严实实几跟冰锥快撞到风上后动被缴得粉碎没能伤到九尾狐半跟毛。但是张天涯由于先前的幻术一直保持着天眼状态所以在风障壁出现的一刹那已经现了它的弱。

    “借物代形!”这也属于一种幻术是以其他物体在瞬间幻化成和自己一样的形态。而这些“分身”不但能自由的移动而且除非遭到攻击或者对方有天眼之类的看破技能否则根本无法分辨出真假。

    “哼呵呵……哈哈哈哈……”九尾狐再次出那难听的三段笑一个空气弹应声从风障壁中飞出目标是张天涯刚分出的一个分身。紧接着是第二个还是同一个目标。

    张天涯眉头一皱这个九尾狐是不是脑筋有问题居然把这么集中了两次攻击都作用在自己的一个分身上一般这种情况应该有两种可能才对第一是九尾狐看不出自己的分身那它应该大面积法术来消灭所有的分身。第二是可以看出自己的分身那样它的两个集中攻击应该目标是自己的本体才对难道……

    张天涯马上联想到了分身的后面那是精卫的方向那个畜生的目标是精卫!可是虽然想到了但救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提醒一声:“心。”本体和所有分身一起飞起互相接力向上冲去。

    “嘭!”“轰!”第一个空气弹打三了张天涯的一个分身之后第二个则没有任何阻拦的向精卫打去。而精卫这时正在维持着“离焚火焰弹”身体移动受到限制为了自保顾不的张天涯先前的吩咐将火焰弹提前射出。这似乎都被九尾狐算计在内空气弹接触到火焰弹的瞬间爆破将火焰弹在途中引爆。

    爆炸的威力再次将地面炸出一个大坑来不过幸运的是没有波及到精卫自己和张天涯以及他的分身。不过这样一来第二个火焰弹也这么浪费了精卫的灵力也被这第二个火焰弹掏空再也无法出地三个了。

    张天涯心里暗叹:“老头看来我今天为了保命也只好用你当年的那招了。”又脚踏在一个分身上借力再次上冲到风障壁的正上方头下脚上的翻身落下直奔正下方的九尾狐。同时将丹田和天眼内的内力涌向自己的右手。

    此刻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当初他师傅教他这招时的话:“天涯这是我的当初被几个败类围攻的时候在绝境下创出的杀招此招一出试问江湖上将无人能挡但是自己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为师这一身的残疾就是用这招的后果。他的原理是很简单就是将自身全部的功力在一次攻击中打出。当然这样的效果一个刚刚拥有内力的人很容易办到但随着修炼的不断加深体内的功力也在不断提升所以即使十成功力的去全力出手也仅仅能达到静脉所能容纳的最大限度。而这招则可以不管经脉的容量将体内所有功力全部打出不过要提前做好经脉尽费的准备!所以不到生死关头绝对不要使用而这招的名字就叫做——绝地反击!”

    张天涯迅捷的躲避过了九尾狐打来的空气弹绝地反击的一拳重重的打在了九尾狐的后背上!

    以九尾狐的巨大身体也无法完全承受这一拳的威力四肢战立不稳“扑通!”一声爬在里地上。张天涯的一拳下所代的内力不但破坏力惊人还带有《弱水真经》中的水的冰系状态的属性就是冻结!

    九尾狐体内的经脉不但被震伤甚多其余的大部分也被冻结一时无法使出一力气来。只能爬在地上吐出淤血以减轻伤势。

    张天涯更不堪被自己的内力所伤在内力反震下断线风筝般向后跌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镇得他五内翻腾也吐了一大口血。更惨的是他半身和右手的全部经脉已经在这一击中被震伤了七七八八算是彻底的费掉了。

    不过他在刚才的反戈一击中还是留了一内力并没有用来聊伤而是全神戒备的盯着同样在吐血的九尾狐。

    两败俱伤!

    两人一兽中唯一还能行动自如的就只有精卫了见张天涯受伤极重忙跑上前去将他扶起。这也是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了因为她已经没有打架的力气了。刚才张天涯和九尾狐的战斗她虽然没有完全看清楚但结果大约也猜到了扶起张天涯后忙道:“乘现在它不能动的时候我们快走!”

    “哼呵呵哈哈咳咳……”九尾狐本想再次出三段笑可是却触动到了受伤经脉最后变成了咳血。咳了几口血后它嘴角带血面目狰狞的道:“你们以为你们还走的了吗?”着挣扎着站了起来向一步一步的向两人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