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十四章 炎帝榆冈

第二十四章 炎帝榆冈

    “哼!”张天涯冷哼一声道:“我知道一拳打不死你因此我刻意留了一内力你现在走的话我并不想为难你否则……后果自负!”

    九尾狐根本没有被吓到脚步不停的道:“那就让我后果自负好了你现在的伤一定要比我重得多吧就算有内力你可以动的了吗?哼呵呵哦哈哈……”

    张天涯傲然道:“好那就让我们赌上一赌吧灵契-收!”着一道乳白色的光芒从张天涯胸口的炼妖壶里射出将九尾狐整个身体笼罩在其中。他的没错他确实是在赌之前在九尾狐没有受伤的时候以他的能力很本不可能收化成功的。现在虽然九尾狐已经受了重伤但他伤得也不轻。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能保证收化成功所以他在赌如果不成功他就只能任由九尾狐把自己吃掉!

    “不!”九尾狐在光芒中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马上意识到了危险徒劳的挣扎了几下就被炼妖壶吸了进去。

    而这时的张天涯也油尽灯枯现在见危险解除不由精神一松昏死了过去。

    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张天涯再次感觉到的是右手臂的疼痛。对他来讲这种感觉已经有些陌生了虽然终日在江湖上混但他出道的时候已经算是一个高手了又懂得随机应变所以一向很少受伤。后来江湖阅历多了受伤的几率就更了即使有伤也多是内伤这种从外往里疼的感觉自然很少感受得到。

    疼痛让他马上清醒了过来接着感觉浑身上下除了受伤的右手都是暖暖的蛮舒服的感觉还有一股浓浓的香气不断进入鼻孔醉人心神。自己没有死?如果死了右手就不会这么疼了。分析出答案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现自己居然被被装在一个方鼎里面泡在香喷喷的不明液体之中。身上的衣服早已不知了踪影不过炼妖壶还好好的挂在胸前。

    自己所在的方鼎被放在一个大屋子的中间四周是木质的墙壁和屋整个屋子除了墙角的一个石床之外再没有其他的物品显得十分简陋。

    “这种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张天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回想。由于伤势刚好头脑还不是很清醒所以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马上被自己想到的可能吓出了一身冷汗记得是不是有些食人族喜欢这样煮人来吃的!

    “你醒了啊?”着一个白胡子老人端着一个木盘从外面走了进来木盘里承满了一些干枯的植物看起来像是草药由于张天涯对中医了解不是很多所以并不敢确定。只是静静看着老人并保持着一丝的警惕。

    老者见张天涯不话也没有再问。只是走到鼎旁用手指沾了水放在鼻子旁闻了闻之后又微微摇了摇头把木盘里的草药全部倒入其中。这一举动让并不清醒张天涯十分不解难道这个老家伙要用自己来作药膳?见老者忙完试探性的问道:“老人家您现在一定还不饿吧?”

    老者摇头道:“不我刚吃过东西。”

    “哦那就好。”刚完突然觉不对精卫怎么不见了于是忙紧张的问道:“精卫呢?你把她怎么样了?”心里默默祈祷着他刚刚吃过的东西不要是精卫才好。一路上两人已经混的比较熟了张天涯虽然自己并不确定时候有喜欢精卫但还是不免担心起来。

    老者先是被问得愣了一下随后明白了张天涯的想法狠狠的给了他一个暴粟道:“你个臭子不是以为我老人家要吃人吧?最可气的居然以为我吃了精卫!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是我老人家。”

    张天涯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是精卫他老爹看来是精卫救了我那她也应该很安全。想明白了关键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道:“精老先生好晚辈刚刚失礼了。”他按照现代人的理论以为精卫他爹自然也姓精了。

    又是一个暴粟后老者哭笑不得道:“什么叫精老先生不知道不要乱叫!”

    张天涯本想抬起右手揉揉脑袋谁知刚一用力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不禁惨哼了一声。

    老者恢复和蔼道:“你的手伤很重不要乱动。还有老夫的名字叫榆冈不是什么精老先生。”

    张天涯暗恨精卫居然不告诉自己全名如果她当初告诉自己她叫榆精卫的话自己也不会乱叫以至于引出笑话来了。

    自嘲的笑了笑张天涯道:“原来是榆冈前辈刚才冒犯请不要见怪。”顿了一下又问道:“前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距离上党还有多少路程。”

    榆冈一笑道:“这里就是上党你子伤了山神怎么还敢到上党来?”

    张天涯听了一惊心道他怎么知道自己伤了山神的事情难道他也是炎帝手下的高层领导人?想到这个可能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事情不是想躲就躲得掉的如果前辈职责所在的话大可把我交给炎帝处置就是。但在下还有一个请求希望前辈能帮我在炎帝面前争取一个话的机会。”

    榆冈随手抚了一下胡子淡然道:“好吧那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了。因为我就是炎帝。”完冲张天涯笑了笑似乎很喜欢看他惊讶的表情。

    张天涯听后苦笑道:“看来我对历史真的了解不够连精卫他老爹是炎帝都忘记了。”

    炎帝不解问道:“你刚才什么?”

    张天涯忙打了个哈哈道:“哈没什么的。对了还是回到刚才的话题吧其实我当初也是情非得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把事情叙述一遍后静静的在一旁等待炎帝的反映。

    炎帝了头道:“你的没错山神也是这么和我汇报的。你不用惊讶如果他谎话被我查出来后果很严重。”前面是不是要加上一句“炎帝很生气”那样才够经典嘛。顿了一下又道:“其实单是你从九尾狐妖的口中救了精卫那丫头一命老夫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更不会为难你。不过你当时决定来上党的时候还不知道会遇到精卫吧?”这炎帝给人的感觉并不想张天涯前意识里认为的那样王者都是枭雄。而这个炎帝更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