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十章 孤独

第三十章 孤独

    那毒药的作度极快在张天涯抓住他时山重已经七孔留血毒身亡了。

    张天涯苦笑道:“没想到他居然死得这么干脆我还有一个问题没弄明白想当面问问他呢。”

    “什么事情?”监义刚死了弟弟现在情绪比较低落所以话时也没有什么表情。

    张天涯答道:“动机。除非他是精神不正常否则杀人一定有动机的。”接着又道:“金针从伤口射进心脏事后就算验尸也无法现一端倪哎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啊。”

    监义了头道:“我回去一定彻查次事现在可以把这个山重的尸体交给我处理吗?”后面半句他是问精卫的。

    精卫头道:“既然都是白虎侯府的事情自然应该交给监义公子处理。监仁公子和山重的尸体监义公子带回便是。父亲那里我自会禀明的。”

    “那有劳精卫公主了。”

    这时地上的护卫也先后驱寒完毕重新站起。

    监义自己抱着监仁的尸体又命令护卫带上山重的尸体告辞离开了。

    走了几步监义回头看了一眼张天涯问道:“张公子我有一句话想问你却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张天涯表示无所谓的纵了一下肩随口道:“有什么能问不能问的你既然这么了不就是想问吗?”

    “呵呵。”监义苦苦一笑问道:“如果凶手真的是那个凤族兄弟的话你会怎么样?”

    张天涯不答反问道:“这很重要吗?”

    “不重要。”监义摇了摇头又坚定的道:“谢谢了!”

    “那就更不重要了。”

    监义走后青鸾对张天涯道:“天涯大哥今天真要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恐怕就算跳到玄海也洗不清了。虽然我们凤族并不怕他们但是被人陷害的话就太不值得了。”到这个时候他还是没忘了吹捧一下他们凤族。

    火凤却恢复的比较快事情过去后她就没有再去后怕。好奇的盯着张天涯额头问道:“天涯大哥原来你已经开了天眼啊!以前居然不告诉我们真是的!”

    张天涯叹道:“这就来话长了我们还要去学校还是边走边吧。”

    精卫在一旁不屑的道:“哼还不是抢了人家的东西。”

    张天涯想起当初自己吃了“天眼昙松果”的时候精卫也过类似的话。于是好奇的问道:“你怎么老是那个东西是你的难道那棵松树是你种的?”

    精卫得意的道:“那当然是我的因为……哎你问那么多干嘛知道欠我一份人情就行了。”心里却想起了青帝伏羲对自己过的话……

    一年前的伏羲殿中。

    精卫跑到伏羲面前撒娇似的问道:“青帝伯伯我经常听父亲和白玉姐姐他们仙缘之类的事情可以得到很多好东西。青帝伯伯就帮我算算嘛看我的仙缘什么时候会出现?”

    青帝微微一笑了头。马上掐指一算道:“明年六月初三上党西北二百里。在那里你将找到你的缘分。”

    精卫不依道:“青帝伯伯你就不能得详细一吗?我的缘分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传中的天下第一神器——盘古巨斧?”

    青帝高深的一笑道:“出来就不灵了你真的要我吗?”

    精卫一听忙捂住自己的嘴。过了一会才失望的道:“那还是算了吧我去找白玉姐姐玩去了青帝伯伯再见。”

    难道我的缘分不是天眼昙松果而是张天涯?想到这个可能精卫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过好在她走在最前面张天涯三人无法看到。

    走不多时几人终于达到了次行的目的地上党城最大的贵族学校——火德学院。

    看着四个自己认识的大字张天涯有感而道:“上学?好熟悉的一个名词不过……也够陌生的了。”

    精卫奇怪的看了张天涯一眼转对鸾凤二人问道:“你们也一起来上学吗?在这里有全国最好的武技和法术的教师相信他们的指会对你们有帮助的。”

    青鸾看了一眼火凤随后摇头道:“不用了我们凤族有自己的武技也是最适合我们凤族的武技。只是我们现在的功力不够还无法施展而已。”

    精卫猜到他会这么于是取出一快玉配道:“那样的话你们拿这个玉配去帝宫吧。父亲大人会为你们安排一个合适的地方修炼的反正天涯也住在那里以后找你们也方便一。”

    张天涯很感激精卫没有在二人面前称呼自己为“淫贼”也帮忙道:“呵呵难得精卫公主这么盛情你们就不要辜负人家一片心意了。而且帝功内的天地灵气可比别的地方浓郁得多哦对你们的修炼很有好处的。”

    青鸾也不推辞接过玉配了头道:“那就多谢精卫公主了我们就先去帝宫等你们吧。”完告辞二人带这火凤先行离开了。

    看这两人离去张天涯心里也塌实多了。和二人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却已经有了感情他们称呼张天涯为大哥张天涯的心里也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妹妹。张天涯从就是一个孤儿对这份纯洁的兄弟之情自然格外珍惜。

    精卫推了一下有些愣神的张天涯笑道:“走了父亲已经派人和校长打过招呼了我带你去报一个名就可以插班学习了。”

    张天涯被惊醒后一愣随后半开玩笑的对精卫行了一个礼恭敬的道:“是精卫公主!”

    见到张天涯如此精卫有些幽怨的道:“你不要也是这样子好吗?从到大上党城每个人都这样对我必恭必敬的就是因为我是公主。但是你知道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并不好受!也许友情在你们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对我来却是一种奢侈品除了太昊国的白玉姐姐外我在神农国连一个可以话的朋友都没有!”到这里她自嘲的笑了笑。张天涯从这一笑里看到了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叫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