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十三章 赤松子

第三十三章 赤松子

    与它所代表的权力相比张天涯喜欢的却是这把剑本身。对于一个练武的人一把好兵器相当于他的第二生命!现在恐怕炎帝要收回成命的话张天涯都多少会有些舍不得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在君王面前拔出兵器可是大不敬之罪!的好听是无君臣之礼难听了就是犯上作乱!要灭九族的!

    不过张天涯不知道炎帝也不在意。直到张天涯把宝剑收起来他也没有告诉张天涯这么做不妥。在他看来张天涯不但是精卫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此子对权力几乎不屑一顾更别提政治野心了所以可以不用防备。

    更主要的是他看出张天涯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傲气这种人绝对是吃软不吃硬只能动之以情绝对不能用权力进行威压。

    见张天涯接受了自己的安排炎帝又道:“其实你刚才的那些完全不用担心上党现在并不需要什么大的行动。你短期内也就处理一些案子就可以了你的天眼可以帮助你查找出真相至于律法方面的问题有师爷和帐簿可以帮你解决。而且你接任以后他们就是你的属下可以免费让他们教你这里的文字哦。”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萝卜加大棒的威力?

    除了苦笑张天涯还能什么呢?

    炎帝满意的了头道:“你准备一下明天就上任吧。”

    张天涯一愣道:“这么快?那学校那方面怎么办?”

    炎帝道:“上任的上党府尹十天前就告老还乡了这个位置关系到皇城的安危一不能长期空着二来人选也很难找。我正愁的时候听你今天白天的表现终于决定让你来坐这个位置。像你这种有能力没野心的人真的很难找啊!”

    听了这话张天涯马上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炎帝看住张天涯心中不爽带着慈祥的笑容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你也不用太过郁闷我也只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等有合适的人选后自然会给你换一个有爵位无差事的悠闲官职的。”

    张天涯心中不解问道:“榆伯伯似乎十分在意晚辈的身份你非要给我按个什么爵位不可?”

    这时一直在旁不语的精卫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对炎帝问到:“父亲你难道想让天涯去参加新锐强者比武大会?”

    炎帝头默认突然门外一守卫高声道:“陛下赤松子太师求见!”

    炎帝对张天涯道:“至于比武大会的事情就让精卫告诉你吧。凤族的两个朋友现在我已经安排他们闭关了暂时不要打扰。”随后对门卫高声道:“有请!”

    张天涯也是知趣之人马上告辞了炎帝与精卫一同离开了书房。当走到书房门口时一个紫面道士迎面走了进来张天涯猜到这就是刑天口中将他三招打败的赤松子自然特别留意。

    而同时赤松子也现张天涯在观察他转头与张天涯对视了一眼。

    四目一接触张天涯马上身躯一震如遭雷击身体仿佛一下子陷入一片无边的沼泽之中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

    一惊下忙将用出《弱水真经》中镇定心神之用的“醒神玄尘”这才从幻境中脱身出来。

    清醒后身边还哪里有赤松子的影子。而自己却早已出了一身的冷汗清风吹过感触到阵阵凉意。这个赤松子简直太可怕了!

    一旁的精卫见张天涯有异样关切的问道:“天涯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我们走吧。”

    两人走后赤松子满意的了头道:“陛下的眼光果然独到没想到此子不但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连心神修为也有所突破甚至初步领悟到了心印的端倪。如此良才实在世间少有啊。”

    炎帝微笑问道:“难得你也能如此称赞一个人你看他与你之前遇到的那个刑天相比又如何?”

    “有过之而无不及!”赤松子回答的很干脆。

    炎帝了头随后叹道:“不过你这样做多少有些危险如果不是天涯资质绝佳换了一般人很可能就次被毁了。”

    赤松子淡然道:“若是无能之辈毁掉也不可惜。”

    “你总是这么冷酷。”对于赤松子的性格炎帝自是十分了解也不多什么。叹可一口气又在挥手间布下了一层禁制转移话题道:“关于那个山重调查出什么了没有?”

    赤松子头道:“他的身份已经可以确定是九黎部落的奸细甚至之前白虎侯监兵之子监鸿与大将6鸣之死皆是此人所为。而且根据线索九黎族派来的奸细中应该不只他一人。”

    炎帝听了眉头紧皱过了一会才道:“原来是九黎族的奸细难怪要挑拨白虎侯与凤族之间的矛盾。”顿了一下又问道:“你查到其他奸细的线索了吗?”

    赤松子摇头道:“没有他们的联络方式似乎十分周密没有留下一线索。”

    炎帝叹了一口气仰天无语。

    走出书房精卫送张天涯向他的卧房方向走去边走还介绍起了比武大会的事情:“每过十年各国都会派出自己过内最杰出的青年去太昊国参加‘新锐高手比武大赛’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比武赛事而是各国展示自己新生力量的舞台。

    神农、有熊、东夷、九黎、三苗五大国和金、木、水、火、土五大天神各自有三个名额其他的国都只有两个名额当然有些独行侠也可以参加但需要经过太昊国的考核。而作为主办方的太昊国则有五个参赛名额。”着两人已经路过了帝宫内的练武场。

    精卫瞟了一眼不话的张天涯见他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得无明火起怒道:“喂你有没有听我话啊?”

    张天涯心里还在回想着方才和赤松子相遇时的情景精卫前面的话他自然是一句都没有听到只有最后一句喊出来的才将他惊醒。

    被打扰了思路的张天涯眉头不由一皱但马上又舒展开了不理会一旁生气的精卫身子一轻飘入练武场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