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十四章 碧落九重

第三十四章 碧落九重

    “嘭!”一个大好的茶几在孟雷一掌之下被劈得粉碎。收回手掌孟雷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张…天…涯!”

    和在他在一起的还有两人正是白天在学校内跟在他身后的两人。其中一个书生打扮另一个身材比较魁梧后者问道:“少爷怎么突然这么大的脾气啊?”

    孟雷欲怒未消狠狠的瞪了那魁梧的少年一眼满脸嫉妒的道:“白天你没看到精卫称呼张天涯时眼光都与平常不一样吗?我孟雷身份、地位、才能、相貌哪比张天涯差?可是我苦苦追求了精卫这么长时间她却总是对我不冷不热。张天涯何德何能居然得到她如此卿爱我真咽不下者口气!”

    那身材魁梧的少年被孟雷瞪了一眼马上低下头没了脾气。听他完才道:“既然少爷这么讨厌他明天我在学校教训教训他就是警告他不许打精卫公主的注意!”

    那书生打扮的少年终于开口道:“武不要冲动今天白天有人亲眼目睹他与监义打成平手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随后又对孟雷恭敬的道:“少爷对付张天涯不能急在一时过两天派人将其暗杀就是他虽然表现很出众但毕竟没有任何背景。到时候即使被查出来相信炎帝也不会因为一个死人而难为少爷的。”

    原来这两个人都是从被青龙侯府收养的孤儿书生打扮的叫孟文令一个叫孟武。两人是孟雷的贴身根班和狗头军师。

    孟雷了头:“就按你的意思办吧。”

    而张天涯得罪了孟雷这个恶少还浑然不知。不过他们的计划注定要搁浅了因为明天早上开始张天涯就将成为上党府尹。要刺杀朝廷的二品大元他们还没有这个胆子!

    **************

    精卫见张天涯居然作出如此怪异的举动一愣下想看个究竟便没有上前打扰。

    张天涯站在练武场中心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晚枫。心念一动炼妖壶中的尚方宝剑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这时张天涯猛的睁开眼睛一道精芒从眼中射出。几乎在他身手抓住宝剑的同时宝剑已经带着逼人的寒气冲出剑鞘。

    在张天涯的内力激下寒气瞬间漫布整个练武场。宝剑在手的张天涯仿佛一棵巨树傲然挺立连尚方宝剑也似乎与张天涯的心念产生了共振出一声长长的清鸣。

    精卫这时居然不由得有些看呆了还哪里顾得上生气?

    张天涯脚尖轻轻一用力身子随之飘了起来。寒芒闪动片刻间张天涯或刺、或挑、或劈、或削、或震、或扫一连出了八十一剑每出一剑剑气中的寒芒都使得整个练武场的空气冷上几分在寒气凝结下也更重了几分。

    练功场原本就有许多供侍卫门练习拳脚的木桩而在张天涯八十一剑挥完之后最靠近他的几个木桩居然在沉重的空气压力下向下沉了寸许如不仔细观察却是极难现。

    “啪!”长剑回鞘张天涯微笑走出练功场迎向精卫微笑问道:“我刚才那招如何?”

    精卫这才回过神来听张天涯一问喃喃回答道:“好可怕!”

    张天涯满意的收回了尚方宝剑。自从见到赤松子后他在其压力下心境居然有了突破甚至最后用出“醒神玄尘”时居然没有结印就完成了。这一经历给他的启示很大事后还不断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直到精卫出言叫喊才会过神来不过马上心中产生了一丝明悟福至心灵下用创出了这么怪异而强悍的一招。

    如赤松子知道他刚才对张天涯施加的杀气被张天涯领悟并以自己的形式化成剑招外放定会感叹自己仍是低估了张天涯。不过现在炎帝布下的禁制中与其秘谈自不会知道外面的事情。

    现在张天涯才彻底的恢复正常想到之前炎帝过哪个‘新锐高手比武大塞’的事情可以问精卫便问道:“对了关于那个什么比武大会的事情榆伯伯要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经过张天涯剑法的震撼精卫的气早就消了。不过现在听他再提此事心理自然有些不爽。于是嘴一掘委屈的道:“哼刚才人家都告诉你了你却不听。现在想问?晚了我就不告诉你。”

    张天涯没想到她居然在这个时候耍起了孩脾气无奈苦笑道:“好拉就算我错了。我一路上都在琢磨刚才那一式剑招所以比较入神。要不这样好了横竖我那招还没有名字就请你给取一个名字吧。”

    “真的!”精卫喜道:“那这次就算你的拉。”她本来就已经消气了现在听这么厉害的剑招要自己来取名自然喜出望外还那里顾得上和耍性子?于是又将刚才的话重新了一遍。

    张天涯头道:“原来是这样那看来这个太昊国应该是最强的国家吧?否则怎么感觉他有这比其他五大国更好的待遇呢?”

    精卫一笑道:“这个以后再讲给你听现在到你的卧室了还是快回去休息吧府尹大人!”完还对张天涯吐了吐舌头。

    “那好吧。”张天涯本来对政治上的事情就没什么兴趣刚才也不过是随口问问。转身刚要走想起剑招的事情忙回头问道:“精卫剑招的名字你还没告诉我呢。”

    精卫听到后回过头道:“你急什么嘛这么厉害的剑招取名字当然不能随随便便拉。你先安心睡觉吧让我今晚好好想想明天一早把名字告诉你。”完蹦蹦跳跳的走了看来很高兴的样子。

    躺在床上张天涯久久不能睡去。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他有一天会当官而且还是二品大元他一定嗤之以鼻。而现在居然成了事实而且是在自己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下被炎帝赶鸭子上架似的给定了下来。真不知道自己是命好还是命歹。

    仰望着天花板张天涯自言自语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过今天无法入睡的只有我自己而已。对了精卫还在想剑招的名字可能现在也无法入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