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十六章 上党有个张青天

第三十六章 上党有个张青天

    “咚!咚!咚!……”正在他疲于应付的时候衙门外突然鼓声响起。

    这鼓声明有人要喊冤、告状。

    张天涯听到后名没有不爽反到觉得有人告状应该比这些官场应酬来得好过一些。想到这里抱拳对一众来捧场的官员道:“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击鼓鸣告状请各位大人先用些茶我去处理一下公务。”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出“公务遁”。

    赤松子在昨夜惊于张天涯的表现所以对他很感兴趣于是呼道:“听张大人聪明过人今天次审案老夫又怎忍错过呢?如果大人不嫌弃让老夫旁听一下如何?”他得十分客气但张天涯知道他并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叫张大人不过是在打官腔而旁听多半是对自己的好奇。

    张天涯昨天已经解了赤松子的可怕忙恭敬的道:“太师如此抬爱晚辈……厄下官莫敢不从。”刚要吩咐师爷备坐却听另一边的朱雀侯陵光道:“呵呵太师要自己去把我丢在这不是太不够朋友了吗?老夫也想一同去旁听不知道张大人意下如何?”

    受到两大元老的启其他官员也都开始跃跃欲试。却被朱雀侯瞪了一眼道:“各位大人就先在这里用茶吧旁听的人太过恐怕不太合适。”言下之意你们都给我消停!

    张天涯本还担心这次审案的旁听官员要比衙役多现在听朱雀侯解围。忙对师爷道:“升堂!给太师和侯爷社坐。”转又对两个老家伙道:“太师、侯爷请随我来。”

    “升堂!威……武……”听到这声音张天涯不由yy想道:如果再来一段《包青天》的音乐那就完美了。上党有个张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嘿嘿……

    坐到主位之上张天涯对两个元老头示意后问道:“下面所跪何人?有何冤情?”他记得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所以干脆就来一个照葫芦画瓢。

    下面跪这两人其中一个屠夫模样的抢先道:“人名叫狗剩是个屠夫。这个人在我的肉摊上偷了我一个铜板还死不承认。”

    另一个普通百姓打扮的人忙喊冤道:“大人的冤枉啊!这铜钱分明就是人自己的走路不心掉在他的肉摊前这屠夫非人偷他的钱。大人你一定要给的做主啊!”

    听了两人的话张天涯在这个郁闷啊。就因为一个铜板也能告到府衙来?真有把这两个捣蛋的家伙乱棍哄出去的冲动。不过今天是第一天审案旁边还坐着两个元老也只能忍一下了。好在自己以前多少看过侦探也见到过同样的案例。

    “咚!咚!咚!……”还没等张天涯话鼓声再次响起。

    张天涯心里苦笑对下面的捕头道:“弄个锅在这里烧一锅开水。还有把外面击鼓的人带进来。”着抬头向外看去却在围观的人群中现一个熟悉的面孔。正是昨日在学校有过一面之缘的孟雷见张天涯看来微笑头。

    张天涯头回礼后询问一下另外的告状的两人。原来是一个开米店的和一个开面店的为了一个粕粮(芦杆编成用来挑选粮食的工具)的所属权的争辩。

    张天涯微微一笑理所当然的道:“这个太简单了问问粕粮不就知道了吗?”着装模做样的对粕粮问道:“粕粮我问你你到底是米店的粕粮还是面店的粕粮?……不?重打十大板!轻打别打死了。”

    见张天涯如此表现围观的群众都交头接耳了起来多半是在笑张天涯昏庸。赤松子和陵光人老成精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不过这时张天涯却从外面的孟雷嘴角上现了一丝冷笑心中略有了计较。

    在孟雷身后的孟文笑道:“少爷我这个注意不错吧。像这种没有人会注意的事又没人证物证量他张天涯本事再大恐怕也要头大如斗。何况还是双保险。不过这个家伙看起来也没什么本事到是要闹出笑话来了。”

    “啪!啪!啪!……”十板打完之后粕粮下面居然有一些白色粉末掉落。

    张天涯对一旁的衙役问道:“那粕粮下面的东西是什么?”

    衙役检查后道:“回大人是面粉!”

    张天涯微微一笑道:“这粕粮由于经常用来塞选面粉所以缝隙中有所残留在打击下自然散落到地上。所以这个粕粮应该是属于面店的。至于米店的老板也可能是弄错了本官就不与追究了。”

    听到张天涯判决后下面一片哗然。先前还在嘲笑张天涯的围观百姓马上开始了歌功颂德。老百姓就是墙头草特别是古代的老百姓。

    一会功夫水开了。张天涯命人将先前那枚铜钱丢入锅中片刻后少许油被煮了出来漂浮在水面上。

    张天涯又道:“屠户卖肉难免手上满是猪油而在收过这铜钱之后猪油自然就留在了这铜钱之上。现在水上有油只能明一个问题这枚铜钱是屠户的。来人将偷东西的犯人重大二十大板。”

    一片哭爹喊娘的叫声后张天涯一拍惊堂木潇洒的道:“退堂!”

    而张天涯自然也特意留意了一下孟雷的表情在众人都一阵欢呼的时候他的表情却极不自然。虽然一闪及逝但还是被特意留意的张天涯看在了眼里。

    孟雷不动声色的对一旁的孟文低声训斥道:“你不是他觉得无法查出来的吗?还什么双保险哼!现在可到好不但没让他丢脸还给了他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回去再收拾你!”完满脸堆笑的进去向张天涯道喜。

    一场闹剧就这么在老百姓的欢呼声中结素了而张天涯之后也过上了平静的日子。上党的治安很好所以他每天可以消停学习文字早晚如常练剑生活很有规律。

    一晃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张天涯的上古字典也丰满了很多现在可以是扫盲基本完成。而碧落九重通过这些天的练习也已经十分熟练虽然还没有最后成型但对敌应用的话也不会显得生疏了。

    这一夜张天涯在院里的井边写字他将《弱水真经》中不认识的一些生字混和了一大堆其他生字打算明天一起向师爷问个明白。那以后内力也可以继续修炼了在非瓶径的状态下停歇不前可是十分郁闷的一件事情呢。

    收起笔墨他隐约听似乎有陌生的声音在话于是忙运功于双耳仔细聆听了起来。

    嘿嘿厚颜拉票了大家帮帮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