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十七章 井底的危险

第三十七章 井底的危险

    上回书到张天涯在井口听到了陌生的声音于是忙将功力聚集双耳开始聆听起来。

    “上党……山重殉职……张天涯那子……效忠九黎……”声音不是很清晰断断续续似乎是个女子的声音而听声音的方向应该是从井下传出来的。

    张天涯听到的话里面有提山重和自己的名字更什么九黎部落觉得事有蹊跷一个翻身越入井中。同时他用独门秘法将身体的全部气息隐藏起来不但调整了呼吸连全身上下的所有毛孔都一起关闭起来这样一来即使对方的功力远在他之上在没有实现防备的情况下想现他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他当然不是想不开要跳井自杀。在距离水面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他马上施展开了‘壁虎游墙之术’将功力聚集与手掌脚心吸附在井臂上向声音的来源漫漫移动过去。从他进入井中之后那声音也渐渐清晰可闻。

    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道:“那张天涯十分狡猾我们之前没有听到这号人物所以才没有防备。所以属下建议应该想办法将此人除去以免被他破坏了大事。”

    那女子道:“张天涯固然要除但不可操之过急。他现在是炎帝身边的红人要除掉他一定得多花心思才成若是打草惊蛇反到不妙!”

    另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可是……”

    女子的声音有些不耐烦:“我了这件事情不能急!现在张天涯已经成了这里的府尹以他功夫早晚会现这里的所以今天是最后一次在这里集会一会处理干净这个地方必须放弃。”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张天涯现在已经现了正在不远的井里听他们的谈话。

    在里面的人谈话的时候张天涯已经找到了对方的准确位置现在距离他们只有一墙之隔。而里面的人却在高谈阔论全然不知隔墙有耳。

    这时先前的男子声音恭敬的问道:“教主教训的是属下铭记于心。不过教主我们应该怎么收拾张天涯那子。”

    那女子从容答道:“山吾你不要着急山重现在并不只是你的哥哥他更是我们蚩火教的烈士、是九黎部落的英雄!本坐自然不能让他白白死去。他的仇一定要报但不是现在。”接着声音一正道:“好了现在什么也不要了今天到此为止下次集会的地我会通知你们的解散!走之前把这里清理干净。”

    “嘭!”一声巨响后靠近井边的墙壁被轰开无数飞砖向屋内大面积散射。在飞砖之中有一道金芒闪过后先制刺向了那个女“蚩火教主”。

    这当然是张天涯干的。他听到了里面那“教主”的话知道再不出手就再别想查到一线索了。其实他本来并非神农国子民自然不会对神农国有什么忠心。但是炎帝对他却十分照顾对方要对付神农国自然对炎帝不利所以他不能不管。更何况对方还扬言要“除掉”自己对于这种人的当然要先下手为强。就算要借助炎帝的势力也必须他们扼杀在萌芽当中!

    擒贼先擒王所以他在一掌轰得墙砖四射的同时乘机全力攻向对方的“蚩火教主”。此时他已经看到了那“蚩火教主”的身行只见那蚩火教主一身白色的紧身衣服外披一件红色羽衣连头也是粉红之色脸上蒙着一条红色的丝巾看不到相貌。身材曲线十分优美想来年龄应该不是很大。

    那蚩火教主见到张天涯眼中闪过不屑之色右手一杨迎向张天涯的剑锋便要以血肉之躯来接下张天涯充满杀气的一剑!

    张天涯见对方如此反映眉头一皱将功力加到了十成。剑锋一转改刺向对方心脏剑势虽然简单但却包含着无数后招变化。尚方宝剑在功力刺激下出悦耳的剑鸣他可以是已经出了全力在临场对敌时他的心里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念头!

    “呓?”蚩火教主没想到张天涯只有六阶前期的修为但在招数上却有如此造旨。惊讶之余右手原势不变迎向张天涯的尚方宝剑。五指自然闪动有如弹琴!五道炽热的气劲沿着截然不同的路线迎向了尚方宝剑将张天涯的剑法后招全部封死。

    “锵!锵!锵!锵!锵!”对方只用手掌来挡剑却出了金属撞击之声可见对方手上的功夫实不简单。尚方宝剑一接触对方的真气马上失去了先前的声势。对方强大的真气轰得张天涯胸口一阵闷痛而接来的另外四道真气更是一道强似一道。气劲上所附带的火气化成明火更是沿剑而上烧向张天涯握剑的右手。

    勉强接下了五道气劲的攻击张天涯翻身而退落在场中。尚方宝剑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将剑上的火焰甩出打向右侧正攻过来的一个敌人却被对方躲过。

    蚩火教主一挥手其他敌人没有再进攻而是各守一方将张天涯围在当中。

    张天涯这时才观察一下自己的处境。原来这里是一间封闭的屋子除了教主身后的地方有一个书柜和一个传送阵外其余再无他物。围住自己的有六个人全部戴着黄铜面具观察其修为除了那个教主深不可侧外其余六人中有一个六阶高手和五个五阶中后期高手单这六人要将他留下的话也并非没有可能。何况还有一个深不可侧的教主在旁虎视眈眈?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张天涯暗骂自己莽撞没摸清对方实力就冒然闯了进来。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在现代的时候他的实力足以傲视天下行事自然没有那么多顾忌。而习惯一旦养成再想改变并不是得那么容易。不过有了今天这次教训以后他自然会注意多了如果他还有以后的话。

    “张天涯。”蚩火教主声音妩媚的对张天涯道:“呵呵长得还不错嘛。”声音充满磁性听得张天涯的心神不禁为之一荡。

    “是魔音!”张天涯马上意识到对方的手段不急运气平服胸口翻腾的气血冷冷问道:“你想怎么样?”几字含内力而出硬是惊得蚩火教主的声一顿破去了她的魔音。

    对方明明有实力杀他却不马上动手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张天涯越想越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去想决定走一步算一步。

    蚩火教主娇笑道:“本座看你是个人才而且还这么英俊。如果我就这么杀了你的话不是太暴殄天物了吗?不如投靠我们蚩火教给我做一个面吧。那样本座非但不杀你而且好处多多比跟着炎帝混强多了呢……嘻嘻。”

    张天涯控制这自己的鸡皮疙瘩反问道:“教主就不怕我假意投诚以后再找机会背后桶你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