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十章 虎口脱险

第四十章 虎口脱险

    蚩火教主的身体前跌而张天涯的剑正好刺来度相当与两人的度相加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她的修为毕竟比张天涯强得多能达到她现在的层次其武道上的领悟自然不是金丹期高手可比的。当然张天涯这个变态除外。

    就在张天涯马上要得手的时候蚩火教主的左手手掌向上一翻带有银色圆球的锁链猛从袖口穿出不偏不倚的打在尚方宝剑的剑尖上。

    “叮!”一声清响有若金铃!

    张天涯被这一下震得手臂一麻向后连退了五步再无法成胜追击。

    蚩火教主也不好受张天涯方才一剑上的全部功力都集中在了剑尖一上穿透力极强。一拼之下居然突破了她的护体真气沿锁链攻入经脉之中。虽然依靠强大于张天涯数倍的功力强行将其化解掉但手部经脉还是受了一伤。

    这次蚩火教主再没有废话双手有节奏的轻舞两条锁链从他袖子中飞出沿着两个不同的线路攻向张天涯。左手带有银色球的锁链沿着“s”型路线右手带有金色球沿着“m”路线不分先后的攻向张天涯。两条锁链封锁住了张天涯的所有进退之路!

    “两极封杀!”戏谑的看着张天涯蚩火脚注道出了招式的名字。

    面对如此杀招张天涯居然闭上眼睛!而的同时开了眼天锁链的所有后招变化一下子了然于胸就好象他将蚩火教主的攻击全部看透了一般感觉上玄妙无比。“当真是个荡女居然连锁链攻击都是s*m。看剑!”罢一剑劈向前方空处。

    “锵!”蚩火教主的两条锁链在他一剑劈出的同时也聚集向了中间仿佛是送上去给他砍一样。两条锁链的路线本不会碰状只有在张天涯尚方宝剑劈到的位置时才距离最近几乎相连。而张天涯的这一剑就更好填补了连条锁链中间的一丝空位而这一剑又是侧面攻击避其锋劈在了锁链上力道交弱的位置上。一剑将对方的连条锁链的攻击劈散。

    但饶是这样张天涯在也被锁链上的强大内力震得气血翻腾无法抢攻。他此刻郁闷无比若自己有和蚩火教主相若的功力不哪怕比她弱上一些可以那样的话凭着自己在招式上的优势就算不能马上取胜也一定压着对方打哪会如此被动?

    蚩火教主更是心里不爽到了极。她的功力要比张天涯强上数倍不止几招下来不但没有奈何的了对方自己更是受了一轻伤心里怎么能不郁闷?同时她的杀意也更强了。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炽热的气劲外放使得包裹二人的火网都向外涨了几分!

    张天涯没想到对方起火来居然如此恐怖相比之下刚才她并没有用出全部的本事来。感受到气劲的压力他知道再不反击恐怕就没有机会了。一咬牙硬着头皮向蚩火教主冲了过去尚方宝剑剑影上闪烁充斥着四周的每一寸空间。而刚刚被蚩火教主的内力鼓得涨起的火网又快收缩。

    碧落九重!

    蚩火教主面带冷笑右手锁链飞起迎上而锁链的头部更是若真若幻的在空中变成了三个大不一的圈圈套向了张天涯的漫天剑气。

    “三环映月”蚩火教主又一次道出了招式的名字。

    “叮叮叮……”“锵锵锵……”两人开战以来第一次毫无花俏的正面硬撼!

    一拼之下张天涯的剑网马上被击得粉碎胸口一闷入遭雷击。眼看就要被震得跌飞出去。

    但是他没有应该是不能!因为他的右手已经被蚩火教主的锁链缠住抽身不得。这下可真要认由蚩火教主蹂躏了。

    张天涯自然不会甘心受制于人强运真气将已到嘴边的鲜血咽了下去右手狠拉对方的锁链身体借力冲了过去同时一拳头砸向对方的鼻子。

    蚩火教主虽然功力高深但如果就这么被砸中鼻子也一样铁定要破相!她自然不想破相忙挥左手锁链迎向了张天涯的一拳头。

    张天涯也不硬碰化拳为掌按在了锁链头部的银球上。这次他学聪明了将所有的功力全部用来防守到也勉强当住了对方强大的内力。当然这也不排除对方临时应对功力挥不足的因素。

    借反震之力身体向后一翻早已经蓄势待的一脚带着风啸踢向对方的腹——逆风裂空!

    蚩火教主反映不急被一脚踢中腹吐了一口鲜血染在遮面的红丝斤上使得红丝斤紧紧的贴在了脸上隐约可见面部优美的面部轮廓。

    而张天涯则乘对方受伤功力停顿的时刻马上震开缠于右臂的锁链重获得自由。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已见蚩火教主眼中闪过狰狞之色。不顾伤势连条锁链再次想他攻来。

    身在空中无法有效的改变方向的张天涯无奈下只好硬着头皮用手中尚方宝剑挑向两极锁链以借力改变方向进而躲避攻击。

    “去死吧!”蚩火教主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左手被张天涯躲过的锁链瞬间收回同时一脚凌空踢出。而刚刚收回的锁链居然从裤腿再次穿出砸向了丝无防备的张天涯。

    张天涯哪里想到对方的锁链居然可以从裤腿射出攻击?尚方宝剑刚刚挑开对方的另一条锁链来不急回防。只能用左手横在胸口来抵挡对方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但是他的血肉之躯能挡得住蚩火教主含怒而的锁链吗?

    答案是否的。

    “喀嚓!”骨骼断裂之声响起张天涯的狂喷了一口鲜血断线风筝般向后跌飞出去。

    “嘭!”撞在了火网之上一股灼热的疼痛瞬间从后背传来痛彻心肺!不过好在时间并不长就马上被火网反弹摔在了地上。形象狼狈之极。

    刚刚伤了蚩火教主的他片刻间就受了比对方更重数倍的硬伤!

    “能伤到我你也算是金丹期的异种了。以后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不过你没有机会了。”蚩火教主似乎很喜欢给欣赏别人死亡前的绝望表情一步一步向张天涯走去走得很慢这样可以给对方更大的压力。

    “未必!炼妖壶!”随着张天涯的召唤炼妖壶马上从他的胸口飞出乳白色的光芒大盛把原本的火光都压了下去。

    “什么?真的是炼妖壶!”蚩火教主一惊下忙向后急退。收回火网借传送阵逃走动作一气呵成看得张天涯惊异不已。

    不过他还是马上恢复过来冲上去挥手一到剑气将传送阵毁掉。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又出一大口鲜血一屁股坐在地上狼狈地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