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十五章 白虎监兵

第四十五章 白虎监兵

    精卫见他到来很惊讶的起身围着她转了几圈才道:“你居然这么快就痊愈了真是不敢相信呢即使有神农鼎的帮助也应该要两三天才能彻底痊愈才对呀。”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是用神农鼎的话两三天就能痊愈还是不运功辽伤的情况下可见神农鼎是何其的变态!

    坐在一旁的瑶姬到是选择了回答张天涯的话:“刚才妹妹正在给我讲故事的原来妖怪也有如此痴情的那条白蛇好可怜啊。还有那个叫‘法海’的道帅好可恶哦居然把那么好的一个妖怪给封印了起来。”不用一定是张天涯改编后讲给精卫的《白蛇传》。

    一旁的精卫道:“我不是还没讲完嘛。对了这个故事也是天涯讲给我的他一定还有好多故事要不让他给我们讲吧。”

    没等张天涯回答瑶姬便摇头道:“还是不要了你还是带你的天涯先去见白虎侯吧。”听到‘你的天涯’四个字精卫脸上一红偷眼望了张天涯一眼。可惜张天涯却似乎没有留意到这个叫法有什么不对。

    “白虎侯?”

    “对啊!”精卫被瑶姬提醒也想起来道:“是啊白虎侯今天回京的一回来就到你的府邸找你听你受伤后便来了帝宫。而你又在练功父亲不让打扰才让我转告希望你伤好之后能过府一聚。”

    *****************

    白虎侯府的建筑风格有些与众不同厚实的围墙加上府内的建筑也缺乏柔和性多是青灰色为住虽然不够生气但看起来十分坚固。更夸张的是府内下人也多是兵丁打扮给人的感觉仿佛自己并不是置身于一个朝廷大员的府邸而是身在战斗前方的要塞之中。

    院落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白虎雕象雕刻得威风粼粼、栩栩如生。

    从大门外面看到里面的情景张天涯不仅随口对身边的精卫道:“单看这府邸就知道白虎侯一定是一个特别喜欢打仗的人。”

    “哈哈!张大人果然是一个有心之人一路上就听张大人聪明过人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随着豪迈的声一个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岁一身铠甲的大汉从府内快步走而出来到两人面前后对精卫抱拳道:“老臣监兵见过精卫公主!”虽然他今天主要请的是张天涯但礼数上却一定要以精卫为主。

    精卫回礼后笑道:“侯爷不是打算就和我们在这里话吧?”

    白虎侯一笑道:“是老臣失礼了精卫公主张大人快快请进!”

    进入府内后便可看到两边的训练场地比帝宫的练武场还要大上许多几乎占据了府邸三分之一的面积。有不少兵丁还在卖力的训练着其中也包罗张天涯之前见到过的白虎候的孙子监义。

    见此情景张天涯由衷道:“侯爷真是有职业精神啊连家里都弄得这么有战场的风格天涯实在钦佩不已。”心里却在想那个登徒子监仁也算是个高手了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人居然能变成一个花花公子实在难为他了。

    监兵道:“老夫一生追随炎帝镇守西方要塞。到现在已经不知多少年了对于老夫来讲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感觉到生命中还有漏*。把家里弄成这样也是希望我的子孙能够继承我的意志成为真正的军人真正的男子汉!可惜家门不幸……”起初他得很豪迈但到最后神情便有些没落了。

    看到白虎侯的样子张天涯本想安慰两句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怎么安慰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错一切都是监仁不求上进自干堕落云云?这样安慰的话监兵如果不彪恐怕连自己都要骂他手懒了!

    “哎……”监兵叹了口气道:“不谈那个没出息的臭子了。起来老夫真要多多感谢张大人才是如果不是张大人揭穿山重那个混蛋的真面目老夫恐怕还要拿他当自己人呢。”

    张天涯心道:果然这个监兵对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孙子又爱又恨。

    话时监兵已经带二人来到主楼前楼台的风格也类似一个城堡大门旁边有一副对联。上联:但使天朝用虎将;下联:不许牛人踏寸疆。上方则是楼台的名字:监兵楼。

    对联到是挺有气势有几分“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的风范但相比起来这个“牛人”一词看起来确实有……

    张天涯看到不明白的地方便开口问道:“侯爷的对联果然气势磅礴让人看了热血沸腾。不过后面这‘牛人’一词所指的可是九黎族?”在他的印象中牛人指的应该是“牛B的人”但又不合乎逻辑于是便挥了不耻下问的精神。

    精卫在一旁解释道:“那当然了九黎国的核心便是以蚩尤为的蚩家的七十二兄弟他们变身成战斗状态后就是牛头人身的形象了侯爷称呼他们做牛人到是十分贴切的。”

    话三人已经来到楼上可是却没有先前想到的清茶心或水果什么的而在二楼的正中心位置却是一个泥塑的战略地图上面还有一些旗子。张天涯看后苦笑心道这个监兵真是个部队迷打仗都打到家里来了。

    精卫饶有兴致的上前看去惊道:“这不是‘双城战’吗?”也难怪精卫惊讶原来这变是五十年前监兵亲自带兵打的一场败帐。那一战里他二十万的大军被对方十七万人打得很惨最后不得不带着五万亲兵撤退其余全部被对方歼灭。对于监兵这个胜多败少的统帅来讲这简直就是他一生的耻辱。因此别人在他面前都决口不提这场战役谁又能想到这场战役却被他摆在家里?

    监兵一笑道:“那次老夫确实败得很惨但我并不想回避这个事实。败了就是败了所以我这些年来也经常来观看这场战斗来总结失败的教训。张大人你有什么看法?”着目光转到了张天涯身上。

    精卫也好奇的看向张天涯在她想来张天涯是不可能看得懂战略地图的。

    张天涯看来看道:“既然是双城为什么不兵分两路一齐进攻呢?从图上看来似乎双方的兵力都集中在了一个城的争夺上另一个城却很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