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五十章 太阳之威

第五十章 太阳之威

    “哼白痴。狂雷天牢不过是一个能量体你攻击它是没有用的。”先前那个多嘴的家伙再次挥出了他可以话的‘优势’。

    “再多嘴心我禀告教主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功力最高的铜面人终于忍不住怒骂了起来。而先前那个家伙显然很是怕他。被他骂了一句马上蔫了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张天涯这次选择直接将他们的废话屏蔽掉。身体一动不动任由疯狂的电流轰击自己的身体心神则全部集中在了外放出去的那一股灵力上。好在电流都是直接攻击身体的对他的衣服没有造成什么损坏否则他的洋相就出大了。

    其实这也是因为四个铜面人非‘五雷正法令’真正主人的原因控制上只能按照一定的手印来驱动无法收由心。否则被一样上品法器控制住岂是那么容易将神识外放去控制外面的灵力的?

    在他的灵力作用下村附近的一条河流中的水快聚集飞起集合在‘五雷正法令’的正上方形成一个巨大的水球。

    水球不断扩大重量也在不断的加重。一顿、两顿……十顿、十五顿、五十顿!五十顿的水已经是张天涯可以自如控制的极限了!

    “他要干什么?”四个驱动‘五雷正法令’的铜面人的心里同时出了这样的疑问。如果这么大量的水如果用来动水系法术虽然威力够强但毕竟力量要分散得很如此一来其效果未必敢得上刚才的‘冰爆’更别提要破掉‘五雷正法令’了。

    而不管如何他们也只能拭目以待。因为在动‘五雷正法令’的同时他们实在没有能力在干别的了包括攻击天空中的水球。

    相柳此时站在木头屋的窗前右手轻扶在窗沿上疑惑的看着天空中的水球自言自语道:“这个子恐怕已经找到破去‘五雷正法令’的方法了不过他到底要怎么做呢?我现在对这个家伙已经开始好奇起来了。”

    蚩火教主现在也有同样的疑惑不过她听到相柳的话后不禁在一旁笑道:“那相柳姑娘要心了哦。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心通常是她喜欢是那个男人的先兆哦。”她虽然顾及相柳的实力但是只要自己做的不是太过分对方也并不能不看蚩尤的面子就杀了她。而且一向嚣张的她气势上却被相柳压得没了脾气心里自然不会太舒服。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消遣相柳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

    相柳对她的冷嘲热讽似乎并没有什么反映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如果你刚才的话传到了祝融的耳朵里你猜他会不会看才蚩尤的面子上不给你一的惩罚呢?”

    这下蚩火教主又蔫了。她之所以可以在上党这么嚣张全是因为有蚩尤在后面罩着虽然她依然对蚩尤那个‘负心人’依然保持敌视的态度但不可否认如果没有蚩尤撑腰炎帝或赤松子等人早让她好看了。而不是只想办法对付她的蚩火教。

    正因为有蚩尤这个神王级高手罩着她可以不怕神王级以下的任何人。即使对方如炎帝一样也是神王级高手在动她之前也要考虑一下蚩尤飙的后果。

    但事情总有一个例外而偏偏眼前这个相柳就是那个例外。

    相柳可以不鸟她的原因和她一样不同的是相柳有两个神王级高手罩着!一个是水神共工另一个是火神祝融。蚩尤即使再怎么飙也不可能同时在两个同级高手手下讨到什么便宜去!

    而她刚才所的话祝融听到后一定十分不爽。至于原因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张天涯被闪电不断的攻击下皮肤表面已经开始黑了。但他依然坚持着双手快变幻几个手印天空中的水球开始变形状被压扁。本来偌大的水球压扁后的面积马上扩张开来竟然笼罩住了村上空方圆数里的领空!

    而上空被水覆盖后的地方天似乎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就好象阳光全部被吸走了一样。

    看到这样情景相柳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道:“原来是这样果然够聪明!”

    天空中的水在张天涯的刻意压缩下居然相成了一个巨大的透镜利用物理学中光线的折射原理将方圆数里内的阳光全部集中在了一上射向他上空的‘五雷正法令’。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响彻天地!

    ‘五雷正法令’终于在太阳的威力下败下阵来被重新炸成了五份散落而下不规则的插在地面上。

    而四个铜面人动‘五雷正法令’的时候心神已经与之相连现在‘五雷正法令’被破他们受到的打击也极大。在‘五雷正法令’被破掉的一瞬间他们同时狂喷了一大口鲜血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张天涯也不好受先前被‘狂雷天牢’内的闪电不断攻击已经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而后破掉‘五雷正法令’时的爆炸他也是受当其冲被炸得狠狠摔在了地上又被弹起又再次摔在地上才喷出一口鲜血。

    不过也多亏这样他被炸飞的同时无法继续控制天空中的水分而水分自然纷纷落下。若他在爆炸中安然无恙那就他也要继‘五雷正法令’之后亲自尝尝自己聚集起来的阳光的威力了。

    重伤的张天涯丝毫不敢停留马上施展开水遁术闪人。不过他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用炼妖壶把‘五雷正法令’收了起来。不管能不能用先“笑纳”了再。

    “干得漂亮主人的眼光果然不错!”相柳完也化身一道青芒消失在了蚩火教主面前。

    蚩火教主没有去追张天涯也没有马上去看她那些手下。而此刻的她正在反复思量相柳走之前最后的那句话。“主人的眼光果然不错!”相柳口中称呼“主人”的她当然也知道是谁。“难道这个张天涯和共工也有关系?看来以后尽量不要再算计他的好。”此刻蚩火教主心里暗自下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