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五十一章 再三打击

第五十一章 再三打击

    共工可以称之为水神他的《弱水真经》威力自然不容窥就比如这个水遁术来。就比张天涯所知道的任何一种遁术强上不只一两个档次。其他五行顿术基本就是到水里才能用水遁土里用土遁……。但是这弱水真经中的水遁则极其强悍不管在什么地方水里也好土里也罢甚至在空气中只要有一水分存在就可以遁!

    最让他佩服的是真经里的一句原话“沙漠、火山等特殊地域水分稀少若遁之消耗法力略多。”这就是不管水分多么稀少只要是有就可以遁!多是多消耗一灵力。

    一会工夫张天涯已经遁移出了数十里外。感觉到内力有些不济才停了下来。见四下无人忙布下禁制盘膝打坐恢复功力。

    这一下他的是又惊又喜原来经过狂雷天牢的洗礼张天涯的水系法力居然将雷电的能量吸收了不少内视可见在丹田和泥宫丸内的两颗金丹表面居然有丝丝电流火花闪烁。而此刻他体内的水系能量并不排除这外来者反相处十分融洽这一部分金系能量已经被他彻底吸收掉了。

    更让他惊喜的是金生水在电流的作用的他的两颗金丹居然更加纯净结实了许多。只运功了一会功夫被雷电损伤的经脉已经愈合如初。

    心念一动解开了禁制刚要睁开眼睛却听到一个女子的尖叫:“鬼啊!”

    张天涯这才来得及查看四周的情境原来自己正在一个麦田之中而正前方一个少女村姑正拿着锄头似在除草。她的相貌也是十分清秀比之精卫、天女魃这样的级美女虽然有所不如但却多了一种质朴的美感。可她的眼睛却在恐怖的看着自己仿佛真见到鬼了一样。

    张天涯十分郁闷自己的相貌虽然不是帅到掉渣的地步但好歹也不会让人把自己和那些灵异生物联想到一起啊。眼前这个村姑长相虽然不错但是太没礼貌了。

    不满的瞪了村姑一眼张天涯客气的反驳道:“姑娘认错了我现在还不是。”

    “啊!”村姑一捂嘴巴马上道歉:“对不起刚才失礼了。你怎么跑到我家田里来了?”

    张天涯这才意识到自己擅自闯到别人的田地里也不是很礼貌一笑道:“在下刚刚遭到歹人袭击受了伤临时找地方运功疗伤没想到误入你家田中请姑娘不要见怪。”见到对方道歉他也没有计较刚才被称呼为“鬼”。

    哪知道那村姑见他微笑脸上居然恐惧之色更重已经别吓的脸色白了。结结巴巴的道:“对对不起没关系的……”语无伦次也许形容她现在的表现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张天涯更加郁闷心道自己的长相真的那么恐怖吗?疑惑中用法力变出了一个冰镜来一照之下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也难怪这村姑如此怕他自己本来在狂雷天牢中已经被电得浑身乌黑简直和非洲土著有得一比。现在伤是好了而被电得焦黑的皮肤的脱落下来露出一层新的皮肤润滑如婴儿一般。可是偏偏脱落的黑皮还没有全部掉落有一大半仍然挂在脸上。弄的脸上一块黑、一块白自己像鬼的话可能连鬼都会大声含冤了。

    知道自己错怪了对方张天涯显得有些尴尬但又疑惑起来。这个村姑真的如此胆大吗?自己这个样子居然没吓得马上逃跑?仔细一看下却现村姑两腿抖居然是连逃跑都办不到了。

    张天涯见她如此模样心生不忍道:“其实我这个样子是战斗的时候弄的姑娘不要害怕我是人不是鬼更不会伤害你的。”着起身上前一步右手按在村姑的肩头一股纯净的内力输入对方体内。

    功力入体村姑马上感觉到一股暖流涌入身体在水系法力的帮助下她的身体终于恢复了灵活。但她并没有马上逃跑反对张天涯问道:“你是一个法术修炼者?”看来她对法术也知道一些没有把自己弄出冰镜当成鬼怪的妖术。

    张天涯了头算是默认。

    村姑这才彻底恢复过来对张天涯也不再害怕了。客气的道:“刚才谢谢大叔运功相助我弟弟也修炼过法术所以所以才对法术有一些了解。女子丁香不知道大叔怎么称呼?”

    “厄……”张天涯听了不由再次郁闷了起来这个丁香还真有打击人的天赋啊。刚才叫鬼现在又喊大叔我真的成熟到了那种地步吗?或者精卫的对自己真是二十一岁的人六十岁的心脏?

    甩掉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张天涯苦笑道:“在下张天涯不过姑娘又错了我只有二十一岁而已。看姑娘已经没事了那在下就先告辞了。”还是赶紧闪人的好张天涯已经不想再受打击了。

    “公子等等。”他想闪对方却出言挽留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厄横竖我家离这里不远公子到我家梳洗一下再上路吧。女子刚才多有冒犯就当是给公子赔罪好了。”不对啊听丁香话大方得体不像一个村姑能有的素质要知道这个时代的教育体制和封建社会差不多的。

    还有他他弟弟也学过法术可法术是一般农家孩子学的起的吗?

    不过他到没怀疑丁香别有用心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他对自己观人之术还是有一信心的。如果这丁香真是在作戏的话那她的演技就问鼎影后了。不过他想了一下还是婉谢绝道:“还是不要打扰了在下自己找个河洗一洗就是。”毕竟这样贸然答应对人家姑娘的名节不太好。

    丁香也识趣道:“既然如此女子就不强留了。”顿了一下又道:“不过公子真的只有二十一岁吗?看起来……”感觉话不对马上听了下来。

    张天涯仰天无语这是第三次打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