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五十二章 继续打击

第五十二章 继续打击

    张天涯放出神识在方圆十里内搜索了起来。这虽然是他第一次用神识探路但由于他自身境界很高对内力控制也极为准确用起神识来也并没有不熟练的感觉。片刻工夫就在东方五里外现了一条河。一声“告辞”后展开水遁术消失在了丁香眼前。

    丁香看着张天涯凭空消失一愣道:“居然是遁术!听枫这是很高级的法术呢。枫那孩子一直为不能继续学习更高级的法术而耿耿与怀如果能得到张公子指一下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她知道没机会了人都走了茫茫人海还哪里有机会再见面?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造化弄人她在当天就有机会再见到张天涯了。不过见面的情景却是让她尴尬的很。

    河水很清张天涯选择了一处距离大路很远的地方这里还有几个半大的男孩也在洗澡。他也没在意在河变现身后快除去衣服跃入河中。退掉的一曾黑皮还留在身上实在难受的很。而且他再不想让别人把自己和《聊斋》中的人物联想到一起了。

    可事与愿违就在他打算洗去这身难看的黑皮时另外几个也在洗澡的男孩有人现了他并尖叫道:“鬼啊!是水鬼大家快跑啊!”张天涯又一次受到了打击。

    不过这次他也见怪不怪了将对方的反映完全忽略。洗自己的澡让别人吼去吧!

    “大家不要怕!”终于有一个能认出自己不是鬼的张天涯用余光扫了一下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相貌还算俊郎。张天涯不禁暗子头想道看起来就气宇不凡难怪没有那么大惊怪将来一定有前途。

    可是这个大男孩的下句话却让张天涯再次郁闷了起来忙收回了自己刚才的评价。“我来对付他。”完对张天涯喝道:“何方妖孽?竟敢在此做怪!”

    “还算不错从鬼到妖算是提升了一个等级。”张天涯郁闷的想到。不过他还是直接将其忽略他可没幼稚到和一个半大的孩子一般计较的程度。

    哪知那男孩居然不知道进退见张天涯不理他恼羞成怒道:“妖孽休要狂妄看我不收拾你!水龙波!”动手居然真就动起手来河面上立时卷起了一条水龙呼啸这向张天涯扑来。

    张天涯神识一扫对方不过是三阶后期的水平。对于这种卫道士的做法他视而不见仿佛水龙攻击的目标并非自己一样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洗澡。和水神共工的传人用水系法术这个子还真是勇气可佳啊。

    水龙自然威胁不到张天涯在他身前半丈的距离时突然改变方向向上飞去。在张天涯头上三尺高的地方逐渐溃散落下。张天涯的乐得直接洗上一个“淋浴”

    经过“淋浴”的冲洗张天涯终于将身上那层黑皮彻底洗去露出了光华的皮肤和他本来的相貌。

    “原来你不是妖孽。”那攻击他的子毫不自觉地道。

    张天涯的脸终于沉了下来冷声道:“你再敢叫一声‘妖孽’信不信我真的吃了你?”

    “果然还是个妖孽你休想伤害我的朋友。”完对后面的同伴吩咐道:“你们先跑这里交给我!”完警惕的看着张天涯双手也摆好了战斗的姿势。

    张天涯这次彻底无语了。不过看对方还是很有正义感的明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却还要硬撑保护自己的同伴。在这上张天涯还是有佩服这个家伙的随之气也消了。没有再理他。

    而其他的孩子似乎都很听这个子的话马上都乖乖的穿上衣服跑了。

    一会功夫张天涯洗完澡穿上衣服后对河里仍保持战斗姿势的子笑道:“你站累了没有?”

    家伙看张天涯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敌意倔强地答道:“没有!”

    “那你漫漫站你的我走了先。88!”完不在理他转身就要走人。

    这时远出人影闪动居然一是一大帮村民拿着各种农用工具冲了过来。为的是一个老人见那家伙安然无恙终于送了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道:“枫你没事吧?”

    “没事!”那子答道:“不过这个人好象并不是妖怪他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我靠才现啊I服了you!

    张天涯苦笑摇头目光扫想了一众村民惊讶的在其中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丁香。”

    丁香正站在老者身后听张天涯叫出她的名字十分惊讶的问道:“这位公子我们认识吗?”

    张天涯玩心大起学着丁香当时的样子道:“鬼呀!”不过他的音量控制的很好只是让众人都能听清楚而已并没有大叫出来。

    丁香恍然大悟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道:“你是张公子?”

    张天涯微笑头。

    另一边为那老者在一旁上下反复大量了张天涯几眼后问道:“敢问公子可是来自上党?”

    张天涯不答反问道:“老伯是怎么看出来的?”也算是默认了。

    老者是个聪明人听过丁香和那些男孩的叙述后已感到那个‘妖孽’很可能就是张天涯。现在见此情景自然确定了张天涯的身份微微一笑道:“公子身上的衣服有炎帝的标志想来十有**是上党来的。”到炎帝时还特意抱拳对上党城的方向作了个揖显然礼数上要比张天涯这个八府巡案周到的多。

    见老者居然认识自己前襟的五谷标记张天涯不禁生起了好奇之心问道:“老伯也认得这个标记?”这个标记只有在上党的少数人才有的穿但也不是什么身份的象征。炎帝对这个并没有什么禁止只是一般官员都知道避嫌而这样的刺绣比较贵一般百姓穿不起而已。

    老者微笑拱手道:“老夫丁原这里不是话的地方如果公子不嫌弃的话不如到寒社一叙如何?”

    “丁原?”张天涯马上联想到了吕布。当然此丁原非彼丁原。

    “哦?公子听过老夫吗?”

    “哦没有不过和我一个同乡同名在下失态请老伯不要见怪。”

    “那老夫刚才的提议?”

    “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了。”他现在对这个丁原也有些好奇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这时在河里的枫却道:“你们先走吧我一会穿好衣服随后跟上。”却引起众人一阵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