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五十三章 琴音绕梁

第五十三章 琴音绕梁

    出呼意料的是丁原家里的确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也没有特意弄什么酒菜来款待张天涯。丁枫也就是枫提议宰了家里的老母鸡却被丁原制止只是吩咐他们弄一些普通家常饭菜既可。

    对此张天涯也十分满意若他们真宰了家里唯一的老母鸡反到会让张天涯觉得不自在。

    席间了解了丁原的一些事情原来他本是这柜州府的前任府台为官清廉却反早同僚忌讳被处处排挤。所以一气之下辞官回乡却又被丁家村的村民推举成了村长。需要明的是炎帝管辖之内官员只到镇级为止村本无长所谓村长也不过是村民推举出来的带头人而已并无实权。

    听过后张天涯开门见山道:“村长邀我前来不会只是为了心事吧?”

    丁原一笑道:“张公子果然爽快其实老儿听女丁香公子法术高明居然精通遁术这等高级法术想来公子定然法力高深。所以老儿有一个不情之请。”

    “是否不情丁老伯为何不来听听?”

    丁原见张天涯询问叹了一口气道:“这丁家村里几年来都没有过婚庆之事了。”

    张天涯暗想“这个老头到是很不简单这么一却是充分调起了自己的好奇心。”于是配合的皱了皱眉头问道:“这是为何?”

    丁原见张天涯已经提起了兴趣便道:“因为十二年前这附近连连生妖怪劫新郎的事情。凡是结婚的新郎每逢有婚庆之事就会出现妖怪将新郎劫走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被劫走的新郎逃回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也就渐渐的没有人敢成亲了各个都谈婚色变。”

    这时丁枫终于忍不住插嘴道:“爹爹你真要请张公子对付那妖怪吗?如果没有了妖怪恐怕……”

    丁愿马上打断他道:“不管如何也不能放任我们丁家村绝后!”

    张天涯听出内有隐情便问道:“枫刚才的是怎么会事?为什么丁老伯却遮遮掩掩的?”

    丁原苦笑道:“那只是老夫的私事不牢张公子费心了。”话时脸色有几分凄苦与无奈。

    不过他不愿意张天涯也不便多问。而扫视了一家三口一下现丁枫一脸愤愤而丁香却是脸色惨白情绪十分低落。

    丁原也现了这对他们安慰道:“你们不用担心你们的老爹我好歹也当过府台也结交几个朋友。等妖怪的事情一了我们马上就走到别的地方定居好了。”转而有对张天涯道:“张公子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救丁家村老夫一定作牛作马报答张公子大恩。”

    张天涯略微考虑一下自己好歹也算是个父母官。虽然炎帝他可以什么都不管但遇到这样的事情还袖手旁观的话恐怕连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了头问道:“当牛作马到是不用不过你们要把对那妖怪的了解一丝不漏的告诉我。”通过蚩火教的事情他也开始学得做事谨慎了起来。

    丁原听他答应为之一喜。但马上又沉了下来摇头道:“几乎没有一了解连它什么样子都没有人见过。也许那些新郎见过但却可能已经遭到毒手了!每次都是在迎亲的半路上就突然阴风四起随后新郎就消失不见了。”

    张天涯听后也只能感到无奈毕竟真碰到妖怪凭这些普通人想现对方是有强人所难了。叹了口气道:“那我明天找找看吧。”

    吃过晚饭之后张天涯便开启天眼四下寻找了起来。在他的天眼下连蚩火教主都无所遁形更何况是一个只知道抓新郎的妖怪呢?即使相柳那样的高手他也能知道自己完全看不透如果哪个妖怪真达到那种程度的话他也能知道这样的妖怪自己惹不起早想别的办法。

    展开身法在村外搜索起妖怪的踪迹。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天眼的消耗居然如此之大在坚持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觉得疲惫不堪看来这天眼不但需要足够的功力对心神的消耗更是十分恐怖。忙找个地方打坐恢复起来。

    又过了近半个时辰张天涯运功完毕惊喜的现自己的神识通过这次打坐居然又长进了些许。这一现让他惊喜不已继续展开天眼寻找妖怪的踪迹。待疲倦后再次运功恢复。

    反复两次后天已入夜。

    这段时间内张天涯已经将方圆十里内都探察过了没有现有妖气的生物。看来今天运气不佳知道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决定先回丁家休息等明天和丁原商量一个引蛇出洞的办法来。

    想到这里转身向丁家村方向回奔。

    距离老远就听到丁原家的方向有琴声传来。琴声有若天籁美妙无比古语有“绕梁三日”之用来比喻这琴声也不为过。

    好奇心趋势下张天涯向琴声的来源寻去。

    在丁家的菜园内丁香一身素衣正在独自扶琴。张天涯见后并没有打扰只是在一旁静静的聆听着却竟在不知不觉间沉醉其中。

    随着琴声的起伏张天涯想到了自己儿时候的孤单生活。在别的孩子都可以在父母面前撒娇的时候他却只能在师傅的督促下用心练功。每次被人称作“野孩子”时的心酸再次涌上心头有泪水从眼角滑落竟不自知。

    曲毕。丁香愕然现张天涯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自己身后脸上还流着泪水。忙道:“丁香见过公子方才琴声打扰公子休息了请公子原谅。”

    张天涯这才从回忆中惊醒过来忙擦去眼泪心道“这次的人丢大了!”

    “哪里哪里!姑娘的琴声如此优美能听到是在下的福气何来打扰一?”他选择了用话来掩饰内心的尴尬。

    丁香低头道:“公子拗赞丁香愧不敢当。”

    张天涯道:“丁姑娘谦虚了在下从没有听过如此美妙的琴声实是有感而。”顿了一下有道:“琴由心生。琴声也可以是心声的一种表达方式方才在下闻姑娘的琴声有些哀怨不知道丁姑娘到底有什么心事可否方便告诉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