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五十四章 几多愁?

第五十四章 几多愁?

    丁香欲言又止脸色凄然道:“是我自己命苦就不劳张公子费心了。”在他们一家人看来就算张天涯再厉害也惹不起对方的。

    张天涯知道再难问出什么淡然一笑道:“是我冒昧了丁姑娘不要见怪。”

    丁香勉强一笑道:“公子叫我丁香就好了。刚才的琴声太过悲凉引得公子一起伤心丁香实在过意不去。如张公子不弃可愿听丁香再弹一欢快一的曲子?”

    张天涯闻言摇头见丁香略有失望之色。才露出一丝微笑安慰道:“既然你心里苦闷有何需强颜欢笑?那样只会另你更加痛苦而已。丁香为什么不把心里的苦楚全部用这只琴全部泄出来我愿意当一个合格的聆听者。”

    丁香的脸居然突然一红心想:“这张公子怎的如此善解人意。可惜他定非平凡之人我又怎么能配的上他?他对自己这般关心无非是出于同情罢了。更何除去妖怪之后恐怕将再无见面之日哎……”

    哪知张天涯见她此刻动人的女儿家模样也是心中一动居然产生了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之前对精卫之时也曾出现过这种感觉不过他知道精卫是堂堂公主而最终将要葬身大海所以他一直浅意识了抗拒着这种感觉。

    他也不是没想过改变历史但他除了精卫填海黄帝战蚩尤这些典故之外连对这段上古历史基本的了解都没有怎么改变?更何况他所见到的一切都和历史的写的完全不一样。

    但丁香不同她很平凡却有那么出众她平凡是因为自己并没有听过她的故事起码自己知道的几个上古人物中没有她的身影。而她的琴音却那么的美妙居然能打动自己封闭多年的心扉!

    不过自己一定是要回去的哎……

    丁香的琴声再次响起这次的琴声比方才还要悲凉几分。刚才她只是孤芳自怜所以多少有些保留。但现在要有了一个倾诉的对象虽然为了不连累他不能以事实相告但用琴声来表达的话自然就没有那些顾忌了。

    张天涯也收回了心思在旁静静的聆听着。

    曲调起初十分凄凉令张天涯不仅再次想起了儿时的孤独。而后曲风一转又透露出了强烈的思乡之情。

    故土难离啊!连丁香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丁原那样的老人家?毕竟落叶归根是深藏在每一个中国人内心深处的一种情素上古也不例外。从这琴声中便可听出他们被迫要逃避到外地是多摸的无奈和不舍。

    此时张天涯暗自下了一个决定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自己都一定要保护丁香不让她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

    哪怕对方是五大天神、六大国君也绝对不行!

    在琴声中他也想了自己生活的现代慈祥而严厉的师傅、熟悉的网络和那个自己一直都没有喜欢过的江湖……

    越听越是伤感、越听越是思念、越听越是压抑!

    泄!

    没错就是泄!他也要把压抑在心中的一切泄出去!

    可是要怎么泄呢?丁香可以用琴自己难道要用吼的?

    不!当然不是张天涯也有自己的泄方法就是——剑!

    尚方宝剑脱鞘而出变魔术般出现在张天涯的手中。虚踏一步来到菜园的中心忘我的挥舞了起来。每出一剑都是全力而像是要把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借尚方宝剑打出来一样。

    但剑、收剑却异常的圆通自如丝毫没有不留余力而产生的两剑间所应有的空隙。这是大违武学常理的事情但是张天涯却办作了在心情极度压抑、极度低落的时候终于作到了!

    而剑势更是一剑接一剑连绵不断像是永无止境一般。片刻功夫在漫天剑影之中已再难看到张天涯的身影剑气纵横交错慢布了整个菜圆。

    正如唐后主李煜《虞美人》中的最后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往事如梦如烟任何人都有很多回忆或是痛苦或是甜蜜又是温馨和悔恨。但在忙碌的生活中对往事的回忆就会变得很淡但有些却绝不会忘记!而如张天涯这样在琴声中钩起了无尽的回忆而偏偏所有的回忆都已经离自己远去身在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所能做的就只有泄将压抑在心中的一切泄出去!

    忘我的挥剑中一丝阳光照在了他的脸上。也使得他清醒了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烈的脱力之感。

    单腿跪在了地上用尚方宝剑支撑着身体大口的喘起了粗气来。体内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整整舞剑一个晚上而且剑剑全力而即使他的内力再雄厚又怎么能经的起这般消耗?

    再看看四周菜园子已经一片狼集整个菜园里的土几乎都被自己的剑气翻了过来放眼看去居然找不到一片完成的菜叶!

    丁香此时早已经停下在呆呆的看着他连丁原与丁枫都成了围观的群众。三人看张天涯的眼神各有不同。

    丁原的眼神很复杂也很惊讶他没想到张天涯除了法术高强外连武功也如此了得。

    丁香则是一脸的迷茫像是在想:“张公子到底有多少不开心的往事居然要这样来泄自己?”

    最有趣的是丁枫他的眼中几乎可以看到闪烁的星星一脸崇拜的表情让张天涯联想到现代时候最炽热的追星族。

    收起尚方宝剑张天涯歉意的对几人道:“昨夜闻丁香琴声不禁想起了许多往事有感而练起剑来害得你们以后没有新鲜青菜可以吃了。不过对此我只能声抱歉了至于损失我回负责赔偿的。”

    没等丁香和丁原话丁枫“扑通”一声跪倒道:“张大哥太厉害了请张大哥收我为徒吧我一定会努力练功把张大哥的武功扬光大的!”

    丁原一听马上喝止道:“枫不要胡闹!张公子贵人事忙哪里有时间教你?”但期待的目光却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毕竟他也是一个父亲哪有不望子成龙的道理?

    张天涯笑了笑道:“无妨不过我的年纪也不比枫大了多少当师傅的确不太合适不如你还是叫我张大哥吧。”算是答应了丁枫的请求顿了一下面色一正道:“不过我的法术暂时却不能外传而功夫里有一招也不能教你。还有和我学武功后就要学遵守我的规矩你能作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