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五十五章 引蛇出洞

第五十五章 引蛇出洞

    丁枫一听张天涯答应马上高兴的道:“我保证不为非作歹以后行侠丈义听从师……张大哥的教诲!”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丁枫聪明精灵又有侠义精神张天涯自然也有些喜欢。了头有道:“还有最重要的一你一定要做到!”

    “请张大哥明示!”

    张天涯露出一丝阳光般的笑容道:“学了我的功夫后绝对不许被别人欺负!”

    丁枫听到后心里一股莫名的亢奋油然而生马上高兴的答道:“我一定不会让张大哥失望的。”

    张天涯满意的了头:“你起来吧。”随后对丁原道:“丁老伯昨晚我已经把方圆十里内的地方大略的检查了一遍却没有任何有关妖怪的任何蛛丝马迹。所以我想和老伯商量一下对付妖怪的方法这里似乎不是话的地方呢。”

    丁香在旁闻言忙道:“张公子你练了一夜的剑难道不用休息的吗?”语气中颇有几分责怪之意。

    丁枫听到眼珠直转不知道在打什么鬼注意。反到是丁原的心思都放在了除妖一事上对此并没留意。

    张天涯微笑摇头道:“没关系的我不过是内力消耗过度身体上有累而已。商量事情只要嘴和脑袋没什么影响。”

    四人来到屋内丁原问道:“张公子可是已经有了对付妖怪的方法了?”

    张天涯头道:“方法到是有一个不过却是个很烂的注意而且需要村里的人配合才行。”

    丁原忙问道:“张公子有什么注意?快来听听。”

    张天涯苦笑道:“就是引蛇出洞而已。只要过几天村里举办一场婚事应该就可以把那妖怪引出来。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那妖怪的强弱如何所以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收拾的了它。只能尽力一试。”

    丁枫一惊插嘴道:“那新郎岂不是很危险?”

    张天涯摇头道:“我的并不是要真举办婚礼只是作作样子把妖怪引出来。所以那个新郎完全可以由我来冒充!”

    丁原沉思一会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不过新娘方面……”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张天涯知道这样的事情每一个村里的姑娘都不会愿意作。虽然是假结婚但对姑娘的名节仍然是没有好处的。

    张天涯潇洒的一摊手道:“这个不是重妖怪攻击的目标只是新郎而已。即使花轿是空的想来也没什么关系。也避免了妖怪知道我们要对付它盛怒下袭击新娘。”

    丁原又是连连摇头道:“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毕竟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不成功的话妖怪也不可能再次上当。而且还可能对村民展开报复。所以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哎正是伤脑筋啊……”张天涯也知道这样不妥他刚才提议的时候也是在赌妖怪的智力有限不能现花轿里是空的。听丁原到后果后也沉默了下来。

    丁枫不解道:“张大哥的办法不是很好吗?怎么有不妥了?”

    张天涯解释道:“如果是我的话轿子是空是重我一眼便可以看出来。”他没有的是这还是不用天眼的情况下否则连新娘的相貌、修为都可以一目了然。虽然那个妖怪开天眼的可能不大但要分辨轿内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却有n+1种其他的方法。这是一个致命的破绽只要妖怪留意花轿引蛇出洞的计划叫要宣告失败!

    “要不……”一直不语的丁香终于开口见三人都看向她终于下定决心道:“要不我来冒这个险吧反正我们之后就要离开的临走之前我也想为村子做一事情。”完低下了头再次保持沉默。

    丁枫眼睛一转马上应和道:“这个注意不错而且张大哥那么厉害一定不会让我姐姐受到伤害的吧?”着还露出了一丝狡洁的笑容真是人鬼大。

    丁原一愣道:“香儿你……哎好把。不过要注意保密最好连村子里的人也不要泄露免的妖怪听到风声。”

    张天涯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大对头伸了一个懒腰道:“那好吧我要先休息了。午饭的时候枫来叫我一下下午开始教你武功。”

    丁枫眼睛一亮道:“是要教我昨天晚上用的那套剑法吗?”

    张天涯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昨天晚上的并不是一套剑法而是我从琴声中悟到的一式剑意。由于悟自你姐姐的琴声所以应该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我是同意教你了不过你要学的话还要你姐姐头才行。”到这里再次想起了精卫和那式碧落九重。于是转头对丁香道:“既然悟自丁香的琴声那就麻烦丁香帮那式剑法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吧哎困了要去睡了。”其实他一都不困不过是受不了现在的气氛而已。

    一上午的时间转眼即逝吃过午饭后张天涯带丁枫来到了已经被自己‘夷为平地’菜圆。丁香也好奇的跟了过来丁原本欲阻止在张天涯表示无所谓后也没有再坚持。

    张天涯想到早上的话打趣的对丁香道:“丁香帮我们的那式剑意想出了好听的名字了吗?”

    丁香听到“我们”二字马上俏脸一红低头道:“丁香对武功一定都不懂恐侮辱了公子的剑还是不要献丑的好。”声音细如蚊鸣若不是张天涯耳力好还真听不清楚。

    张天涯看丁香如此害羞也不想再为难她了于是思索道:“那叫什么好呢?意在倾尽愁苦问君应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我想到了!就叫‘一江春水’吧。丁香认为怎么样?”

    “问君应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丁香重复了一遍后道:“好妙的句子张公子当真妙语连珠丁香佩服。”

    张天涯听后大感汗颜正不知如何做答时却听丁枫道:“你们怎么光顾着聊天啊?姐夫快教我武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