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五十八章 奈何为贼

第五十八章 奈何为贼

    妖怪恢复平静用零下三十多度的语气道:“在我抓来的男人中你是第三个这句话的。前面两个死得很惨。”

    “哦?”张天涯好奇的问道:“这句话是你的逆鳞吗?”

    “这句话确实是我的忌讳不过我没有逆鳞谢谢你把我比喻成龙。但是……”妖怪还是很冷淡的道:“你是要死!”

    “我妖怪哦这么叫似乎不是很礼貌妖姑可以告知芳名吗?要不我就要继续叫你妖怪了。”张天涯大肆肆的找了一快石头坐下随口问道。

    妖怪冷声道:“你就不怕激怒我吗?”

    “讨好你为不见得有什么好处。”张天涯蛮不在乎的道:“你还是快出名字吧妖怪姐姐。”

    “闭嘴!”妖怪历喝道:“你到底爱不爱你的妻子?”她问的这个问题到是让张天涯感觉到有些奇怪觉得这个妖怪要抓新郎似乎有什么隐情在里面也越的好奇了起来。

    “哈。”张天涯打了一个哈哈道:“你是让我闭嘴呢还是回答你的问题呢?”

    妖怪顿时哑口无言眼中杀机一闪道:“回答我的问题。”

    张天涯迎上她的目光一丝不让的道:“作为交换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不知道你敢不敢答应?”

    妖怪神色古怪的打量张天涯一眼道:“死到临头还这么有好奇心好!反正你都要死的回答你又如何?不过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不知道。”张天涯回答的十分简捷。

    “不知道?”妖怪一愣杀气已经锁向张天涯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娶她?”声音比起初的时候还要冷上几分。

    张天涯不为所动的回答道:“这是第二个问题了我一会也要问两个问题哦。和刚才一样先回答你的问题。我结婚其实是作作样子而已目的是引你出来。好了现在该换我问了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抓那些新郎?”

    “想对付我?”妖怪道:“看你的样子虽然练过武功但似乎连在我手下逃走的能力都没有。哎你的确和以前那些新郎有所不同有没有兴趣听一个故事?你……”

    没等她完就张天涯一跃来到了她的对面。度并不是很快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张天涯跳上树来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但偏偏却又感觉每一个动作自己都无法把握。这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视觉上的矛盾让她胸口一阵闷。

    张天涯站在她对面身子随树枝上下起伏一脸欠揍的表情道:“距离近可以听得更清楚你可以了。”

    “我也许真会被他杀死。”妖怪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高手对决心生怯意是大忌!她虽然明知如此信心上却再难恢复到刚才的饱满。苦笑一下道:“压在心里很多年了也许出来会好受吧。”

    张天涯现对方已经正视了自己的实力一幅很“宽容”的样子道:“我会耐心的等你讲完。”

    妖怪吸可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语言道:“在百年前有一个修成内丹的兔子精她的名字叫白。”

    张天涯心想:“这个名字起的确实够‘白’的。”但没有插话继续保持“愿闻其详”的笑容。

    “白很喜欢吃萝卜依仗自己的法力她经常到自己洞府附近的村子偷萝卜吃。她很单纯并不知道偷东西是不对的只知道那里的萝卜很多够自己吃的。

    后来一个在外修炼的英雄回来了而白却不知道继续偷萝卜吃而被那英雄现了踪迹找上门来。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这句是那英雄对白的第一句话白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很喜欢。可是那英雄接着就警告她以后不许再去偷萝卜。一人一妖言语不合就打了起来。白的修为虽然比那个英雄高很多但并不懂得如何战斗所以两人只能打成平手。”

    张天涯插嘴道:“然后两个人就打出了感情从此相爱了。”

    “你怎么知道的?”妖怪惊讶的问道。

    张天涯笑道:“这个故事真的很老套哎。”看到妖怪一脸要吃人的表情忙道:“当我什么都没你继续……”

    妖怪瞪了张天涯一眼继续道:“如你所他们相爱了那个英雄教会了白很多东西。可是就在他们结婚的第二天晚上那个英雄不知道和什么人打架居然受了很严重的伤。白为了救自己心爱的男人毫不犹豫用自己的内丹帮英雄了伤。可是……”到这里她突然停了下来一脸痛苦的神色。

    “可是什么?”张天涯问道。

    妖怪的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个英雄居然乘机吞下了白的内丹还要杀了白斩草除跟!!!”

    张天涯感觉有些无奈的道:“那样的人禽兽不如白你怎么还叫他英雄?这两个字他绝对不配!”

    妖怪反问道:“你知道我就是故事里的白了?”

    张天涯微笑道:“听你的故事看你的表情。除非白痴谁都能猜得到。我是白痴吗?不是!所以我能猜到了。那后来怎么样了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那个畜生叫什么名字也被你杀掉了吗?”

    白摇头道:“好在当时内丹还是我的他强行吞下后不能控制造成真气混乱我乘机逃了出来。不过报仇却是不可能了那个男人叫须佐也就是现在三苗国有名的高手——断风刀须佐我现在的修为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冷酷的面容最后露出了自嘲的苦笑。

    张天涯用怜悯的目光看了看白又问道:“然后你就认为天下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要杀尽所有的新郎?”

    “你和话真的很省口舌呢。”白着露出了坚毅的目光:“我不能再让我的悲剧再生在其他女人身上了!”

    “其心可悯其罪当诛!”张天涯作出决定道:“我不杀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害无辜的新郎了。不要一杆子打死一船人不是每个男人都像须佐那般的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