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五十九章 横生变故

第五十九章 横生变故

    白摇了摇头声音依旧冰冷道:“你是没有信心打败我吧?我从那次事情以后就决定不再相信任何男人了。你是男人吗?是的!所以我不相信!”白的学习能力之强让张天涯叹为观止。

    张天涯只好解释道:“我没必要骗你我要杀你绝对不会浪费太过的时间起码不会比刚才你话的时间长。水刹刃!”着已经结好了印一道水波压缩成了利刃射向对面的另一棵大树水刹刃没有任何阻碍似的穿过树干将一人无法抱满的大树拦腰斩断!

    凌空一抓手腕向上一甩大树居然就那么被抛向了空中。看得一旁的白一阵心惊对张天涯的实力又作出了从新的估计。

    可是张天涯并没有打算就这么了事。“冰锥!”螺旋状的冰锥旋转没入树干内。“冰爆!”冰锥突然爆炸将整个大树炸得支离破碎落到地上激起了一阵尘土。

    而张天涯本人却依然那么站在树枝上身体随树枝波动起伏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对白问道:“这下相信我的话了吗?”他也并非是愿意显摆只是想用实力来服白因为他实在难以对这个一个可怜的“女子”痛下杀手。

    “我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白看到张天涯的表现知道自己绝非其对手但依然固执的道:“这一百年来我活着得已经很累了你杀了我吧。”

    张天涯大感头痛想了一下道:“我最后劝你一句还是收手吧。你难道没想过那些失踪了丈夫的女人内心有多么的痛苦?而且这个世界上更多的夫妻是很恩爱的你不信可以去观察一下虽然他们也会有争吵但彼此都是关心对方的。另外我还可以答应你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替你在宰了须佐免费的。”

    白听后也陷入沉思过了一会方道:“我还有两个问题你可以回答我吗?”

    “你问。”

    “第一你为什么一定要我答应杀了我之后我一样无法再杀那些新郎。第二你为什么要答应我帮我杀须佐对你有什么好处?”

    张天涯迎向白的目光坚定的道:“第一你并不是一个邪恶的妖怪我不希望对你下手。第二须佐不配做一个男人他是男人的耻辱!”他并没有怀疑白的话因为他看得出白没有撒谎。

    白听后终于了头道:“我答应你以后不再去对付其他的新郎。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你根本不是须佐的对手他一百年前就有一现在的修为了又吞了我的内丹你去找他麻烦简直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张天涯哈哈一笑道:“事在人为我三年前的修为也就和你现在差不多。以后的事情谁能知道呢就算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但早晚可以收拾他。他夺你内丹是一个愚蠢之极的行为不是自己的东西即使被他完全吸收也会对以后的修炼造成影响。所以我可以断言他的进步一定没有我快杀他是早晚的事情!有人来了。”着目光扫向丁家村方向的森林。

    白听到张天涯提醒后把功力聚集双耳才始现有两人正向这边奔来。

    片刻工夫两人已经来到了洞口处看到树上的张天涯和白各自从背后抽出一把刀来。两把刀一宽一窄、一长一短但从色泽和花纹上都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再看两人相貌也有几分形似张天涯不禁大胆假设这两人应是兄弟他们的刀也是一对且擅长某种联击之法两人一起出手实力远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眉心金光一闪马上看清楚两人的修为。居然都已经到了四阶的峰与现在的白只差一线而已当然就是这一线之差白完全可以在二十招内结果二人。虽然四阶也已经进入先天阶段但达到五阶需要一次功力凝结其前后差距不言而喻。以弱胜强也非不可能但是很难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张天涯在这么BT的。

    张天涯打量两人的同时对方也现了张天涯其中拿长刀的嚣张笑道:“嘿嘿似乎我们被他们现了呢看来我们检便宜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

    另一个也道:“那也没什么反正夫人吩咐我们只要除掉他们不让他们有机会打扰少爷的好事就可以。既然被现了我们就动手吧!”他们原来是府台的人。

    等等!张天涯突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两个人并不是自己在游街时看到的拿几个人难道他们另有准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只要对方中有一个有眼前这两个家伙这般的修为枫即使有麻针也绝对不是他能应付的了的。

    丁香有危险!

    这个可怕的假设从张天涯脑中冒了出来。顾不得其他忙施展“散虑逍遥”向丁家村的方向冲去。

    两人既然是来阻止他的当然不能任他离去。不用任何暗示同时跃起两把刀一左一右向张天涯砍来将他的前进的路线封死。

    “找死!”张天涯杀机大盛尚方宝剑已经出现在了手中。剑光一放即收而他本人则从两人中间穿梭而过没入林中没有耽误一时间。

    两人惊恐的目光开始涣散喉咙处鲜血利箭般狂喷而出“扑通!”一声同时仰天倒地。

    “好可怕的剑法!”白在树上看到这一幕被张天涯的剑术彻底惊住了。先前的法术或许她只感觉震撼但这剑法则让她感到莫名的恐惧!一招不只是半招就结果了两个武术高手这样的剑法如果用来对付自己她不敢设想后果会如何。

    但她毕竟也是曾经达到过金丹期的高手马上从惊讶中恢复了过来纵身向张天涯追了过去。再没有多看两个狗腿子一眼。

    张天涯救人心切把散虑逍遥的度提升到了峰全向丁家村方向奔去。两旁的景物在变成了一条条各种色彩的流线自是别有一翻风景。但他却无心欣赏此刻在他心中只有丁香的安危。其他的事再也不那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