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六十章 冲冠一怒

第六十章 冲冠一怒

    十里路程他只用了不到一柱香的光景而眼前已是一片狼集。迎亲的队伍早已经跑的一个不剩。几乎全村的村民都围在了一起中间正是重伤的丁枫。他抱着丁原的尸体在痛声号哭围观村民不知如何劝解各个都一脸沉没。

    丁香已经不知所踪连花轿都在激斗中损坏得破烂不堪。

    身穿新郎大红袍的张天涯落在人群中间引起了一阵轰动。这个被妖怪抓走的新郎回来了!那就明妖怪已经被他灭掉了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丁家村再也不用担心无后的危险了!可是看到丁原的尸体任何人都高兴不起来。

    张天涯问道:“丁香呢?”他问话时没有向看任何人却又好似在问所有的人。

    “被那些畜生抓走了!”丁枫悲愤的道:“是我没用我不能保护好的的姐姐更没有保护好我的爹!”他嘴角的鲜血还没有来得及擦去话时连牙齿的缝隙都可见血红面如金纸显然受伤极重。

    张天涯冷静的上前把了一下丁原的脉现不但已经全无脉搏跳动身体更已经开始冷已经死过多时了。用力的拍了一下丁枫的肩膀道:“是我考虑不周不过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过悲伤了养伤要紧我去救丁香。”完豁然起身。

    围观的村民也对丁原一家很同情但却都是敢怒不敢言。见张天涯要去救人都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来。

    “等等!”丁枫着放下了丁原的尸体起身坚定的道:“张大哥我和你一起去!”而他原本被丁原的尸体当住的胸口愕然可见一条又长又深伤口还在不断的往出流血。这丁枫果然坚强换了一般人早晕死过去了。

    张天涯见状大惊右手飞快的在他胸口连数下帮他止住了血。再看向丁枫倔强的表情心中一痛安慰道:“你的伤不允许你赶路而我必须抓紧时间。你安心养伤吧我去救你姐姐顺便处理掉那些垃圾。”着看向围观的村民问道:“谁是大夫?”

    “我是!”话音刚落白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扶住丁枫对张天涯道:“你快去救人吧这里交给我好了。”

    “那就拜托你了。”语毕张天涯的身影已经消失。丁枫这时终于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幸好白及时将他扶住才没有摔倒在地。

    在丁家村通往柜州府的大路上一量豪华的马车正在快前进。车厢内一个秃头大汉献媚的对一个府台之子“福儿”道:“恭喜公子这次终于找到这个丫头了而且妖怪和那新郎都应该已经被武式兄弟杀了公子真实颜福齐天啊!”

    福儿满意的头道:“嘿嘿这次你们的功劳不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着眼睛盯上了车厢对面座椅上已经昏迷过去的丁香看着丁香的一身新娘装扮几乎要流出口水道:“我还没抓过新娘子呢嘿嘿今天晚上我要玩洞房花烛。”

    “喻!”车夫一声叫喝将马勒停。

    福儿在车中正yy一些龌龊不堪的东西马车突然停下居然受惯力影响查没跌下座位恼羞成怒下对外面的车夫破口大骂道:“你***不想干了是不是?停什么车不知道公子我着急回家吗?”着掀开车帘向外看去正好看到本应该被妖怪抓走死在妖怪或武式兄弟手中的张天涯。站在马车前手中还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一脸杀气的向他看来。

    四目一触福儿仿佛看到了自己被张天涯一剑穿心的情景吓得一屁股坐到了车地板上冷汗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这时那秃头大汉也现了正天涯一步穿出车厢警惕的道:“你不是那个被妖怪抓走的新郎吗?武式兄弟他们呢?”他心理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的是去杀我的那个两个用刀的家伙?死了。”张天涯用天眼现丁香无恙而且衣衫完整没有被侵犯过的迹象才放下心来面无表情的答道:“不过你也不用太伤心因为你们马上就会见面了。”

    那光头大汉终于露出恐惧的表情忙问道:“你杀了他们?”

    张天涯目光不屑的看着他就好像在看着一个死人淡然道:“你很喜欢用肺话吗?”

    光头大汉马上从腰间拔出了虎头大刀打算动手时才现张天涯浑身上下没有一破绽。这才确认了张天涯拥有杀死武式兄弟的实力有些胆怯道:“你要干什么不要乱来哦我们少爷可是……”

    车夫这个时候也知道对方是来找麻烦的而且害的他被“少爷”骂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确认对方是来闹事的终于按耐不住一鞭子抽向张天涯。

    张天涯看也不看一把抓住了鞭头。随手用力一拉将来不及松手的车夫拉飞了起来。手一抖马鞭绕出了一个圈子刚好套住了车夫的脑袋。再次用力猛拉眼睛却没有离开过那光头大汉还露出一丝魔鬼式的笑容。

    “噗!”连惨叫都无法出的车夫就这么被张天涯硬生生的用鞭子勒断了脖子脑袋和身体分开摔在路旁。鲜血从脖子上喷出染红了大片道路。

    拉车的两匹马儿见到鲜血受惊欲逃。张天涯却早已经先一步扔掉马鞭冲上了车。

    那光头大汉见到张天涯冲来忙一刀向他砍去将张天涯一分而二。可是他却现自己一刀砍在张天涯身上时居然丝毫没有收力的感觉。而被砍成两半的张天涯居然突然消失不见才现自己砍到的原来只是一个虚影!

    而此时张天涯已经进入了车厢一脚将地上受惊未醒的福儿踢开。那福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张天涯踢飞了出去将实木的车厢撞出了一个大窟窿摔到了路旁十多米开外处摔个了七荤八素。

    光头大汉看到他们的少爷被踢飞到路旁忙跟了上去护在他身前。

    张天涯左手扶起昏迷的丁香将功力聚与右脚用力一踩车地板。

    “嘭!”车厢马上被他雄厚的功力震的粉碎两匹马儿受伤逃走而在张天涯的功力保护下在他和丁香的四周相成了一个保护罩接近他们的碎木块都纷纷被弹开无法进入他们身边三尺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