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六十一章 蹂躏

第六十一章 蹂躏

    (酒醉昏睡午夜子正方醒。喝水、洗脸、码字但由处半醉之状故码字度不佳。诚然更新已晚还望海涵!

    现已清醒继续努力。

    嘿嘿大家也给东流一精神上的鼓励吧。推荐、收藏多多益善*^_^*)

    张天涯并非是一个嗜血之人但也绝对不会对自己的敌人客气任何人敢伤害对他来重要的人他都会毫不由于的进行强烈的抱负!

    今天丁原的死、丁枫的伤和丁香受到的惊吓他都要十倍、百倍奉还!即使青龙侯孟章亲临也绝对阻止不了他的怒火绝对!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诛其满门!这就是张天涯一向的风格今天也绝对不会例外。

    福儿这个时候已经清醒了过来看到马夫的尸体。和一地的马车残骸满脸惊恐的看着张天涯道:“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我爹是柜州府的府台大人我娘是……”

    张天涯冷冷笑道:“这些话那个光头已经和我过一遍了。哼很不幸的告诉你你今天惹上了我就已经注定你完蛋了。就算你爹是天皇老子也保不住你的命!”着邪邪的一笑道:“现在没有人打扰我们可以好好玩玩了。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太痛快的。”

    “啊!”那光头大汉终于忍受不住张天涯的压力怒吼着挥刀向张天涯砍去一幅要拼命的架势。

    张天涯不屑的抬起左手一抓硬是将砍下来的虎头大刀抓在了手中任那光头大汉如何用力也无法挪动半分。

    剑光一闪光头大汉马上感觉到手腕一凉忙弃刀后退才现手筋已经被张天涯挑断。这只右手算是彻底费掉了。

    “这就是你用来砍伤枫的刀吗?”着握剑的右手伸出两根手指夹在了靠近刀柄位置的刀背上微微一用力。

    “锵!”虎头大刀应声断成两截。

    张天涯摇头道:“也不怎么样嘛还你!”着两指一弹将靠近刀柄的那半截掷出向那光头大汉的胸口刺去。

    光头大汉见这一刀来势凶猛忙侧身躲过。也算他反映的及时只被刀锋在衣服上划出一到口没伤到皮肉。

    “反映还可以嘛。”张天涯戏谑的语气再次响起人已经出现光头大汉面前右手尚方宝剑剑柄连封住了他的七处大穴。身影一闪再次回到了原处搂住还没来得及倒下的丁香。

    “啊!”那光头大汉惊道:“我怎么动不了了你到底对我用了什么妖法?”

    张天涯却不回答只是微笑道:“看看你这次还能躲开不?”着还闭上了一只眼睛瞄准似的晃动了两下虎头打刀的前面半截才将刀掷出结果了满脸恐惧与无助的光头大汉完结了他罪恶的一生。

    杀了光头大汉张天涯把目光转移到福儿的身上。

    福儿看到张天涯的目光马上恐惧的喊道:“你是魔鬼是恶魔!你放过我我求求你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不只要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张天涯厌恶的看着他冷声道:“被你糟蹋过的那些少女也有求你放过她们吧?你有否生出怜悯之心?哼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你刚才不是我是恶魔吗?可是你似乎更有本事因为你是把我这个恶魔激怒的人!”着一脚踹在了福儿的两腿之间。

    “嗷!”福儿出了有如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命根子希望可以减少一痛苦但无济于事。

    张天涯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冷声道:“这脚是替那些被你糟蹋过的无辜少女踢的!”接着又是一脚踢出。

    “这脚是丁香的!”

    “啊!”

    “这脚是枫的!”

    “哎呀!”

    “这脚是丁老伯的!”

    “……”他冷汗连连张嘴欲吼去喊不出声音来。

    “这脚是我自己的!”

    “这脚——云东流的!”

    “云东流是谁呀?”福儿终于出一句话来在他的印象中不认识云东流这个人啊。

    “连作者都不认识?该踢!”着又是一顿暴踹福儿终于在张天涯的蹂躏下“幸福”的昏了过去……

    一手提着福儿另一只手抱着丁香张天涯还是选择了先回丁家。比起许找府台算帐先安顿好丁香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丁家的时候整个屋子都是药味弥漫浓得有些呛鼻子。

    张天涯一进屋就被浓烈的草药味呛得眉头连皱看来这个白的医术也不见得如何嘛当初自己的伤要比枫重得多的多炎帝用的药也不见得这么难闻。当然他也知道把一个兔子精的医术和炎帝做比较是一个很低级的错误。

    随手将昏迷不腥的福儿扔到地上。张天涯进入枫的卧房。见到伤口已经被白处理好了的丁枫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感激的对白道:“真是多谢你了不过还要再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丁香好吗?”着低头看了一眼丁香美丽安静的面容目光中透出一丝柔情。

    白看在眼里不禁问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为什么这么问?”张天涯不禁失笑道:“不是还打算对我动手吧?”

    白摇了摇头道:“刚才帮枫治伤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很幸福。也许能够帮助别人比如仇恨一个人要快乐的多吧。现在我似乎明白了活着的真正价值了所以我并不想这么快就死。”言下之意很明白和张天涯动手等于找死!

    张天涯再次自嘲一笑道:“我就那么恐怖吗?不过丁香就拜托你了。”

    白接过丁香检查一下道:“她只是被打昏了而已没什么大碍的。”完又看向张天涯“不过希望你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真的很好奇呢。”

    “还是那句话。”张天涯刻意避开白的目光转身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哎我不能对这个时代的任何女人产生感情的我有我的理由。”心里却想“也许吧……”

    “你还要走?”

    “是的柜州府衙的罪恶太多了我有义务去整顿一下。”张天涯顿了一下道:“还有那个要侮辱丁香的混蛋就送你当心吧。”

    白眉头一皱:“我吃素!”

    “哈哈……”张天涯为之一笑兔子的确是应该吃素的。继续向外面走去道:“那我就把这个人渣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