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六十三章 免死金牌

第六十三章 免死金牌

    (本来想把昨天欠的一章补上的但今天的状态实在不是很好只有在这章多更新一些请大家见量哈。)

    黄昏时分……

    “嘭!”一个重物摔在了府衙院子中的石砖上几人忙出来观看府台夫妇却马上傻眼了。因为摔在地上的正是他们的宝贝儿子由于是脑袋先落地已经被摔开了颅出气多进气少眼看活不成了。

    孟雷心神一动抬头向院中的大树望去果然见到张天涯一身大红袍怀抱尚方宝剑朗声道:“柜州府台殷寿一家不思上报皇恩反执法犯法搞得柜州府上下天怒人怨!上任三年来共依仗权势犯罪八十九起。神农历三千两百二十六年五月十三殷寿上任第十五天……”张天涯开始一件一件叙述起了殷寿犯下的罪行原来他消失了一天便是去收集这些资料。

    张天涯每念出一庄罪责都有凭有据听得众人脸色连变。特别是孟雷此刻把殷寿的十八代祖宗都挖出来骂了个遍。心里狠狠的想道:“你们这两个不成器的东西!以权谋私欺男霸女也就算了但居然连屁股后不擦现在整个柜州府谁不知道你们的那光荣事迹?如果只是抢丁家丫头一事我或许还可以周旋一下可是现在这么多把柄都被人找出来了我就只能希望张天涯网开一面了。”

    “纵子行凶杀害前任柜州府台丁原意图霸占丁原之女丁香未果。还暗中派人行刺本官被本官当场格杀。以上每一样罪都够砍你们的脑袋了现在还有什么话?”完扫视一遍下面众人。

    当他看到孟辽时心中一动天眼一开马上看清楚了这个人居然有着原婴中期的修为!而且下面的人隐约有以他为主的架势心中不由思量了起来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孟辽见过的大场面自然不少很镇定的对张天涯抱拳道:“在下青龙侯之子孟辽可否请张大人从树上下来再谈?”他很聪明的先报出了身份等张天涯的反映再做下一步打算。

    张天涯冷冷的瞧向孟辽后者毫不退让的迎上了他的目光。不过由于张天涯的心神境界要远高于对方对方虽然空有原婴中期的修为却依然看不透张天涯虚实。不禁心头更紧对眼前的张天涯做出了重新的估计。

    张天涯见对方神色复杂哈哈一笑从树上飘然跃下但并没有迎向孟辽只是将后背靠在树干上侧身对着他转头道:“孟将军他们一家此等劣行不知道在青龙军中要如何论罪呢?”

    孟辽哪里想到张天涯如此不给面子心中已生恨意但表面上却挂着春风般的笑容道:“这里并非青龙军自然是张大人了算。不过在下想要为这两个夫妇求个情不知道张大人是否能通融一下大事化孟辽将感激不尽。”他没有事化了给了张天涯一个讨价的余地也是在消磨张天涯的敌意。这一招不可谓不妙。

    张天涯目光转向自己正前方伸手接住一片从树上刚刚掉落的叶子才开口道:“在下也是情非得以这几日来我和丁家三口相处不错特别是丁枫已经可以算是我的徒弟了可是却偏偏被人打成了重伤。哎当师傅的真是脸上无光不能不出面为徒弟讨个法啊。”

    “张大人!”孟辽听处张天涯不给面子脸色难看的道:“现在福儿已经被你杀了事情总该了结了吧?至于那些陈年旧案张大人有何必苦苦追究呢?”

    张天涯心中冷笑现在放过他们那以后柜洲府的百姓特别是给自己提供线索那些还不被他们疯狂的抱负?面色也沉了下来回敬道:“职责所在不敢有负炎帝重托!”

    孟辽大怒勉强压抑着道:“为了一些陈年旧事张大人又何苦于我们青龙侯府为敌呢?”

    张天涯冷笑道:“你这是在和我叫板吗?”

    孟辽不语算是默认。

    哪知张天涯突然喝道:“你知道吗?你这不是在和我叫板而是在和神农国的律法叫板在和社定这些律法的炎帝他老人家叫板!”话中暗含内劲震慑人心。心里却在想自己如果穿越到文革时代是不是有做红卫兵的潜质?

    孟辽从一开始就落入被动现在被张天涯突然扣了这么一个大不敬的帽子暗捏了一把冷汗半天不知道如何作答。他们上古虽然也有至高无上的皇权但哪里有人研究过这种扣帽子的豪言壮语在这方面他当然不可能是张天涯的对手。文革有时候也不全是坏处啊。

    看到半死不活的儿子本已经怒不可遏的府台夫妇听到张天涯这句话也都老实了冷汗不住从额头冒出。他们如果之前知道张天涯是这么难缠的角色宁可打断了殷福的腿也不会让他去抢人的。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张天涯见自己的话起了效果趁热打铁道:“他们的罪孽罄竹难书孟将军有何必包庇他们呢?”他并不想把孟辽也扯进来对付殷寿夫妇后孟章即使心中不快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自己。但孟辽若死了谁也不敢保证孟章不会疯掉!否则他早扣一个大帽子把孟辽拿下了哪里用的着和他这么多的废话?

    孟辽也是心里矛盾的很理智上告诉他不能再与张天涯争执否则天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的多出一个足够诛九族的罪名。但是就这么认由张天涯这样杀了殷寿夫妇自己以后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想了一会赔笑道:“张大人不必动怒在下也有在下的难处。张大人如果设身处地的想想比如和你接触很密切的女子遇到危险你能无动于衷吗?凡是留一线今后好见面。不如我让殷寿马上辞官张大人以为如何?”语中不无威胁之意。

    张天涯最恨别人用自己身边的人来威胁自己冷笑回敬道:“几个月里和我接触最多的女子是精卫公主我却不认为她有什么危险!”

    孟辽眼中杀机大盛低声道:“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张天涯回敬道:“孟将军以为呢?”

    孟辽冷哼一声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快黄色圆牌上书“免死”两个大字。向张天涯一举道:“此乃炎帝所赐免死金牌除非犯下叛国等大不敬之罪否则你的尚方宝剑也不能斩。我本不想轻易动用的是你逼我的张天涯!”

    “哦是吗?”张天涯脑中突然浮现出了周星驰版《鹿鼎记》的画面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在孟辽被他笑得心理毛的时候却笑道:“殷福断气了。”

    孟辽心头一惊忙回头一看。现殷福的瞳孔果然已经扩散再没了生机。就在他愣神之际尚方宝剑突然出鞘滚滚杀气将他锁住剑气编制出道到金影向他笼罩过去。

    孟辽大惊没想到张天涯见到免死金牌后居然要对自己下杀手。忙将握着免死金牌的右手按在自己的配刀刀柄上便要与张天涯一交高低。

    ————————

    张天涯为何先前不出手杀人见到免死金牌后反到动起手来?

    孟辽的修为整整高出张天涯一个等级两人交锋究竟会鹿死谁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