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六十四章 先斩后奏

第六十四章 先斩后奏

    在一天之内张天涯不断的在收集殷寿一家的罪证每收集一份心中的义愤就使得他的杀机更深了一层。一连八十九个罪证每一个都无不是丧尽天良之人事积累下来张天涯的杀机之盛要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要深上百倍千倍!

    但他毕竟是一个高手心理素质能过他的人即使在这上古时代也绝对不会过百人。凭借这修养他才把这杀机硬压了下来与孟辽谈判。青龙侯孟章虽然是了不得的人物但张天涯也并非怕他。不过不怕并不代表要去惹他如非必要他也知道明哲保身的道理。

    直到的孟雷掏出免死金牌的一刻他知道谈判终于破裂了!

    两人的底线差距很大使事情再无转还的余地。压抑在心中的杀机一下子涌现了出来随着剑气泄而出将整个院子都笼罩在了滚滚杀机当中!原本平静的院子一下子变成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屠场!剑势更若万马千军势要将眼前的一切夷为平地!

    慑于张天涯的杀气九经战阵的孟辽居然心神被夺一瞬间失了神!但他好歹也依然是沙场历练出来的真正高手马上便恢复了过来。但高手过招又岂容一失误一时的精神失守已可导致了败亡的结局。暗道一声“我命休矣!”便要拔刀给予张天涯死前的反扑!

    就在孟辽马上要拼命的时候强大的杀气压力为之一松反从他身体两侧避开了他。这一变化又让他为之愕然马上要出手的一刀再次迟疑了半分。

    连翻被对手愚弄孟雷心头无明火起一刀又下而上扫向张天涯空门大露的胸口。

    张天涯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剑影散去抽身后退。间不容的躲避开了孟辽含怒的一刀。

    孟辽刀劲已却无处着力胸中气血翻腾难受欲绝。

    张天涯这时已经全身而退站回到树下微笑道:“有‘免死金牌’当然不能杀不过那三个没有的嘛……”话间目光移向孟辽身后。

    孟辽一惊回头见殷寿夫妻与护卫洛克全部一脸惊恐面色惨白不知死活。

    “锵!”张天涯宝剑归鞘出一声脆响声若实质刺得孟辽耳根生通。殷寿三人更是闻声狂喷了一大口鲜血溅了孟辽一身才仰天而倒三命呜呼。

    看着孟辽满身鲜血的狼狈模样张天涯抱拳道:“奸人已除张天涯告辞了。”完转身便走再不理会孟辽如何反映。

    “张天涯!”孟辽狠狠的道:“今天的这份大礼孟辽记下了!”

    “孟将军不必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张天涯充分挥了气死人不偿命的手段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上党帝宫内炎帝榆冈正在研究心的草药配方突然心神一动右手前伸坦开手掌。

    眼前光芒一闪一个白玉符简出现在他眼前。玉符出现后受重力影响而下落刚好落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心神一扫玉简上的内容尽受眼底。

    榆伯伯:

    天涯北上共工台路经柜州府现此处民怨极大。细查之下方知柜州府台殷寿徇私枉法草菅人命之行为多到不胜枚举。件件证据确凿为尽到本分天涯已经将其主犯、从犯全部先斩。现将事情详细经过后奏请榆伯伯不要夸奖我会骄傲的。

    详细经过是……

    下官张天涯敬上

    炎帝看过这个用词东拼西凑、称呼前后矛盾的信忍不住笑骂道:“这个臭子就知道给我惹麻烦。嘿嘿不过干得还不错我早就想收拾殷寿了只是碍与孟章有些功劳。现在你子帮我做了到是了了我的一庄心事。来人!”

    不远处的守卫马上跑了过来跪倒道:“陛下有何吩咐?”

    炎帝收起玉简道:“传青龙侯孟章进宫见架。还有……”着那出一张纸快的写了些东西交给守卫道:“另外叫个人去药材库照着这个单子提药过来。”

    再张天涯知道孟辽非是易与之辈他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自己丁香一家却一定会成为他们抱负的对象。为了避免他们受到伤害按葬了丁原后张天涯便带着丁香姐弟离开了丁家村。

    而白却以“张天涯和丁家姐弟是她见过最好的人”为借口硬是赖着跟了上来。张天涯扭她不过见另外两人也不反对便也乐得有这么一个高手来保护丁香便默许了她的跟随。

    略玩了一手段把跟踪的尾巴摔掉后四人终于在千余里外句余山附近找到了一个风景优美的无名山谷。谷内溪流清可见底面山背崖切绿树成荫植物丰富又靠近一座镇以枫现在的脚力半天也可跑一个来回。不过中间有土段路途并不好走普通人更无法通过所以不用担心被别人现。

    张天涯打开天眼将山谷附近方圆十里范围统统扫视了一便现并无毒虫猛兽出没才最终让他们在此定居。

    清理出了一片较宽敞的空地才现天色已晚无奈的对丁香抱歉道:“是我疏忽了看来我们今天要在此露宿一夜了。不过明天我就和枫开始盖房子相信明天晚上就可以搬入新居了。这些天辛苦你们了我来守业你们都好好休息吧。”

    丁香神色默然对张天涯很客气的道:“多谢公子这么长时间的照顾公子为了我们不辞劳苦丁香已经感激不尽露宿一夜又算得了什么呢?”看她一副拒人千里的神色张天涯知道丁原的死对她伤害很大又不知道如何安慰。

    白看出两人气氛尴尬在旁道:“张公子的哪里话这些天来又是探路又是分身变身的甩掉那些跟屁虫你才是我们之中最辛苦的一个吧。今天我来守业好了虽然我不如你厉害但遇到危险的时候把你叫醒还是办的到的。”现在丁家姐弟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但听过她伤心的往事加上救过枫也没有十分在意她的身份现在反到和丁香姐妹相称已有了感情。

    张天涯见她坚持也没再什么便了头算是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