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六十五章 幽谷夜话

第六十五章 幽谷夜话

    在张天涯所布的一个简单的阵法中丁香于枫都悄然入睡。张天涯躺在事先准备好的床上仰望着星空心里若有所思。

    转眼间自己已经到了这个世界几个月的光景了。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刺激而且自己的修为更是一提再提如今已经进入金丹中期了。这些天不断的奔波反到使金丹越壮实了许多隐约有进入金丹后期的征兆。

    等修成原婴之后就可以自由的飞行了。嘿嘿不知道飞起来的感觉会是什么样的呢?想想都叫人兴奋。不过记得以前看过的yy中金丹期就可以御剑飞行了。可是现实中不管是在《弱水真经》中还是所见所闻都没有飞剑这种修真必须品的存在。看来那些yy只可欣赏不可尽信啊。

    等等!既然这里没有御剑飞行之术为什么自己不能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一个新奇无比的想法从他脑中闪过张天涯本来的一睡意也马上一扫而空。是啊自己为什么不能自创一些东西呢?而且现在自己武功的修炼也完全是根据《弱水真经》来走的。这样下来以后自己的武功肯定没有自己的风格而是水神共工的风格。

    这时他终于下了一个关乎他以后成长的重大决定——自创修炼方法从御剑之术开始!

    他的这个想法不但决定了他以后的成就更是整个修真界的一次飞跃。借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世上本没有御剑之术因为张天涯有了这个想法也便有了御剑之术!

    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了先就是一把飞剑。什么?用尚方宝剑练习?拜托那可是炎帝御赐的身份的象征!虽然质量做飞剑绰绰有余但自己多可以在没人的地方偷偷练习一下。在人前的话见尚方宝剑如见炎帝可想而知用它练习御剑之术岂非是踩在炎帝身上飞行?这个罪名张天涯可担当不起。

    了无睡意下张天涯起身出了自己布的防御阵外对同样在看星星的白道:“我心里有事睡不着。你先去睡吧我来守夜。”两人都在看星星并不是心有灵犀而是在夜晚实在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好看的。

    白抬头看了张天涯一眼摇头道:“算了我也睡不着。要不我们聊聊天吧总好过在这里无所事事。”两人话的声音都比较生怕吵醒了刚刚入睡的丁家姐弟。

    张天涯了头快结印在防御阵外面加了一个隔音水罩坐在白身边道:“现在不用担心打扰他们了聊什么?你开个头吧。”

    白被他逗得娇笑一声道:“你真有意思聊天哪有这么隆重的还开一个头。”

    张天涯看着她自真心的笑容柔声道:“这才对嘛笑一笑十年少。平时多笑一比以前的冷冰冰的样子好看多了。”

    “你真的?”

    “当然。”张天涯贼贼的一笑道:“你不是喜欢上我了吧?要不怎么那么在乎我的看法呢?”其实他是知道白不可能喜欢上他才这么的就好象在杻阳镇客栈的屋上调笑天女魃一样。他很喜欢和美女开一些稍微敏感一的玩笑但只限于玩笑。同样的话他绝对不敢和丁香或精卫。

    白含笑摇头道:“你是个好人而且十分优秀。但是你起脾气来我到现在还是怕怕的。相比之下枫就比你和善多了。”

    张天涯追问道:“那你是喜欢枫了?”

    白笑容一敛神色有些惨然道:“我想我以后不会再谈什么感情了我累了也怕了。更何况我是一个身体不干净而且双手沾满血腥的女妖怪怎么能耽误枫的前程呢?”她没有否认张天涯知道可能她是真的对枫有好感。

    张天涯不忍看她这个样子于是开解道:“你认为为了那个畜生这样值得吗?再你的过去并不是你的错更不是你的耻辱!要学会对自己有信心不要因为一棵树而放弃一片森林。更何况那棵并不是什么好树。”

    白摇了摇头眼泪不由从眼角流下声音也有些颤抖的道:“张公子你不要再了好吗?也许我以后可以放下但我现在真的作不到!”

    这些眼泪看来已经压抑在她心里很长时间了大概有一百年了吧。张天涯想也许让她一次性泄出来或许心里会好受一。想到这里取出丁香的琴道:“好你不就不了如果不嫌我弹得难听我弹曲子如何?”他一路上每天都抽出一时间来练琴现在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手但已经可以做到不跑调了。

    白了头没有答话。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张天涯边弹边唱一曲《菊花台》更加勾起了白心痛的记忆哭得如雨打海棠我见尤怜。

    一曲过后张天涯将手掌轻按在琴铉上阻止最后的余音。淡淡一笑道:“哭吧把心里的苦都哭出来。”白一听哭得更加伤心简直是闻者痛心见者流泪。

    张天涯并没有劝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仰望繁星道:“放纵的哭一回吧哭够了就好了。”白转身趴在了他的肩膀上继续大哭特哭。

    半晌之后白收出哭声起身擦干眼泪道:“我哭够了!”完身行向距离最近的棵大树冲了过去度已经提升到了极限。

    张天涯的脑中马上浮现出了一个四字成语“守株待兔”心想这个兔子精不会想不开吧?担心的站了起来。

    “轰!”好在白并非真的想自杀在关键的时候一拳将大树轰断。才长出了一口气笑道:“现在好了所有的不愉快都泄出去了。”

    张天涯会心一笑真是一个有个性的女妖怪。

    “你到是好了可是树却惨了。”一个略微带责备之意的男子声凭空出现张天涯和白居然无法现那声音的来源仿佛对方直接和自己的内心在话一样。

    震惊中张天涯忙打开天眼搜查却依旧毫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