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六十八章 伤离别

第六十八章 伤离别

    张天涯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把该问的问题都问了一遍。还把自己对剑修的基本构思了出来句芒也丝毫不藏私的一一做答。

    两人一问一答间张天涯固然是收益良多句芒也在张天涯充满的新奇想法中现了了不少灵感的源泉。更是把自己的灵感出来与张天涯分享越聊越是投缘连丁家姐妹醒来都没有觉。

    直到天光大亮的时候句芒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走之前送给了张天涯一棵金色的种子道:“我四处云游现在也该走了。这个种子是我自己炼制出来的法器名曰地芒。别看它我领悟真我之道成就神王之身前就是一直用这个的。他可以幻化天下间所有的植物并可以自由的控制比如这样的房子你以后想造几个都不成问题。”

    张天涯恭敬的双手接过谦逊的道:“即使那样天涯自问也绝对造不出如何合乎天道的房子这不是力量的问题也许以后我对天道有更深的体会后也能办到吧。”

    “哈哈。”句芒知道张天涯的都是真心话便了头道:“我要走了你们保重吧。天涯特别是你一定要努力我看好你哦。”身体瞬间融入脚下的一棵草之中便消失不见了。

    句芒走后张天涯和白两人都没有话在他们的心里充满了对这个平易近人的大神的敬佩。特别是张天涯对句芒的敬佩尤在炎帝之上并不是因为他的修为高更不是因为得了句芒的好处。而是敬佩句芒的为人他认为真正的神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句芒消失后良久白才开口痴痴的道:“木神大人居然对我‘珍重’!”

    张天涯也收回心情笑骂道:“别犯花痴了看看丁香他们吧。”

    没想到白听后居然大怒:“你不要乱下评论这不是花痴这是崇敬崇敬你懂吗?”

    张天涯马上投降道:“明白是崇敬行了吧。”完挥手将水罩撤去早已醒来的丁香和丁枫才从走了出来。后者好奇的问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啊看你们的样子他难道很厉害吗?”

    白故弄玄虚道:“你听过五大天神没有?”

    枫一扬脖子道:“你当我真那么没见识啊五大天神我当然知道。等等你不是告诉我那个人和五大天神有关系吧?他是谁的传人。”

    张天涯在旁插嘴道:“他不是谁的传人而是木神句芒本人。好了不这些了我们去布置一些新家吧家具什么的都还在我的壶里存着呢。”着带着丁香和白向木屋走去。

    身后却传来了枫的欢呼声:“耶我居然见到木神句芒本人了!”

    经过木神句芒的指张天涯放弃了马上去三苗国共工台的打算决定先在这里住上一段日子把在句芒那里学到的东西融会贯通之后再走。

    之后的日子再次归于平静枫知道张天涯是水神共工的传人之后对他更加尊敬了以前还因为训练繁重多少有些抱怨。如今却像换了个人一样不管张天涯定下什么训练他都会保质保量的按时完成进步当然也是显而易见的。三个月的时间便把张天涯的天涯腿法中的前五式学会了现在差的只是火候。

    白听过张天涯与句芒讨论的时候也从中领悟不少东西一天到晚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在忙于修炼期待能早日把修复恢复旧观。

    张天涯觉得学琴对精神修养有很大的益处学得用心琴艺更是大有精进。当然相比之下修为的提升就更为明显了之前虽然都在炎帝的帝宫中甚至神农鼎里那样灵气充沛到过分的地方修炼提升的快是自然的。不过也有一个弊病就是对武学上的理解不够明显拖了后腿。

    现在却完全不同了通过和句芒的交流他已经将度劫之前的修武之法完善了出来。两者合而为一相辅相成修为自然一日千里。更练成了御剑之术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可以御剑飞行的人。

    这一日他终于将修为再做突破达到了金丹后期的境界决定告辞三人离开。

    这几个月里几人一起生活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张天涯要走他们当然有些舍不得。但知道张天涯有事在身却也不好强留。丁香拿出两人一直以来共用的古琴送到张天涯面前道:“张公子不但救了丁香一命更对我们和枫亲如手足丁香知道大恩不言谢的道理。只求张公子能收下这琴当是丁香常伴君旁好了。”

    听到这话张天涯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丁香如此大胆的表白自己到底该不该接受?他不想拒绝也不忍拒绝。可是这份感情自己真的可以接受吗?如果自己真能借来到了昆仑镜怎么办?把她也带到现代去?在那个完全不属于自己的时代她会快乐吗?

    但反复考虑后他还是决定把琴接了下来。接受丁香以后不一定快乐但是不接受她现在一定难过。抚摩着包含丁香无限情意的古琴张天涯道:“以后看到这个琴的时候就可以想到丁香了。哎可惜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早晚还是要离开的……”又想几句安慰的话却什么话也不出口。

    “张大哥借一步话。”枫拉着不知道该什么的张天涯走出十几米外确定两人听不到他们的谈话才停了下来偷瞄了一眼丁香两人后声道:“张大哥我有件事情想请教你其实……”

    张天涯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挥手社了一个隔音水罩才道:“现在她们一定听不到了你可以了吧怎么吞吞吐吐的样子可不像平时的你啊。”

    枫脸一红忍不住又偷瞄了白一眼才道:“其实我感觉我有喜欢白姐姐但是又不知道这样对不对。张大哥教教我我该怎么办?”

    张天涯拍了拍他的头道:“傻子喜欢他就应该表现出来不然谁会知道你的心意?爱情是没有对错之分的爱了就是爱了不要考虑那么多后果。不怕失败不计较得失把心里的感情勇敢的表达出来。年轻就有犯错误的权利应该好好把握不要辜负年轻的生命这样才没白年轻过一回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