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七十一章 我心谁重?

第七十一章 我心谁重?

    一个潇洒的翻身张天涯落到搜狐的头上伸手接过已经飞回的‘地芒’冷声道:“前辈刚才不是过要放过我吗?为何初尔反尔?”

    蚩律笑容不改吹了一口刚刚打碎巨木盾牌的右手拳头看着张天涯道:“我那句话你不是也没相信过吗?就当我没好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张天涯顿时哑口无言不知道什么好。

    他还能什么呢对方连脸都不要了什么也没用了不是?无奈的转而对脚下的搜狐道:“心要拿出全部的本事来否则我们都会被他杀掉的。”

    “哼呵呵哦哈哈哈……厄!”搜狐刚要继续它那难听的三段笑却突然停了下来带着哭腔道:“九黎雷亲王蚩律!天啊第一次出来就碰到这么厉害的高手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废话!”张天涯马上喝止了搜狐的唠叨厉声道:“不是遇到解决不了的对手我召唤你出来干什么别废话了不想死就心应付。这次我们必须要配合无间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蚩律这才用余光扫了搜狐一眼不屑的道:“不错嘛居然能召唤出七阶中期的九尾狐协同作战。不过对我来还是没用的知道我什么叫雷亲王吗?”

    在张天涯还等他下文的时候蚩律突然一拳隔轰出拳劲结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球呼啸这向张天涯打了过来。最可怕的是张天涯可以感觉到对方一拳打出的同时雷球居然将自己牢牢锁定。就算自己如何躲避这雷球都会如附骨之蛆不死不休!

    搜狐也生出了同样的感应忙摇动这身后的九条巨大的尾巴在身前卷起了一条龙卷风喝道:“狂风卷!”

    张天涯马上会意两手快结印大喝一声:“奔云飘!”

    在龙卷风所在的位置张天涯的法术挥了作用。浓浓的黑云夹杂着大量的雷电冰雹被龙卷风卷入其中。两股量力完美的结合为一天空顿时为之暗淡了下来带着冰、云、电三种能量的龙卷风迎向了蚩律必杀的一拳。

    本来这招之中只是带有如数利如刀锋的坚冰但自从吸收了五雷正法令的部分雷电能量以后居然也获得了控制一些雷电的能力。但相比与水系法术还要差很多现在用将出来也只是希望同极相斥能抵消对方一些能量而已。

    “风云合壁摩诃无量!”这句话是自己编出来壮声势的也成了这招结合法术以后的名字。

    “轰!”两股强大的力量全无保留的对碰震得天地都为之颤抖。雷球碰到龙卷风后马上爆炸了开来无数的雷电光柱将龙卷风团团的包围住。

    在无数狂雷同时轰击下天下间除了一片惨白之外再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在狂雷的轰击下龙卷风就这么被轰散了不留一痕迹。

    九尾‘搜狐’受气息牵引被震得向后跌出了十几个跟头后无力的趴在了地上丧失了作战能力。

    要张天涯和搜狐配合的不可不完美结合出的法术也不能不强大。但是在对方的绝对力量面前这些配合都显得那么的单薄单薄到毫无抵抗之力!

    好在张天涯感觉不对的时候及时离开了搜狐的头上才避免被它砸扁的厄运。再次狂喷出一大口血雾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忙将搜狐收会炼妖壶中。用出水遁之术以自己可以达到的最快度闪人。

    蚩律再次吹了一口右手的拳头看着张天涯消失的方向笑道:“先和狐狸集合全力和我对轰当爆炸影响到我心神锁定的时候就开溜。战术上还是不错的不过嘿嘿看你怎么逃的出我的手心?”

    完两手随意的背到身后身体划出一到残影也消失不见了。

    “哇!”张天涯不知道用水遁术逃出了多远停下来的时候功力已经所剩无几了。这么全力的逃命使他的伤口再次恶化停下来后忍不住又狂喷了一大口鲜血。

    “总算躲过一劫了吗?”张天涯无力的软倒在地上心叫侥幸。

    “表现还不错嘛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逃这么远我可是一直很在后面看着呢精神可佳!”蚩律再次出现依然笑容满面可是现在张天涯的眼里他的笑容却比任何东西都更可怕更恐怖。

    “就这么死了吗?”张天涯不禁感觉到无奈他已经尽力了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败亡的命运。现在他终于有了死的觉悟彻底放弃了抵抗往事一幕幕的从脑海中闪过。其中最清晰的居然是精卫那调皮的笑容相比之下连师傅和丁香的身影都有些模糊了。难道自己真正喜欢的是精卫吗?

    想到精卫张天涯不由自嘲的一笑心想:“还想这些干嘛?反正马上都要死了喜欢谁都不重要了。”

    看出张天涯无力抵抗蚩律并没有马上动手反继续保持笑容问道:“你马上都要死了怎么还走神呢?真的一不怕死吗?”

    张天涯苦笑道:“反正怕不怕都是要死的索性想一些值得怀念的东西。你动手吧我现在只求一个痛快。”完闭目等死脑中再次浮现出精卫调皮的模样索性沉醉在回忆之中不再理会蚩律。

    “想死个痛快吗?”蚩律玩味的道:“好我就成全你。”着再次轰出带有闪电光球的一拳。

    “轰!”一声巨大响之后张天涯居然没有感受到预想的疼痛。疑惑的睁开眼睛后现一个透明的能量罩子将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居然连蚩律那强悍的雷拳都无法撼动其分毫!

    看来是来了一个更牛B的人救了自己转眼向前看去。果然一个青衣男子站当在自己身前虽然看不到对方的相貌但他却可以感觉到对方出的气势。那气势与炎帝的慈祥、句芒的飘渺都相比更为浩瀚就好象一坐高山一坐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山!

    “蚩律!我已经下令九黎高手不可私自对付张天涯你难道没把我的命令放在眼里吗?”敢对蚩律这样话的人那他的身份就已经呼之欲出了!他为什么要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