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七十三章 落花

第七十三章 落花

    蚩尤走后护住张天涯身上的保护罩也消失不见了。但是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既然蚩尤答应了刑天救自己自己在痊愈之前应该不会碰到别的敌人即使不是九黎方面的敌人。

    这并不是他对蚩尤的印象太好主要是他知道自己还不配让蚩尤用出借刀杀人的计量。但不管怎么还是先运功疗伤吧。

    几个时辰后天已入夜张天涯才缓缓睁开了眼睛长吐了一口气。另他惊喜不已的是他的修为居然更进了一步金丹后期更加稳固了。他现在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级塞亚人的血统要不怎么每次重伤时候功力都有大幅增进?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张天涯现在郁闷了因为他现自己迷路了。和蚩律硬拼一下后还剩一半左右的功力跑到这的时候都快油尽灯枯了不知道跑出了多远现在安全下来才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

    无奈再次祭起尚方宝剑慢无目的的凭感觉朝一个方向飞去。

    飞行了一会现前方居然有人在打斗由于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但似乎是几百人的群殴。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同时也找个人问问路天眼打开战场的画面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原来那是一个商队遭到了强盗的袭击两方面各有几个高手不过强盗方面的似乎更强一。其中有三个三阶后期高手全是习武的用的青一色的大刀。商队方面的高手是一个四阶初期的剑客年纪上和自己相若后面还有一个水系术士配合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修为有三阶中期。

    虽然从理论上商队上这两个高手应该更胜强盗一筹。但是商队的护卫队明显人数上处于劣势而且这两个商队的青年高手显然都没什么战斗经验总是白白的错过了很多可以杀伤敌人的机会。特别是那个女术士法术都放到了空位上。似乎只想牵制敌人根本不直接往敌人身上招呼。

    看到这里张天涯还是决定管上一次闲事全力催动尚方宝剑向商队的方向冲了过去。

    商队的护卫队的人员已经损失近半那两个青年高手也因为束手束脚被三个强盗杀得险象还生狼狈不堪。下面斗得热闹根本没人现张天涯的到来。

    张天涯御剑来到五个高手对战地的上方跃下尚方宝剑自由落体般冲入场中。二话不就是连环三脚将三个强盗头子踢飞了出三丈多远才再次翻身落地。尚方宝剑这时也随之下落刚好被张天涯背在身后的手接住。整个登场造型可以是完美无缺。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破坏大爷们的买卖?”张天涯心理鄙视:靠真不知道他们是有勇气呢还是应该称呼sB更为合适现在明明知道我可以轻易秒掉他们居然还敢在我面前装大爷?

    眉头一皱张天涯冰冷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强盗回答他们的只有一个字:“滚!”

    “你这个臭子也太嚣张……”“噗!”一个冰锥已经射入了这个叫嚣的强盗的眉心看到他的尸体迎天而倒所有的强盗都蔫了。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要让这些猴子老实必须先杀一只鸡!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滚!下次就是你们所有的人。”

    不光是强盗现在连商队的人看我的眼光都变得充满恐惧了。那个青年剑客还好一是感激中带一些恐惧。而那个女术士的眼神中除了恐惧怎么还有些不悦的神色呢?真是妇人之仁这样的性格应该回去学女工。

    强盗们这次学乖了连一句狠话都不敢留扶起被张天涯踢成重伤的三个头子转身就逃跑了。

    那青年剑客第一个反映过来忙向张天涯行礼道:“多谢前辈相救晚辈洛风这是我师妹花语多谢前辈救命之恩。”着又对那女术士使了个眼色道:“师妹还不快来谢谢这位前辈!”

    花语美目一翻道:“要谢你谢吧我可不向这么冷血的家伙道谢。”完转身回到了车厢内根本把洛风不断的暗示完全无视掉。

    张天涯听了眉头暗皱这个丫头一定是平时被宠坏了要不怎么这么不懂礼貌?

    果然洛风尴尬的道:“我师妹被爹宠坏了请前辈不要见怪。”

    张天涯摇头一笑道:“没什么不过你也不要老是叫前辈了我的年纪和你应该差不多吧。”顿了一下转入正体道:“我这次北上由于着急赶路地图被弄丢了。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去三苗国应该朝那个方向走?”

    “地图弄丢了?”洛风疑惑的看向张天涯。

    张天涯现他看自己干咳了一声避开了他的目光。这子也算机灵马上知道张天涯是迷路了还死要面子地图弄丢了。但他又不敢笑忙恭敬的道:“前辈哦大侠这里是有熊国的地域我们一行也正要去三苗国国都幽都城大约还有两个月的路程如前辈不嫌弃的话可与我们同行。”

    张天涯头道:“也好那就麻烦了。”

    这时那花语的声音从车厢内传来:“哼什么地图弄丢了我看根本就是迷路了死要面子!”不但脾气刁蛮连耳朵都这么尖佩服。

    洛风听了心里这个气啊。这一路的凶险他是领教到了现在好不容易要拉上这么一个级高手同行一定不能让这个丫头胶黄了。于是忙道:“前辈不要理他不知道前辈要去三苗国什么地方我对三苗国还很熟悉的。哦我们上车再前辈请!”

    听着对方再次把称呼改了回来张天涯彻底无语了不禁又想起了精卫的那句“二十一岁的人六十岁的心脏。”心中竟又泛起一丝思念。

    进入车厢后花语似乎还很生张天涯气的样子哼了一声脸转向窗外不再看他。

    张天涯也全当没看见和洛风道:“我要去共工台不知道距离幽都还有多远?”

    马队继续前行洛风道:“哦那还真是顺路呢共工台还在幽都的北方。不过到幽都之后距离共工台也不远了。我看前辈刚才的武功那么厉害没想到前辈原来是一个道修者啊。”他为了博取张天涯的好感自然会寻找话题。

    张天涯也觉得这个子还挺识趣的就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