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七十五章 大师欧峰

第七十五章 大师欧峰

    洛风和花语同时感觉到张天涯散的杀气顿时浑身不自在了起来前者忙问道:“前辈认识须佐?”

    张天涯意识到自己失态忙收回杀气道:“哦不认识不过他是我必杀的人之一而已。”看出他们也同样是须佐的敌人张天涯也没有再作什么隐瞒。随后又问道:“你们知道须佐对他有什么了解?”

    可能是对须佐的仇恨尤在对张天涯的讨厌之上。这次花语居然不再与张天涯抬杠洛风很认真的道:“其实我们了解的也不多他很平时为人很低调在幽都城内开了另一家商行是我们洛家的头号敌人。不过其他的就不了解了只知道他用的是一把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武器据不少和他同接别的高手在这武器上吃过亏。”

    “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武器?”张天涯一时间没有想出到底是什么。

    洛风看到后忙画出了一张草图张天涯看了眉头一皱对须佐的厌恶感更深上了几分因为这种武器居然是——倭刀!

    一行到了洛家张天涯在洛风的引见下认识了洛风的父亲洛元和他的两个师弟流云和水无边。真不知道洛风他老爹是怎么想的这四个师兄弟合起来简直就是落花流水真是人才啊。

    洛元为洛风、花语和张天涯摆了一桌的接风宴席间对张天涯道:“今次本想让犬和语儿出去历练一下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这么的不争气如果不是张兄丈意出手的话恐怕真会死在那些比他们更弱的家伙手里。”张兄这个称呼张天涯本想推辞可是洛元硬是了一翻有志不在年高与张兄一见如故之类的话硬是这么叫了起来。

    张天涯自然是客气了两句。

    洛元又道:“张兄这次北上共工台还有一段路程不如就让犬给你带路如何?这个臭子在我身边的时候一直不知道长进路上还劳烦张兄帮我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张天涯也知道对方是借此来还他一个人情也就坦然接受了随后转移话题道:“洛兄可否知道着幽都城内时候有手艺精湛的铸剑师傅我这次想打造一把剑。”既然出了神农国自然不能再拿尚方宝剑四处招摇。

    洛元哈哈一笑道:“这个张兄可问对人了洛某有一故交正是这幽都城内最有名的铸剑师。此人姓欧名峰可是六大国中最有名的铸剑师了。不过他已经退隐多年不在与人铸剑了。”

    张天涯摇头叹息道:“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洛元一拍张天涯肩膀道:“张兄莫急他退隐只是相对其他人而言的对于我这个老朋友他怎么也还会卖几分面子给我的。当时他退隐也是因为不想帮我的那个死对头须佐铸剑的缘故。”

    知道对方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是想买自己一个人情。张天涯也配合的再三感谢后问清了欧峰所在的地址。

    饭后便带着洛元的介绍信求剑去了。洛风本想相随被张天涯以他需要好好休息为由婉言谢绝了。

    张天涯走后洛元将儿子带到书房道:“你这个子我该怎么你好呢?”

    洛风以为父亲要骂自己办事不利忙恭敬的道:“请父亲大人责罚!”

    “谁要责罚你了?”洛元一笑道:“我刚才是对你的运气感到不可思议而已为父现在已经算是五阶级的高手了可是对那个张天涯却一也看不透。这只能明他比为父的修为更深!北上共工台的一路上你要把握时机尽量多和他学东西。还有……”

    洛风低头恭敬的道:“请父亲大人吩咐!”

    洛元道:“刚才交谈中我现张天涯只对北上共工台和铸剑感兴趣对幽都的形势则提也不想提。由此可见他不是一个喜欢权利的人。这样的人通常都比较重义气北上路上你要尽力向他示好。虽然不能拉拢到他让他潜意识了把我们洛家当朋友也是好的。”

    洛风头道:“孩儿明白!不过张天涯似乎与须佐之间有些私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想我们和他成为朋友并不难。”

    “竟有此事?”洛元略一思量道:“两个人我都看不透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谁高谁低如果他想对须佐动手的话我们尽量暗中从旁协助吧。”

    根据洛元的指示张天涯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本就不隐蔽的铁匠铺。和铁匠明来意后被带到后堂见到了这个被洛元推崇之至的铸剑师——欧峰。

    欧峰看过洛元的推荐信转向张天涯道:“公子为何前来求剑?”张天涯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感觉这个欧峰未必就一定会卖洛元的面子现在他是在考自己是否有资格让他帮自己铸剑。自己只要一个回答不好恐怕对方马上就要端茶送客。

    不过看不透着欧峰的心思只好如实答道:“作为一个武者求剑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欧峰摇头道:“对于武者而言不管如何好的剑都只是杀人的工具。而只有自身修为才识根本工具自可随时更换公子以为然否?”

    “否!”张天涯很干脆的答道:“其他武者在下不知道但是剑对于在下来是感悟天地的一种渠道剑亦是有生命的并非只是工具。当面对敌人长剑再手时剑便再不是剑而是身体的一个延伸生命中的一部分。若欧大师只懂铸造奴役之剑在下今天恐怕是所拖非人了告辞!”完转身便走。

    欧峰忙听得眼中精光大盛见张天涯要走忙道:“公子留步!欧某刚才不过是试探一下公子是否是懂剑之人若只是卤莽匹夫我自然不会眼看这自己的作品被其玷污。没想到张公子对剑的体会居然如此之深简直比老夫尤有过之。好今天欧某就为张公子再次开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