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七十六章 黑玉项链

第七十六章 黑玉项链

    张天涯留下了那块对草木有特殊克制作用的奇金和一块中等大的五金之英。

    欧峰要他七天后来取剑张天涯知道对方的铸剑技术应属密传自己多留无益。便对欧峰再三道谢后便告辞离开了。

    在大街上无聊的东张西望张天涯心里盘算起这七天时间自己在幽都到底应该做什么?是老实的回去练琴还是挥自己天眼的优势在大店铺里找一找看看能否卖到一些又好又便宜的东西?

    正在无聊的时候现街边有一家名为“翡翠阁”玉器店看门面还不错。张天涯心神一动想起了精卫和丁香自己出来一趟是不是回去该给她们带会一礼物去呢?想到就做张天涯转身向玉器店内走去。

    店里的伙计一见张天涯衣着光鲜忙上前献媚道:“这位客观要买什么店新进了一批上等货色客官要不要看看。”

    张天涯头道:“你选几个好的拿来我看看。”

    “好的。”伙计马上道:“客观请先尝尝本店特制的酸梅汤您要的东西我马上就给您拿来。”完转身走到柜台前对掌柜几句话便向后趟走去。

    张天涯心道这个店到是挺会作生意的这个酸梅汤的成本低廉却可以让顾客对先对他们有一个好的印象呵呵有意思。

    喝了一口酸梅汤张天涯暗中开启天眼向店内四周扫去。意外的居然现了两样东西特别引起他的兴趣。这两样东西的灵气都很浓厚其中一样是一块蓝色的玉石居然是勾玉的形态张天涯看了不仅眉头暗皱心道勾玉这种东西不是日本最流行的吗?怎么中国的上古也有这玩意?

    另一样东西更是让他惊讶非常居然和他当初在黑风赛得到后重金卖给天女魃的黑玉项链十分相似。当时虽然也知道这样东西十分珍贵但并没有引起他足够的兴趣索性就卖给天女魃了。可是如今他开了天眼自然看出了这样东西的不平凡之处。

    张天涯刚想起身去问问那两个东西的价钱二却已经回来道:“客官你要的东西来了请客观这边观赏。”着把盒子放到了柜台上。

    张天涯也不着急去买那两样东西起身到柜台前。

    掌柜也热情打招呼道:“公子今天来的可真是时候啊这些都是我新弄到的好东西为了弄这些东西我可是花了心思呢。”

    张天涯淡然一笑道:“掌柜的就不要吊我的胃口了快拿出来让我开开眼界吧。如果真是好东西的话我自然会给你一个好价钱的。”

    “公子果然是个爽快人请看这个。”着打开了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玉雕大鸟放在柜台上一块透明的琉璃板上琉璃板下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居然射出淡淡的光芒将玉鸟照在其中看起来更加晶莹通透。这样一来玉中有无杂质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使得张天涯不由再次对这个店里老板的生意头脑感到惊讶。

    再看这玉鸟不但雕工精美更妙的是鸟的翅膀上的羽毛部分玉石居然呈现红色在他的天眼中可以看出这绝对是先天形成的色彩。而玉匠居然可以利用得如此巧妙将这玉的美丽呈现得淋漓尽致实在另人感叹不已。

    张天涯也不罗嗦直接问道:“这个多少钱?”

    掌柜一笑道:“这个可是我们店里封刀多年的老师傅以前的杰作看公子也是个识货的人我就收你1oo仙石币好了。”张天涯听了心里冷笑刚才不还是新弄到的吗怎么这一会就成震店之宝了?

    不置可否摇了摇头道:“我再看看别的。”

    掌柜的看不出他的打算便道:“都在这个盒子里公子请随便看。”

    张天涯有挑了一个白玉雕成的玉配对掌柜的道:“掌柜的这个玉配加上刚才的那个玉鸟一共1oo。”

    “公子你这不是让我赔钱吗?最少17o。”

    “11o。”

    “16o。”

    …………

    “13o。”

    “公子你真会讲价成交。”

    张天涯心里暗骂道:得了便宜还卖乖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多花了不少钱。不过他也不在乎这钱交完钱后转身又在店里转了一圈像是不在意的随便看看以打时间。转了好一会后才将自己早就看中的两样玉器和几个其他的东西一起拿过来问过价钱。

    掌柜的有心拉拢张天涯这个大方的公子以后再当回头客几样东西一共才收了张天涯2o紫金币。

    交过钱张天涯心到这个黑玉项链一定不能再卖掉了看来这东西应该有一组如果收集齐全后不定和什么秘密有关。回去后要好好研究研究上次的那个看来是卖便宜了。

    还没等他把几样东西收起来突然听到完面一阵喧哗。接着看到一个骑马的白衣服女子在大街上纵马狂奔!不过她的样子似乎也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坐骑可惜那马好象受惊了白衣女子似乎也控制不住。

    道路上的行人马上向两边逃散避难但路中间还是有一个女孩没有来得及跑开眼看就要丧生在马蹄之下。

    张天涯见情况紧急忙一个闪身抱起那女孩躲避到道路的另一边。

    那骑马的女子这时也终于控制住了马匹停下来神色复杂的看了张天涯一眼。

    张天涯迎向她的目光道:“姑娘怎能在城内肆意骑马?险些害了人命。”

    这时那孩子的父母也跑了过来对张天涯千恩万谢后抱着还在哭哭啼啼的女孩走了。似乎是并不想追究这个女子的过失让张天涯觉得自己刚才的职责是不是有些狗拿耗子。

    白衣女子翻身跳下马来对张天涯抱拳道:“刚才都是女子的过失如果不是公子及时出手的话恐怕今天就要闯下大祸了。”态度看起来却十分诚恳但那孩子的父母怎么好象很怕她似的?

    张天涯见对方也不是蛮不讲理便一笑道:“姑娘客气了既然已经都没事情了那在下告辞了。”对方的父母都追究张天涯也自然不会再自讨没趣。

    那女子见张天涯欲走忙叫道:“公子请留步!”张天涯心里纳闷她又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