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七十八章 禽兽不如

第七十八章 禽兽不如

    隔壁水声响起打断了张天涯的猜测。听到阵阵水花之声张天涯的心里不禁浮想连篇了起来。忙稳住心神暗道厉害。自己已经有了防备心神居然还是接二连三的受其影响这个雪姬到底是什么人物?

    不过他没有再想那么久知道对方是通过水声传播魔功以声音来诱惑自己。虽然自信可以抵御的住不过这样真的很难受。毕竟他虽然是一个金丹后期高手心神修为更是尤有过之但他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和丫鬟打了一声招呼吩咐她们照顾雪姬沐浴张天涯直接走下了楼。

    在院子里的一个亭子中坐了下来张天涯反复思索起雪姬的身份来。她为什么要诱惑自己?对自己有什么目的?还有自己初到幽都她又怎么会认识自己?或者她是受什么人指使的?

    须佐?不可能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要对付他。那么自己还得罪过什么人或者威胁到了什么人的利益又或者什么人想拉拢或利用自己呢?一连串的问题让张天涯头痛不已先是蚩火教的追杀让自己两次险些丢了命现在有跑出一个雪姬来。

    等等……蚩火教!张天涯猛然想到这个雪姬极有可能是蚩火教的人那样的话很多疑问就都解释的通了。如果蚩火教连远在北方的三苗国都布有暗线那他们的野心未免太可怕了吧?或者他们只是想对各方面的情况都所有了解也不定看来应该就是这样的了。六大国君哪个是易与之辈?又岂是他九黎一国所能吞的下的?

    而且根据他所了解的历史来看神州即使真的统一了那胜利者也将是轩辕黄帝!

    哎有时候知道历史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一辆马车停了下来。一个六旬老者从车中走出守卫忙上前恭敬的道:“老爷回来了。”

    老者只是略微头便继续走进了院子。远远的看到张天涯眼中充满鄙视与不屑之色语气不善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到我府上来?”心里已经将张天涯定性为好色之徒。

    张天涯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如此不客气心里也有些不满道:“在下张天涯今天有幸结实雪姬姑娘是应邀前来。不知道老先生又如何称呼?”他特意加重了应邀两个字意思是告诉对方我是被请来的不是自己擅自闯进来的。

    “神农国的张天涯?”老者略有诧异态度上和善不少道:“原来是张公子老夫正是这宅子的主人雪姬的父亲雪佳。公子既然是女请来的却为何在这里独坐?”雪茄?张天涯心道:我还中华呢!什么名不好起起一个烟名。

    “久仰久仰!”张天涯抱了抱拳道:“令嫒现在正在沐浴我为了避嫌便先下楼来了一会和雪姬姐告辞后我马上离开。”雪姬勾引他这个雪佳又对自己这么不客气张天涯自然也不会给他们留什么面子。

    雪佳听张天涯出原委不仅对张天涯重新打量了起来。雪姬是什么货色他这个当爹的当然也一清二楚却奈何屡屡管教无用现在就更管教不了了。不过这张天涯能够不受诱惑却是十分难得。看到张天涯语气不善老脸也为之一红暗叹了一口气。才回神道:“公子听过老夫的名字吗?”

    “厄……”张天涯一时语塞苦笑道:“久仰其实是客气话老先生无须认真。”气氛也为之缓和了下来。

    老者一笑道:“不必客气在下在三苗为官现任纳言一职所以对张公子的事迹也听到一些今天有幸见到在家中遇到张公子可否请移步到书房一叙?”比起刚才来现在这雪佳要客气很多。

    张天涯听了也重新打量起这雪佳来纳言在各大国都有而且都是正二品。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因为各大国的国君都是十分精明之人唯恐自己什么时候义气用事而坏了大事。所以都选上几个可以晋见逆耳忠言的耿直之士随时可以提醒自己的错误。所谓纳言正是这样的官虽然没有任何实权但却可以直接影响君王的决定。

    而且这雪佳既然是纳言的话那么就绝对不可能是蚩火教的人六大国君都是活了几千年的人精怎么可能找一个别国的奸细来担当纳言一职?那这雪佳父女到底是什么人呢?或者只有雪姬是蚩火教的人而这雪佳并不知情?

    这些想法在他脑中一闪而过随后马上道:“既然雪老先生相邀张天涯恭敬不如从命。”他现在对这雪佳的态度也客气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凡是能在六大国担任纳言一职的人品上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这种人自然值得尊敬。

    来到书房张天涯和雪佳便聊起了与雪姬相遇的事情。聊到最后在阁楼上的事情时张天涯匆匆几语带过雪佳也是个明白人当然可以想象的出事情的始末。最后只是摇头叹息家门不幸便转移话题道:“张公子北上三苗不知道所为何事?”

    张天涯也没隐瞒坦然答道:“其实我这次北上的目的地并非幽都而是共工台。”

    雪佳略一诧异道:“不久前听张公子武功高强却没想到还是一个水系的修道者。年纪就有如此成就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张天涯听了却郁闷不已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暗想:难道我的相貌很对不起观众吗?

    扫视了一圈书房张天涯改变话题道:“雪老先生果然是博学之人光看这些藏书就另人心生向往。在下可否借上一两本回去学习一下呢?”没办法他现在最紧缺的就是这个时代的知识。

    雪佳爽快答应后两人交谈甚欢。

    而这是雪姬早已经沐浴完毕换上了一件半透明装。手里拿着刚刚从张天涯那里剥削到的勾玉心里一阵甜蜜“我选这玉时看张公子的神情分明也知道此玉非凡却还是爽快的送我了看来我真是魅力无可挡啊。而且经过我的法眼坚定这个张公子还是个初哥。嘻嘻武功这么强的初哥如果拿下的话我的功力进步一定很大吧。”

    可是当她走出浴室后却不见了张天涯的踪迹略有失望的对丫鬟问道:“张公子人呢?”

    丫鬟马上行礼道:“张公子不想被误会为禽兽让我们照顾姐沐浴便独自到院子里去了。后来老爷回来了他们正在书房谈话。”

    雪姬美目一瞪娇嗔道:“胆的家伙禽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