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八十六章 凌飞表态

第八十六章 凌飞表态

    “唉!”洛风泄气的一把将骰盅扔到一旁抱怨道:“前辈看来我真的不适合学习一柱擎天都快三天的时间了却还是没有什么进展。骰都快被我摇碎了和这个比我宁愿练不眠不休的练三天的剑。”

    张天涯不动声色的拿起差杯平静的喝了一口又再次将茶杯放下道:“才练了三天就心服气躁了?不过想当初我也是练到第五天就要放弃了如果换了水无边的话恐怕一年半年的都不会放弃的。”

    洛风尴尬的低下头道:“洛风辜负了前辈的教导请前辈不要生气。”

    张天涯摇头道:“我当初也是一样又怎么能怪你呢?其实也正是因为你不喜欢赌博我才教你一柱擎天的。因为只有对赌博缺乏兴趣的人才能将在赌术中领悟的东西融会到武功之中。记得当初在我要放弃的时候师傅对我了一翻话让我改变了注意。”

    洛风好奇的问道:“什么话?”

    张天涯回忆起当初师傅的教诲悠然道:“赌博之术用处并不是很大。除非你要立志在赌场过一辈子。因为任何赌场都是为了赚钱他们不可能允许被一个赌徒杀得血本无归如果真有必要的话他们甚至不惜动用恶势力。很多的赌术高手也都因为刚出道的时候不守规矩才落得了埋尸街头的命运。但是对于你却不同在赌术上的很多东西都可以用到剑术之上。其实不光是赌术天下间任何艺术都是相通的多学习一些都可以帮你更好的提升剑术修为但是我能教你的就只有赌术了。”

    洛风听到这里忍不住辩解道:“可是既然要选为什么不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来学那样可以更专注岂不是事半功倍?”

    张天涯一笑道:“我当初也是这么问的。可是师傅要学习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却是不可能达到心灵上的升华与领悟。但是事无绝对它却可以磨练你的心志。而在你真正能够达到剑由心生之前只能退而求其次修炼肉身的反映了而学习赌术正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洛风好奇追问道:“前辈那你当初学了多长时间?”

    “两年。”张天涯如实答道:“一年练习半年磨练最后的半年将其融入了剑法之中。再以后我几乎就再没怎么接触过了。”

    洛风受教的了头道:“我明白了。不过前辈你在实践的时候是否有赌场的人找过你的麻烦?”

    “我当时也知道规矩的。”张天涯平静的喝了一口茶道:“当时我只是为了磨练一下临场经验要知道在心里素质方面的要求赌博也和剑术也有相似之处。所以我每次到赌场都会赢很多钱在最后一局的时候再把赢来的钱全部输掉或者临时用留一钱。不过尽管如此还是被人找上了麻烦。”

    “不是吧?”洛风惊讶的道:“你都没赢什么钱为什么有人找你麻烦?”

    张天涯苦笑道:“可是事情总有例外一个赌场的老板就是看我不顺眼按地勾结恶势力来对付我。呵呵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种人十分少见的。”

    “蹬蹬蹬……”这时一个护院子家丁跑了进来行礼道:“张公子凌飞将军登门求见现在正在外面等候。”

    “凌飞?”张天涯略感意外道:“他还在外面等?好的马上请他进来。哦不我自己出去迎接。”宴会上两人谈得是投机但是对方也不至于登门道访还在完面等啊。难道他是为了须佐的事情来的?张天涯心里已经做了很不好的打算。

    一见到凌飞张天涯马上笑道:“两天不见凌将军的气色看起来比上次精神得多啊。”

    凌飞并没有回礼客套反面色有些隆重的道:“你可真是个爱惹麻烦的家伙啊我有话想单独对你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吧。”

    张天涯见他如此脸色也了头道:“好吧你跟我来。”

    回到自己的客房并让洛风自己回屋练习才对凌飞问道:“到底什么事居然让凌将军亲自赶来?”

    凌飞苦笑道:“你日前在日斗金扬威的事情现在已经满城风雨了须佐这次的脸可是丢大了。不过由于你的太过张扬黑帝对你也已经有了些许的不满。当然不是因为须佐在黑帝眼里他什么东西都不是。不过你身为神农国的臣子在幽都这么大出风头让黑帝觉得很没面子的。你可能不知道黑帝是六大国君中最爱面子的一个。”

    张天涯一脸无辜的道:“可是毕竟是他故意找茬的水无边被算计明眼人谁都知道事情是冲我来的难道我就这么忍下不成?”

    洛风摇头道:“这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是民间的私斗而且你是用合法手段进行的抱负。黑帝虽然爱面子但也不糊涂自然不会难为你。不过作为朋友我还是劝你以后收敛一太冲动对你没好处的。”

    张天涯看他语出真诚并没有威胁的意味。回以苦笑道:“实不相瞒其实早在来幽都之前须佐这个人就被我列入了必杀的行列。多谢凌兄提醒不过该作的事情还是必要做的我只能尽量在杀人的同时作到不要伤损黑帝的面子了。”

    凌飞见张天涯态度如此坚决疑惑着问道:“你们到底有什么仇非要至他于死地不可?”

    张天涯长叹了一口气走到窗前道:“这事情就要从一个妖怪起了那个妖怪是一个修成金丹的兔子精……”随后将白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和凌飞讲述了一遍以及最后自己答应白帮忙报仇的事情也了出来。

    听过白的遭遇凌飞脸上也泛起了义愤之色怒道:“没想到一直还算规矩的须佐以前居然做过如此禽兽不如之事!张兄如果要对付他的话尽管放手而为吧。黑帝那边我去好了我想陛下还不会因为那个家伙驳我的面子。还有在对付须佐这件事情上有需要尽管开口我一定责无旁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