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八十八章 雪姬反骨

第八十八章 雪姬反骨

    雪府守卫早人认识了张天涯一见他到来马上就要进入通传却被一个白衣女子拦了住了。

    那白衣女子正是雪姬拦下守卫后转对张天涯道:“爹早过了张公子来找他不用通传的。张公子请随我来。”张天涯也没在意随后便跟了进去。

    雪姬见他跟来心里暗喜走路时竟然有意无意的总是望张天涯身上靠。

    张天涯忍让再三终于滑开一步不悦道:“请雪姐自重!”

    他本看在雪佳的面子上对雪姬也总是理让几分却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越来越过分在忍无可忍下终于出言教训。其实张天涯也不是什么自命清高的人但为了摆脱这个淫女的纠缠装一把和圣又有何防?

    “你……”雪姬被张天涯如此决绝冷冷的了一句:“我爹在书房你不想我领路便自己去好了。”完浮气而去。

    张天涯也不在意独自向书房走去。

    雪姬气愤的回到自己的阁楼一把摔上了门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这是不经常有的事情但却代表她真的生气了。门外的丫鬟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触她的霉头只能在在外面老实的等着等待姐什么时候消气了自己出来。

    不过雪姬真的是生气了吗?

    不他关上房门后先前气愤的表情马上平复了下来并用不是很快的手法布下了一个结界防止声音外泄。

    走到梳妆台前雪姬坐下结了几个法印一到清幽的绿光从她两指间射出撒在铜镜上爆起了一束光芒后迅恢复平静。但是此刻镜子中却见不到她本人的身影而是黑洞洞的一片就好象她面对的不是铜镜而是一个漆黑的黑洞一样。

    过了片刻黑洞再次闪出一幕强光后镜中出现了另一副场景。无论屋子的风格还是镜中人都变了。

    此刻镜子中的场景变成了一个幽暗的密室和一个脸色阴沉的中年男子正是前两天和她鬼混的那个八爷。八爷一见到她马上脸色不悦的问道:“你不是又失败了吧怎么连一个张天涯都搞不定?”

    雪姬神色黯然的道:“那个张天涯根本就是一个自命清高的家伙每次来都只找老头子借书。哼他分明就是不懂得欣赏我的美丽刚才更是出言让我‘自重’你知道吗?看来我是对他没什么办法了你再想其他的方法对付他吧!”

    “哼!”八爷不悦的闷哼一声道:“没用的废物既然不能勾引他就算了吧。乘他还不知道我们要对付他收手吧。白白的错过了一次机会晚上你准时来见我!”完随手打了一个响指镜内的一切恢复了原样。

    雪姬含笑看着铜镜内的八爷消失脸上马上流露出一丝的狰狞。冷冷的自言自语道:“哼八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等我炼成琼曲玉之后一定要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代价!”完从梳妆盒里拿取出了张天涯送她的勾玉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之色。

    当夜张天涯正在房里漫漫的品味从雪佳那里刚刚借来的书经过几个月不断的努力加上在穿越前的知识他现在终于也算是一个文化人了。雪佳那里借来的书现在他可以全部看懂了对这上古的文化也渐渐产生了一定的兴趣。

    这时突然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他知道是花语的。不过他不明白的是花语为什么这么晚来找他。放下书随口道:“花姑娘请进。”这个称呼真Tmd别扭!

    花语刚要敲门就听到张天涯的话便依言推门而入神色有些不自然。

    张天涯饶有兴趣的问道:“看花姑娘神色恍惚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花语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前…前辈我知道一直以来都对你的态度有些过分你救了我们一命我反到因为自己的胆总对你冷嘲热讽请前辈千万不要见怪我……我在这里向前辈道歉了!”完居然恭敬的对张天涯作揖行礼。

    张天涯被她弄得莫名其妙苦笑道:“花姐这么晚来不会只是为了向我道歉吧?到底有什么事情不妨直如果能帮忙的话我一定尽力而为。”

    花语犹豫了一下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才抬头道:“花语希望前辈不要再让师兄练什么赌术了我怕万一他也迷恋上赌的话……”

    张天涯苦笑问道:“你不会以为我真是要教他学坏吧?你们关系那么好难道他没对你我过教他摇骰子的用意吗?”

    花语茫然摇头道:“前辈私下教他的东西他怎么会犯忌向我起呢?”

    张天涯苦笑骂道:“这都是什么狗屁规矩?”叹了一口气把和洛风的话又对她了一便道:“现在明白了吧那不过是为了提升武功而已。如果你也想学的话就让洛风教你吧就是我的相信他教的效果一定比我教的还要好。”完对花语诡异的一笑。

    “多谢前辈。”花语完马上意识到了张天涯最后一句话可圈可脸上一红道:“前辈居然取笑人家师兄是洛家的继承人我怎么敢有非分之想呢?”

    张天涯摇头叹道:“不知道这句话传到了洛风的耳朵里他会不会很伤心呢?”

    花语忙转移话题道:“对了前辈今天白天的时候我就想问了。怎么我还没敲门你就知道是我呢?”

    张天涯解释道:“其实每个人脚步声都有着细微的不同如果留心听的话自然可以分辨的出来。这也是我最近这几天才现的但意外的掌握得很快。”见花语听天书似的瞪大了眼睛嘿嘿一笑道:“这么晚了你还留在这里当心你师兄知道后吃醋哦。”

    “前辈!”花语娇嗔道:“前辈居然总是取笑人家我不和你拉。”完夺门而去看来她不过是担心张天涯把洛风教成一个赌徒才来找他‘求情’的。

    “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张天涯自言自语的了一句便拿起书打算继续欣赏。

    可是这时花语的脚步声却再次传来张天涯不仅有些疑惑她还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