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九十章 万化定基

第九十章 万化定基

    须佐现在终于认识到了张天涯的可怕他的可怕并不是强大的功力在这方面他暂时还没有资格和须佐相提并论。但是他却恰恰可以把自己做掌握的所有能力作到完美的挥没有一丁的浪费甚至还有所增幅的挥!这才是张天涯最可怕的地方!

    顾不得胸口的伤势一鼓作气将功力从全身上下各毛孔激出来手中倭刀幻化千重刀影向四周宣泄而出。用他远高于张天涯的功力硬是将缠身的云雾彻底劈碎、绞散!

    “断风千刃斩!”须佐怒吼出这一招的名字刀势汹涌的向张天涯攻去。在接连不断的剧烈运动中他的伤势也在不断的恶化。现在这已经是孤注一掷的一招了如果不能在这一招内将张天涯杀死那他就将毫不犹豫的选择走人因为再多做停留也毫无意义。

    见对方刀浪铺天盖地的涌来张天涯心中无喜无忧通过天眼和心灵感应他已经完全把握到了这一刀中细微的一破绽。抓住这一细微的破绽张天涯并没有马上出手他在等等对方的破绽扩大到足以弥补两人间功力差距的一刻。

    须佐见张天涯居然不动冷哼一声“找死!”再次催动功力刀式更胜了几分眼看就要将张天涯乱刃分尸。

    就在这千钧一的时候张天涯终于动了十成的功力灌注于尚方宝剑之上全力一剑斜挑刺入对方的刀浪之中。

    “锵!”刀剑一触尚方宝剑的度猛然加快一剑快似一剑一剑疾似一剑。无数的剑影毫不退让的与须佐的刀浪绞杀在了一起。而且每一剑都是全力而中间却不和情理的没有一丝的间隙就仿佛是在倾尽多年的抑郁每一剑都似乎是在全力的泄却又巧妙的形成了一个整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正是他来到上古之后在丁香的琴声催动下领悟出的第二式剑意——一江春水!

    须佐见张天涯肯与他硬拼心理自然一阵兴奋。可是他马上郁闷的现张天涯并不傻而且十分可怕。尚方宝剑每出一剑都刚好切在他刀法的薄弱环节上让他空有强于张天涯数倍的功力却只能拼一个平手的局面。

    “锵锵锵锵锵……”刀风剑气本在两人的控制之中但交锋后的余威就非是两人有能力控制的了何况现在两人互有忌惮也无暇去控制。

    刀剑余威不断四射将整间屋子冲击的支离破碎。“轰!”被刀风剑气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客房终于不堪中负在两人的第一百零八次刀剑交锋的余威下轰然而倒。

    这时张天涯剑势一变剑比方才又快上了几分。片刻间或刺、或挑、或劈、或削、或震、或扫一连攻出了九九八十一剑每出一剑剑气中的寒芒都使得周围的空气冷上几分在寒气凝结下也更重了几分。先前一江春水散出的水气也受其影响而迅凝结再次在须佐身上缠绕出了更多、更浓、更重的云缠。使须佐刀法受到更多的制约。

    “锵!”刀剑又一次碰撞张天涯转身一脚逆风裂空踢出刚好截住了须佐此刻打出的一拳。

    “嘭!”张天涯在空中一个潇洒的翻身落地将对方的拳劲化解大半其余的为了也被他一脚踏地时转嫁给地面在地面上踩出了一个大坑。

    须佐也不好受受张天涯一脚之力身体向后退了一步刚才的连续无花俏的硬拼下纵然有功力支持他的倭刀又怎么可能是炎帝所赐尚方宝剑的对手?此刻早已经被砍出了无数缺口像一把锯多过像刀。站定后他感觉到身上云缠比先前更重了一倍有余恨不得马上凭借自身功力将其绞散。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张天涯的尚方宝剑正遥指着他浓烈的杀气已将他牢牢锁定。

    这时须佐终于感觉到了恐惧在张天涯浓烈的杀气下他感觉自己似乎是被无数凶禽猛兽一齐盯上势要用他来果腹一般。不夸张的只要他现在敢稍有异动张天涯预势以久的一剑定将会把他打得比现在更惨甚至取了他的性命也毫不希奇!

    这其实是张天涯来上古之后创出的第三式剑意在丁香被抓、丁原被害、枫受伤的情况下心中杀气无法压抑在最后杀殷寿夫妻时一举出。并从此得到感悟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在来到幽都前才终于将这招完成。名字来自于轩辕黄帝的《阴符经》。

    天杀机斗转星移;地杀机龙蛇起6;人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这一式的名字就叫——万化定基!

    其实这几句话的原意并非主杀但张天涯取名是反其道而行以“万化定基”为名暗示前文提到的杀机。以此来形容这一式的杀机之胜到是再合适不过了。

    正当这一剑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之时。张天涯突然皱了一下眉头而须佐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因为他们同时听到了脚步声而且正是匆匆敢来的花语的脚步声。

    花语刚刚被张天涯解开心结正要回房休息时突然听到张天涯房间的方向传出爆炸之声。于是忙赶了回来一路上听到的兵器交锋之声、房屋倒塌之声不绝与耳。而当她赶到时正看到张天涯与一个黑衣蒙面人对持的一幕。吓得忙喊道:“有刺客啊!”

    须佐知道今天不但杀不成张天涯现在脱身恐怕都不是那么容易。正在无记可施之时刚好见到花语到来仿佛抓住了一跟救命的稻草见机不可失随手将倭刀向花语投掷出去。

    当然他并不认为失去武器的自己可以抗衡的了张天涯的尚方宝剑。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是在赌同时也给张天涯一个选择。现在的情况下张天涯只能在杀须佐和救花语之间选择其一。

    张天涯果断的选择了救人毕竟凌飞可以帮他令行安排决斗杀须佐以后还有机会。可是他现在不出手相救的话凭花语那两下子肯定逃不过被一刀刺个透心凉的命运。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妇人之仁的任性少女但更无法容忍自己见死不救。

    杀气一敛将散虑逍遥的步法加到了最快的度一剑将须佐的“飞刀”挑开千钧一之即救下了花语的命。须佐也乘机用强大的内力挣脱了云缠的束缚在夜幕中逃遁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