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九十一章 决战三场

第九十一章 决战三场

    “可恶被那个混蛋逃掉了。”张天涯抱怨一声将须佐掉在地上的倭刀拾了起来这个他还有用。

    花语也知道张天涯是为了就她才不得不放弃击杀须佐有些羞涩的道:“对不起我听到这里有打斗声音就跑来了没想到……”着低下了头就好象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在等待家长的批评。

    张天涯知道这个时候再怎么责怪花语也于事无补叹了一口气苦笑道:“也许是他今天命不该绝吧?或者今天的战斗根本就是一次意外你不需要自责。”着把须佐的倭刀收进了炼妖壶中。

    这时一片嘈杂之声洛元等人也纷纷赶了过来。其实两人间的战斗可以是声势很大自从第一个“冰爆”开始就已经镇静了所有人。不过两人间的战斗进行的也很快仅仅数回合间便分出了结果。所以他们赶来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

    看到原本大好的客房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残骸洛元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会事?”洛风也跟在他父亲身后赶到了不过他什么也没问只是看到张天涯和花语在一起神色有些许的低落。

    “须佐刚才来刺杀我。”张天涯坦然答道:“现在已经受伤逃跑了。”

    花语这个时候低下头愧疚的对众人道:“都是我不好前辈是为了救我才把须佐放跑了的。”

    张天涯无所谓的纵了一下肩道:“先不你并没有做错什么而且现在这个情况恐怕并不是讨论责任谁属的时候。”赶来的人越来越多看到眼前的疮痍景象都唏嘘不已这么一回工夫就拆了一洞房子还真是恐怖的破坏力啊!

    “不谈论责任的话……”话的是和张天涯最熟的洛风他不知道张天涯要的是什么只好开口问道:“那依前辈的意思我们当务之急应该研究什么问题?”当然在众人中他是最不愿意追究花语责任的所以他很配合的岔开了话题。

    张天涯看了四周倒塌的房子一眼带着苦笑的神情道:“别人的意见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现在最主要的是帮我安排一间卧室。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我可不想今夜在这里露宿。啊!”到这里张天涯突然惨叫一声扑向废墟中:“我的书啊!……”

    第二天过午张天涯来到天机府门外对守卫道:“两位辛苦了麻烦两位帮我通传一声就张天涯求见。”

    守卫一听忙招呼道:“原来是张公子将军已经恭候多时了。他吩咐我们见到张公子的话转告公子直接到后院见他就可以了。”完并没有带路的意思显然这个凌飞并不喜欢这些面子上的东西或者是要表现出一种把张天涯当成自己人的姿态来。

    张天涯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想太多对守卫了头后便独自走向了后院。

    凌飞这个时候正在练武手里拿这一把刚刚削好的木刀与须佐的倭刀有七八分的相似。木刀每挥出一刀都干净利落生势夺人。在他的刀法中张天涯隐约看到了须佐的影子偏偏有似是而非。声势和凶猛上与须佐几乎一般无二但须佐身上的破绽却在他身上一都找不到。而且张天涯还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凌飞的刀招虽然凶狠异常但步法上却只有简单的几个变化而且还好象只是为了配合刀招而产生的变化根本谈不上精妙。

    仔细回想了一下张天涯愕然现须佐昨天的表现也是如此不过当时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而已。而此刻站在旁观者清的立场上自然能够现更多的问题。

    凌飞现张天涯到来收刀一笑道:“张兄对我刚才的刀法有什么意见?”

    张天涯认真分析道:“这刀法讲究气势意在先声夺人。每一刀都干净利落没有一多余的动作简单的来可以概括为两个字——简练。不过配合的步法就让人不敢恭维了而且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太精妙的步法很难与这套刀法配合。这是须佐的刀法我昨夜已经和他交过手了。”

    凌飞略神色微微动容略有意外的道:“真是没想到啊你的行动居然这么快。我还打算和你探讨一下他招式中的破绽呢。不过你们昨天是怎么交手的我怎么没有听?”

    张天涯走上前道:“昨夜他来刺杀我不过反中了我的圈套。可惜出了一意外让他给跑掉了。不过他的刀法远没有你用出来这般的无懈可击否则我干脆直接认输算了。”他并不是在开玩笑昨天晚虽然可以是完胜但那都是因为他在一开始就将计就计引须佐入了局。之后一直把优势不断扩大并牵着须佐的鼻子打。偏偏须佐的刀法就讲求气势而从一开始他的气势就已经输给了张天涯。

    凌飞不置可否的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指了一下不远处的石制桌椅与张天涯并肩走过去道:“决斗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以你神农国八府巡案的身份向须佐出的挑战明天黑帝将亲自下旨通知须佐不由他不应战。”

    两人先后坐下后张天涯问道:“具体的比赛规则是怎么样的?在什么比方比?”

    “三局两胜制。”凌飞答道:“你在日斗金的表现现在流传得很神奇也引起了不少元老级人物的兴趣所以第一局比的是赌术。这个是刚刚回朝的海神禺强提出的他们都很好奇在赌桌上的那些玩意可以弄出什么花样来。我也是。”完玩味的一笑“还听连一直身在玄冥之海的冥龙烛阴也要回来观战你可要好好表现哦。”

    张天涯听后苦笑道:“我怎么有一种耍猴的感觉?还有呢另外两场怎么安排的?”

    凌飞无奈的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有私下决斗不会被当戏看不过那样很难逼须佐非迎战不可。第二场比拳脚第三场比兵刃。后两场的规则一样一方认输或失去战斗能力即算分出胜负。期间生死无怨你要杀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决斗之中。好了还是谈谈须佐的刀法方面的问题吧。”

    张天涯取出了须佐的倭刀放到桌上道:“我们都不是喜欢重复问题的人这些缺口都是他刀法中的破绽我想知道这些以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