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九十五章 欧峰长辞

第九十五章 欧峰长辞

    须佐似乎十分忌惮突然杀出的这个“金枪客”身子一扭改劈为扫巧妙的避开了“金枪客”继续向张天涯二人斩来。而且这一刀的声势、度并没有因为临时变招而减弱反在身子一扭的时候巧妙的把第一招的力道叠加到了这一刀上少许使的这一刀要比先前的一刀威力更盛更难以抵挡!

    不过张天涯这个时候却没有一的紧张反更认真的帮欧峰度气疗伤。因为这片刻的功夫他已经打开了天眼看清楚来人的相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在幽都最谈得来的朋友——凌飞。

    通过谈论须佐的武功张天涯便清楚了凌飞在武学上的感悟并不在自己之下加上功力上的绝对优势吃亏的一定是须佐。所以他不需要担心。

    果然就在须佐以为成功躲开凌飞一枪的时候。凌飞那看起来本不应有变化的一枪变化却突然就来了来得就像是流水那么自然。张天涯看了不由心中叫好这把金枪到了凌飞的手里就像鲁班手里的斧羲之手中的笔不但有了生命也有了灵气。

    金枪自然的沿着须佐绝对没有想到过的轨迹在了天之丛云的剑锋上。

    “叮!”一声脆响犹如金铃。金枪以破面一举击溃了须佐的剑气。雄厚的内力更是透体而入刺伤了须佐数条经脉。

    须佐如遭到雷击只感觉眼前一黑“哇!”的一声狂喷了一大口鲜血身体打转的向后跌飞出去。撞倒了欧家的一大片围墙后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欠奉玩命似的冲入大街上的人群之中。

    凌飞并没有追赶反退会到张天涯身旁一只手按在欧锋的背上帮张天涯一起运功替欧峰疗伤。一边皱眉道:“我看到这里用祥云缭绕就猜到可能是你的宝剑铸成了正想来祝贺一下却没想到看到这个情景。刚刚那个是须佐吧?我还是来完了一步。”

    张天涯和凌飞一同运功马上感觉到了凌飞注入欧峰体内的居然是对疗伤有最佳效果的木系之力。可是刚刚凌飞在出招对付须佐的时候他明明感觉到的是精纯的金系之力啊。刚要问出心中的疑惑目光却扫到了凌飞的长枪之上。

    只见这枪现在一都没有先前那闪烁的金光。准确的现在没有任何的色彩。连武器本应具备的金属光泽都看不到现在这把枪更像是一个玻璃或水晶制成的工艺品晶莹通透没有一武器应有的杀伐气息。

    这比先前的两系灵力的变幻更让他好奇忙问道:“我刚刚看你出手的时候用的明明是一杆金枪啊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凌飞解释道:“这把枪本来就是这样的当我运用五行灵力催动时才会根据灵力的不同而变幻出不同的颜色。”顿了一下神情变得肃穆道:“先不这个了欧大师的伤不轻我们的水木两系之力虽然可以做到最大程度的治疗但还是于事无补。”

    张天涯也很是紧张欧峰的伤势察觉到凌飞懂得运用木系之力后才放下心来。毕竟木系之力对疗伤是最好的选择加上有自己的水系之力的增幅本以为可以救回欧峰的命。现在听凌飞出这样的话心里马上凉了半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追问道:“真的一办法都没有了吗?”

    “哇!”欧峰这个时候突然一个激灵再吐了一大口淤血后面色恢复了红润。如果是一般人见了一定会以为两人的疗伤成功欧峰伤势大好。可是张天涯和凌飞却不那么认为特别是张天涯现在已经彻底绝望了。欧峰现在的表现不是伤势好转而是回光返照!

    “宝剑。”欧峰刚一恢复话的能力马上追问道:“张公子你怎么能把宝剑让给那种人?而且还是因为我着个本就活不了多久的糟老头子太不值得了!”他话的声音很暴躁显然很生气张天涯的选择。

    “不!”张天涯坚定的摇头道:“再好的宝剑也没有人命来的珍贵。更何况那把剑是您老辛苦了七天才铸成的如果我为了保住宝剑而不顾你的生死那我根本就不配拥有那把宝剑。剑也是有傲骨的!”

    欧峰听了张天涯的话长叹了一口气道:“哎……可能只有你才真正配拥有我铸造的宝剑也只有你才值得我帮你铸剑。不过可惜我这把老骨头恐怕要不行了。”到这里神色变得默然。突然眼中再次放出一道喜悦的光芒忙道:“张公子快快扶我回屋!”

    张天涯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面对这个将死的老人他只能在他死亡之前尽量的满足他的要求。对凌飞了头后依照欧峰的指将他扶到他的卧室内。凌飞也知趣地没有跟来只是在院子里静静的等着。

    打铁铺的伙计们这个时候也都听到了声音赶了过来。不过欧峰让他们不许跟着他们自然也都不敢跟进来只能陪凌飞一起在外面干等。

    张天涯扶欧峰躺到床上后后者马上道:“扳动壁画前面桌子上的花盆动作快一我快坚持不住了。”话如此麻利如果不是张天涯知道他的伤有多重真的不敢相信他马上就要死翘翘了。

    依照吩咐将花盆搬动后墙上的壁画马上自动卷了起来露出墙壁上的一个两尺见方的拉门。欧峰见状态继续道:“打开拉门里面有一个木盒子帮我拿过来。”

    张天涯依言照做将那个一看就知道是用来珍藏书籍的盒子送到了欧峰面前。

    欧峰爱惜的抚摩着这个看起来十分陈旧的木盒就好象在抚摩自己孩子的头。过了好一会才道:“这里面记载了我一生的铸剑心得。我现在已经没有本事再拿起锤子了就在我临死前把它送给你吧希望你以后可以铸造出一把更好的宝剑来。”

    “可是……”

    欧峰抬手阻止张天涯的话不悦的反问道:“连我死前最后的一心意你都要拒绝吗?”

    张天涯知道欧峰注意已定恭敬的接过盒子道:“晚辈恭敬不如从命。”着眼前已经有些模糊两行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欧峰欣慰的了头平静的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一代铸剑大师就这样安祥的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