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九十七章 查找真凶

第九十七章 查找真凶

    (那把剑已经叫天之丛云了主角拿回来也不会自己用了。不过放心绝对不会就这么便宜了日本的至于具体怎么作就尽请期待吧。^-^)

    黑帝反问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布局陷害你?”

    张天涯头道:“是的。”

    黑帝想了一下道:“听你在神农国也是一个破案能手很多的无头公案到你的手里都迎刃而解。那我就给你十天的时间明天的比赛决斗照常进行。须佐杀害欧峰的事情已经得到证实比赛期间你们都不可以离开幽都。不论胜负赛后须佐将被处决。至于你的生死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张天涯知道站在黑帝的立场上这已经是很照顾自己了。于是了头道:“多谢黑帝我一定会在规定的时间内查明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的。”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我希望这十天时间内可以有权利查看尸体和现场等和案子有关的东西。”

    黑帝了头道:“这个自然。”着端起了茶杯张天涯知机告退。在古代端起茶杯的意思就是送客和现在看手表一样。如果客人看到主人看表还不马上告辞的话就招人讨厌了。

    刚一出来就见到凌飞迎了上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是谁杀了赌场那么多人?”

    张天涯苦恼的晃了晃脑袋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只知道人不是我杀的可是却不会有人相信。黑帝给了我十天的时间找出凶手看来必须要抓紧才行。对了是你把欧峰一家被害的事情报告黑帝的吧谢谢你了。”

    凌飞一笑道:“不但是我报告的而且还是我带人当场抓住他的人脏并获哦。不过现在决斗的事情已经传开黑帝不打算阻止而且还允许他用天之丛云作第三场的武器所以你要心一些。至于宝剑方面交给我吧虽然一时间找不出你的尚方宝剑那样好的利器出来但起码不会很容易被砍断。”

    张天涯苦笑道:“那就多谢了。我现在想去凶案现场检查一下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看?”

    “好啊。”凌飞高兴的拍了一下张天涯的肩膀道:“我早就想见识一下传中张天涯的破案子手段了这次怎么可能错过呢?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吩咐嘿嘿不知道以后这个案子会不会成为经典还记上我们两个的名字呢?”这个凌飞混熟以后到是挺活泼的。

    张天涯当然求之不得高兴的答道:“好啊那就麻烦将军帮我询问一下附近的居民是否有人注意到须佐最近得罪过什么人或者有什么异常的表现。还有就是今天晚场是否有可疑的事情生。我去凶案现成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顺便验尸。”

    “收到。”凌飞一笑道:“本将军去也!”

    衙门上早已经收到了黑帝的旨意将凶案现场进行了封锁尸体则抬到了指定的地方停放。张天涯作为破案人员到是可以随意进行检查。不过张天涯对他们的处理显然不是十分满意无奈只要自己凭借记忆做了一下加工。

    先是向衙役要了一些碳快在死者原来所在的位置上画出了尸体的轮廓不过毕竟死的人太过他只能凭记忆将自己检查过的几个人的尸体轮廓画出来。不过却有了意外的现就是在须米尸体原来的位置上现了一个用血写的字迹是一个“八”字。

    再去检查尸体果然现须米的右手食指被磨破不过现在的血已经黑变干。这也就明了那个“八”字是须米死前留下的可以肯定这绝对和凶手的身份有关。他马上就联想到了须佐虽然上古文字和现代有区别但也有一些形似之处。就比如这个八字可以是“父”字的开头也可以是“爹”字的开头。

    不过须佐杀害亲子须米留字指正他父亲。虽然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想起来总觉得怪怪的。张天涯不禁自言自语道:“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须佐但我怎么总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呢须佐之前就被抓起来了那又是谁去报案来诬陷我的呢?”

    想了一会还是没有头绪。只能暂时放弃揉了揉太阳穴继续查找起了其他的线索来。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话间凌飞从外面走了进来右手拿着一个大本子反复在左手上随意的拍打着。

    张天涯将自己的疑惑了出来不解的问道:“你已经问完了吗?有这么快?”

    凌飞嘿嘿一笑道:“别忘了我可是将军哦。我吩咐捕快们把四周的居民都集中到了一起。然后统一问话又有三个帐簿专门负责记载。就这样很快就汇总完成了。你看所有的笔录都在这里呢。”着把大本子丢给了张天涯。

    张天涯接过笔录长出了一口气道:“那谢拉。一起吃夜宵去吗我请客。”

    凌飞嘿然道:“当然白吃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在酒馆张天涯反复翻阅了几遍那本笔录自言自语道:“月姬怎么又是月姬?须佐这几天和这个月姬来往很密切。不过这有明什么呢?毒、八、须佐、月姬、报案的人。这些到底有什么关系呢?对了报案的人!”

    张天涯想到关键处忙问道:“凌兄你知道是谁报的案吗?”

    凌飞摇头道:“不知道衙门里的人突然有人用飞标射来一封信。信在这里我本以为这没什么关系就忘了交给你了。”着取出一风信和一把飞刀来交给了张天涯。

    张天涯忙打开了信信上面的内容十分简单。“日斗金赌场生凶案死亡过百。”没有落款而且字迹看起来比较扭曲应该是用左手写的。而且信上居然还带有很淡的臭豆腐味。

    张天涯放下信肯定的道:“这是用左手写的。”

    凌飞头道:“这个我也看出来了不过你是破案高手肯定还现了别的快来听听。”

    张天涯闻言一笑又拿起那把飞刀放子鼻子前闻了一下。头道:“而且还是出自一个女人的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