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零二章 初到青楼

第一百零二章 初到青楼

    “你……你……”须佐看到张天涯的这一招飞灰湮灭心里很是不服气可是偏偏又无话可在那里“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一个所以然来。要这个飞灰湮灭其实并非什么高明的手法只要内力达到一定程度控制上稍微好一就可以轻易办到。

    通常来讲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法在赌桌上是没有人会用的那基本就是代表一败涂地。这样无差别的全部震碎可比单单震碎其中一两枚骰子要简单的多。可是须佐刚才为了赢特意强调了震碎骰子也可以算数黑帝也头用意了。现在他如果张天涯耍赖的话那不但是煽了自己一个耳光更是狠狠的煽了黑帝一个耳光子!就是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如此造次只能打掉牙了和血而吞。

    黑帝这次本想助须佐给张天涯制造一麻烦却没想到张天涯会玩出这一手来。一种被耍的郁闷感觉让他几乎无地自容咳嗽了一声道:“朕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让灵官继续宣布结果吧我要先走了。”其实他潜意识里是不想见到张天涯胜利后的得意神色。

    灵官宣布结果后张天涯有意气气须佐挥手向前来观战的众人致意。心里暗自yy想道:“可惜美中不足的是没有音乐配合要不这是时候来一段哥《赌神》里的配乐那就帅呆了嘿嘿。”

    听完结果后围观的众人也都意犹未尽的散了。雪佳和凌飞则迎上来向张天涯表示祝贺后者更是挎住了张天涯的肩膀道:“臭子你最后那个什么飞灰湮灭似乎难度并不是很高啊我想换了是我的话也可以轻易办到吧?”

    张天涯嘿然道:“手法的难度并不是关键关键是能赢。所以我才用出各种方法让他们再三强调骰子碎了也可以算数这样事后想改口都办不到了。”

    雪佳也头道:“能靠智慧而不是技巧来取胜果然不愧是张天涯。在我看来这第三场要比前两场还要精彩得多。黑帝已经备下了酒菜你中午就在这里吃一吧顺便争取更好的休息以便养足精神应付下午的决斗。”

    张天涯摇头道:“还是算了吧。现在距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我想再去调查一下那个叫月姬女人。放心在下午决斗之前我一定会准时赶回来的。”

    凌飞一笑道:“这样也好不过我想陪你一起去想来你也不会反对吧?”

    张天涯知道这次有不少三苗国的大人物在凌飞是为了帮自己才放弃了和这些大人物联络一下感情的机会。心头一暖本想拒绝可是又看到他坚定的神色只好答应道:“那就谢谢了有你这个将军在办事也方便得多呢。”

    月姬是幽都城内最有名的歌姬更是幽都最大的青楼万香楼的头牌。一般人想见她还真是不太容易。所以凌飞才一定要和他一起来毕竟凌飞的身份地位在幽都也十分然。他亲自前来月姬若是不见就有做贼心虚之嫌若只是张天涯自己来的话到是很容易碰一鼻子的灰。

    出了帝宫张天涯随口道:“这个月姬你以前见过吗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凌飞没好气的反驳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可是第一次!”见张天涯在旁偷笑才知道错了话忙改口道:“我的是我第一次去那种地方我可警告你你千万不要想歪了!”

    张天涯一脸奸笑道:“实在对不起我已经想歪了。”

    “去死!”凌飞气恼下一脚踢出。

    “我闪!”

    一路笑、打闹着两人来到了万香楼。这里的建筑规模居然比之凌飞的府邸还要大上许多看来这种最古老的行业在任何时候都是很盛行的。青楼白天的生意并不不好老鸨见到两人到来马上一脸陪笑道:“两位怎么才来啊彩凤和桃红可是天天都在想你们呢。”

    张天涯和凌飞相对苦笑他们第一次来哪里认识什么彩凤、桃红什么的?这些老鸨拉客的手法都是千古不变没一新意鄙视一个先。

    凌飞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随手打赏了老鸨十几个仙石币道:“我是天机府凌飞并不认识什么彩凤、什么红的我这次来是想见月姬姐一面麻烦帮我安排一下。”从都到尾都没正眼看老鸨一眼。张天涯在旁暗想原来有的时候用官威来压人也是不错的选择可以剩掉不少的麻烦。

    老鸨见他出手阔绰又听到凌飞之名马上喜上眉梢一拍手绢道:“原来是五行将军大架光临店真是碰壁生辉啊。……”着手居然故意拉了拉凌飞的衣角娇声继续调侃起来弄得凌飞好不尴尬。

    张天涯看在眼里差笑出声来。

    凌飞郁闷的运功将老鸨的手震开不悦的道:“麻烦你帮帮我安排我还有事午后必须准时去见黑帝呢。”

    老鸨被凌飞冷言相向却没有表现出一不悦的神色。马上爽快的答道:“凌将军请到花园稍等的马上就去安排。”完给一旁的龟公使了一个眼色便独自上楼去了。

    龟公将两人带到了院内花园的凉亭后知道两人不想搭理他便知趣的告辞离开了。

    看着四周各式各样的花草张天涯忍不住赞道:“这里个花园到是很不错花草的种类居然如此丰富。虽然比上之炎帝那里要远远不如但比之雪府和你的天机府都要有生气得多呢。”花园内不但有各种鲜花万紫千红美不盛收更有不少蜂蝶在花间嬉戏给这个烟花之地的花园增添了不少生气。

    凌飞听了笑骂道:“你这是什么话?怎么能把这种地方和我与雪老先生的府邸相提并论?这话我听了到是没什么如果传到雪老先生的耳里定会不高兴的。”

    张天涯想到雪姬始终是雪佳的心病忙头称是改变话题道:“刚才听老鸨叫你五行将军这又是什么名堂?”

    两人话时却没注意到一只碧如翡翠的蝴蝶正悄悄从墙外飞了进来。没有留连圆内的花草直接向张天涯的方向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