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零三章 造化玉蝶

第一百零三章 造化玉蝶

    谈到五行将军凌飞淡然一笑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在青帝伏羲那里学的是《伏羲神鉴》中的五行篇可以掌握五行之力的能量。在带兵的时候我也把手下的部队按五行编制战斗起来以五行相生相克的方式配合自然是胜多败少也就因此得了这么一个称号。”

    这是阵法!张天涯马上认识到了这个凌飞的厉害。在白虎侯监兵那里他已经现了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阵法的出现。当然也不能完全没有但那都是修炼者独有的阵法多用在炼器和洞府的防御上行兵打仗的阵法却是没有。好奇心下忙问道:“以五行原理练兵?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还是得传于青帝?”

    凌飞摇头道:“青帝怎么会研究这些杀戮的东西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我命名为五行旗。你不是对这些不感兴趣吗?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张天涯摇头不答心里暗觉好笑“五行旗都出来了不知道有没有紫白金青四**王?”

    凌飞见他神色古怪忙问道:“有什么不对吗?你笑什么?”

    张天涯忙摇头连没有却意外现一只蝴蝶通体碧绿如玉飞到了他的面前饶着他反覆盘旋不肯离去。张天涯玩心大起摊开右手抬到面前。那蝴蝶似乎很通灵性居然飞到了他的手心上还缓慢的拍打着翅膀展现着大自然赐予它的美丽图案。

    凌飞今天没少被张天涯挖苦这次终于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嘿嘿一笑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张公子居然有如此魅力还可以招蜂引蝶佩服佩服。”完哈哈大笑心情畅快之极。

    张天涯郁闷的苦笑道:“去你的招蜂引蝶这只能明我有人味。”

    他光顾着反驳凌飞却一个没留神手掌上的玉蝴蝶乘机从掌心钻进了身体里。这下两个人都慌了张天涯忙用天眼内视却无法现蝴蝶的影子。无奈下自言自语道:“蝴蝶啊蝴蝶我的身体里没什么好玩的快出来吧乖!”

    也奇怪他刚完玉蝴蝶就从他的掌心冒了出来。凌飞见机会难得忙一掌向蝴蝶拍了下去。在他看来这个蝴蝶可以融入张天涯的手掌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为了不让张天涯被其所害还是早拍死的好。

    张天涯则觉得这个蝴蝶挺有意思自然不愿伤其性命。却没注意凌飞的举动等现时已经来不急阻止了。

    那蝴蝶似乎并没有把凌飞的一掌放在眼里翅膀一开一合居然就这么将凌飞的一掌弹开更将凌飞震退了一步。凌飞心里大惊他现在已经度过了天劫是仙级高手了虽然刚才的一掌考虑到张天涯的承受能力没有用出多少力量但怎么也不至于被一只的蝴蝶给反弹回来。

    他此时更无来由的生出一种荒唐的想法“这只蝴蝶刚才已经手下留情了!”这个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可潜意识里却偏偏告诉他事实确是如此。这种毫无道理的想法让他觉得十分有些好笑却也不敢再贸然进攻了。

    张天涯也惊奇的打开天眼仔细观察却也现这只玉蝴蝶与其他的蝴蝶并没有什么两样除了生物本存的那一灵气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灵力波动。不过见到它轻易的震开了凌飞的攻击就算他再笨也该知道这个蝴蝶绝对不简单了。

    事实上张天涯一不笨相反还十分聪明。虽然不知道是福是祸但这个蝴蝶赖上他已经是事实了无法改变。索性再试了试这个蝴蝶是否听话一会要它进入身体一会让它出来。蝴蝶都十分听话的照做看得一旁的凌飞大叫怪哉。直到老鸨带着月姬进了花园他才满意的将蝴蝶收入体内。

    与此同时在一个烟雾缭绕的仙山上有一块大石傲立在仙山端。石上刻有“高卧九重天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秀一声化鸿钧。”的诗句纹理与石头本身的纹路相和无一斧凿的痕迹。好大的口气连五大天神六大国君也无人敢在自己的住处提出这样的诗句这是谁的地方?一气化鸿钧!莫非这是鸿钧老祖的落足之地?

    只见大石之上一个青年道人缓缓的睁开眼睛露出一丝微笑自言自语道:“造化玉蝶的另一部分也终于找到主人了吗?有意思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到不如去看一看不定会还是我的老乡呢。你呢蝴蝶。”着伸出自己的右手一只与缠上张天涯的蝴蝶一模一样的蝴蝶从他指间飞了出来还不停拍打着翅膀似乎是在赞成他的决定。

    老鸨后面跟着一个十分貌美的女子正是两人要找到月姬。

    老鸨见对凌飞打了声招呼道:“凌将军久等了月姬已经来了她听是您老要找她心里高兴的紧呢。”被凌飞打赏了十几个仙石币后马上知趣的告辞离开了。自从知道凌飞的身份后这个老鸨就一直没再看张天涯一眼一直在围着凌飞转。让张天涯觉得有些好笑。

    老鸨走后月姬马上对两人做了一个揖道:“女子月姬见过凌将军见过这位公子。”她的礼数到是周全没有把张天涯直接过滤掉。

    两人看到这个女子都是眼睛一亮不过他们的心神修为都有一定的境界马上恢复了过来。并稳定心神不再受她的魅术影响。

    凌飞了头先开口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朋友来自神农国的张天涯公子。我们这次来是有些事情想向姐询问请姐不要见怪。”见到如此美女他先前那圣气凌人的架势也收敛了一些。不过却没受她的迷惑马上退后了一步给张天涯使一个眼色意思是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你这个破案能手的了。

    凌飞心道:“现在他无非就是旁敲侧击不过看看也好不定能学到一些以后也破破案子过过瘾。”却没想到张天涯居然开门见山的对月姬问道:“你知道日斗金血案的真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