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零八章 剑心

第一百零八章 剑心

    凌飞疑惑着接过香囊仔细的闻了一闻惊道:“这香气中隐约有和那飞刀上相同的味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最后才现雪佳还在一旁忙收住了声音将香囊还给了雪佳。

    雪佳感觉十分奇怪特别是事情还关系到他的女儿忙问道:“你们在什么这个香囊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凌飞转头看了看张天涯毕竟张天涯才是这件事情的受害人是否告诉雪佳还是让张天涯拿注意的好。

    张天涯也没隐瞒便将事情的经过大致的和雪佳了一下随后又安慰道:“雪老放心吧这件事情一定不会是雪姬所为我不认为她有那个本事。不过也一定和她有一些关系起码她应该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内情。雪老回家后什么也不要问我明天比武完毕后会亲自去问问的。”

    雪佳犹豫了一下现在事情已经牵扯到了雪姬。不过又想到张天涯毫不避讳的把事情告诉了他还是头答道:“好吧不过若真是姬儿主谋的话张公子一定要先告诉老夫老夫就算不要这条老命也要求黑帝网开一面。”

    张天涯和凌飞对望无语一片慈父之心啊。

    回到洛府张天涯谢绝洛元提出为他庆功的提议马上回房调息了起来。将功力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又按照《弱水真经》上的运功方法将内力与灵力混合的能量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却隐隐现内力居然有突破金丹的先兆心头一喜马上运功突破反复冲击了数次每次都只差一就将成功时便出现了内力不济的现象。

    无奈下只好放弃看来还需要继续积累功力才可以。收功之后才现天边已露鱼肚白自己这次打坐居然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不过现在时候还早今天的决斗还要过一段时间开始索性决定先到院子里练一会剑舒展一下筋骨。

    刚一打开房门迎面一阵清风吹过使他感觉到精神一阵清爽居然毫无理由的想起了欧峰临终前送给他的铸剑秘籍。于是便放弃了先前练剑的打算回到屋里将门窗全部打开以保持空气的流通才将欧锋的秘籍拿了出来开始用心阅读了起来。

    他不看还好越看心里对欧峰越是佩服。天下铸剑之法无非都是讲究击打的技巧如何使剑更加锋利更加坚韧而不宜折断。再有就是铸剑材料与燃烧材料之间的搭配在融化什么材料的时候适合用什么样的燃料才能最大提存金属的质地等等。

    这欧峰的秘籍中开篇也是这些不过要比张天涯以前知道的所有铸剑方法都要全面很多。更主要的是后半的部分看了简直让张天涯眼前一亮!

    里面讲的是“剑心”就是宝剑的灵魂剑心章一开头的内容为“剑心剑之魂魄也。剑若无心便如人之无魂。人无魂则为行尸走肉剑无心则成奴役之兵。纵使材料再好手法再精也只落为下乘尔。”

    看到这里让张天涯不禁提起了精神继续翻阅下去。之后是剑心的分类明普通兵器如能在一个英雄人物之手时间长了也可以逐渐受到主人气质的影响衍生出剑心来。但这后天形成的剑心并不稳定很可能随主人心性不稳或出现异主的时候。随主人心境波动而产生未知的变化。真可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再有就是铸剑时直接向剑内注入剑心也可称之为先天剑心。主要方法有三一是以活人祭剑其死者心中的怨气也将随咽下最后一口气时附身于剑上使得宝剑受到感染而变成一把戾气极重的凶兵。这是下乘之选择用此等凶兵之人若心性不够坚定极有可能出现人被剑所控制的悲惨后果。

    二为有人在铸剑最后关头甘愿为剑牺牲自己以自己的性命来成就宝剑这样的宝剑将成为真正的宝剑。不过牺牲太大只能算是中成的选择。中国历史上的干将、莫邪便是这样的宝剑。

    最后一种是采天地灵气铸造剑心这才是最上乘的方法有些类似于修道之人的炼器之法。不过却又极大的不同炼器只是讲如何将天地灵气注入所要炼化的器物当中从而使器物具备灵性。而这里讲的方法却是如何将天地灵气转化成剑气从而修成剑心。这一部分才识这秘籍中所讲述的关键整本秘籍的精华所在。

    读到这里张天涯突然感觉豁然开朗。以前所知道的修炼方法都是碎丹成婴无论修武或是修道在这上都是大同异。但是张天涯却马上想到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按照前人规定出的路来走?又有谁规定了碎丹之后就一定要成婴?

    现在眼前这剑心之章给了张天涯很大的启示。剑心是采集天地灵气锤炼而成的而自己修炼出的金丹不刚好是最精纯的天地灵气凝集而成的吗?既然如此自己在碎丹之后为什么不能用一颗斤丹的力量在自己体内修炼成一个剑心来?按照理论来将剑心所能挥的攻击力要远远比原婴强大得多!

    不过虽然想到他并没有马上做因为这是基本修行之法的改变。不是想到就可以作的他必须要反复思量妥当按他的意思最好在见过水神共工请教一翻之后再修炼。更何况现在碎丹的时机尚未成熟并不着急。

    继续沉醉在铸剑的知识当中张天涯突然感觉到空气中有一丝能量波动。有了之前须佐行刺的经历他忙把书收了进了炼妖壶警惕的站了起来。

    一阵强风从门外刮了进来到随后在屋内凝集成*人形居然是凌飞借风遁大架光临。

    张天涯虽然疑惑他为什么这么早过来但还是很友善的打招呼道:“原来是凌兄我还以为又有人来行刺我呢害得我紧张了半天。”

    凌飞没有笑反叹了一口气道:“我这次来是和你告别的。边关再次告急了我必须要马上赶回前线。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所以我特地来告诉你一声恐怕以后无法继续陪你一起查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