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零九章 通明

第一百零九章 通明

    张天涯听了眉头一皱他可不像凌飞那么相信黑帝。何况在神农国的时候他已经了解到了六大国之间虽然摩擦不断但从来也没有生过大举侵入的事情。因为六大国君都互相忌惮谁也不想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把对方逼到异空间决斗。至于那些国就更可以忽略了。所以他马上想到黑帝是有意将凌飞调开至于具体原因却想不清楚。

    不过这些他当然没有出来只是略表遗憾道:“那太可惜了。临走前我送你一个礼物‘提撩腿——阴魂绝代’的所有变化。”

    其实这招张天涯也是在一个魔道高手那里见过后就觉得用来对付淫邪之徒将十分不错。于是便将这招压榨了过来由于这只是一招阴招并非什么绝招秘技所以对方也很痛快的就教给张天涯了代价是张天涯指他一天的武功。

    两人并没有浪费什么时间。张天涯在十秒钟之内就一口气将三十五中变化演示完毕若是一般人的话恐怕只能看到腿影闪烁连出腿的角度都看不清楚。不过以凌飞的修为自然可以把每一个细节变化都看得真真切切并记清楚。

    演示过‘提撩腿——阴魂绝代’的三十五重变化后凌飞好奇的问道:“没想到这种阴招居然还有这么完善的变化真是有意思。对了这招需要什么特殊的内力配合吗?”他问的这个问题也很必要有的招式若无专门的内功配合并无法挥出真正的威力。

    张天涯摇头笑道:“我当初学这招的时候并没注意这个问题。毕竟这为了这么不常用的一招刻意去研究一种内力循环方法并不值得。我用的时候都是以自己的内力挥的感觉上还可以想来没什么区别吧。”

    凌飞也没太在意他也只是觉得这招很有意思才提出要学的若换了张天涯的独门绝技他反到不会开口。武功只是好玩自然不用太在意威力了了头道:“谢谢张兄这份礼物我一定会用这招多教训几个淫邪之辈的。”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哈哈……”两人爽朗的笑声中击了一掌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此刻他们都已经把对方当成了绝对可以信赖的朋友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对了。”凌飞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又道:“我来这里之前顺便去见了一下雪老先生。在他那里我知道了雪姬以前也是很好的一个女孩只是这几年像变了一个人。而且雪姬的改变似乎与八岐有关。我知道的就这么些了时间也已经不早了我要走了。”

    凌飞走后张天涯再次开始思考起案情来。报官陷害自己的是雪姬但她绝对没有杀一百多人而不惊动外人的能力。特别是那伤口经过张天涯反复研究终于现那并非是刀剑伤口虽然很像但并非金属利器所造成的。而且在《神农白草经》中他也现了那些人所中的毒虽然还无法具体定位但可以确定为一种很厉害的蛇毒。

    蛇毒加上须米死前留下的那个“八”字那现在为止凶手最大的可能是就八岐。可是月姬为什么最近刻意接近须佐呢?她是雪姬的姐妹雪姬又是八岐一伙的话她完全没有理由在凶案前刻意接近须佐来引起别人的怀疑啊。

    或者是他们看中了须佐的什么东西先是月姬色诱不果才想到动手杀人的?至于嫁祸张天涯恐怕并非他们本来预算之内的事情。但雪姬毕竟对张天涯有些不满知道当天他和须佐生矛盾后反过来顺便嫁祸他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想来想去这件事情还是有很多的疑。须佐如果有什么东西被他们看上的话为什么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在这个时候动手?还有雪姬和八岐之间具体有什么关系这似乎和血案也有某些关联。

    现在的头绪很多但疑也很多。他知道现在想再多也没什么用他现在需要的是一条线可以把所有线索串联到一起的一条线。现在他还想不出具体这条线是什么但他知道就这样闷头想下去恐怕想破脑袋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毕竟想事情也是需要灵感的。

    看看天色几乎已经快到决斗的时候了。于是排除杂念打算去彻底解决掉须佐。

    刚一出门却见到洛风跑了进来一见张天涯忙道:“又出大事了!”

    张天涯有些疑惑的道:“出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

    洛风了头平复了一下气息才道:“据昨天晚上城西的水木堂药店出事了不知道被什么人闹得乱七八糟老板岐卢失踪生死不明。同时雪府的雪姬、万香楼的月姬和须佐也都一起失踪了!”

    “什么!”张天涯听了大吃一惊雪姬、月姬、须佐、八岐都失踪了?要另外三个还好解释可是须佐毕竟现在是已经罪名成立的犯人不应该那么容易逃掉的。虽然须佐有本事但他还不认为须佐有这个神通。除非是黑帝又意放他走的如果是那样的话事情恐怕就更复杂了。而且更主要的是失踪的这四个人正是血案的嫌疑人和受害者家属。

    洛风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便但张天涯却一句都没听进去。他此刻眉头紧锁这件事情和这个案子一定有关系黑帝为什么要放掉须佐呢?对了张天涯通过这起失踪事件终于把所有的线索都性通了。

    一切疑惑变得通明张天涯此刻心情大爽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特地来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现在要去见一下黑帝就不吃早饭了。”完便向外面走去。至于杀须佐他现在到是并不着急了须佐现在应该已经生不如死了那又何必那么着急去结素他的痛苦呢?让他继续保持在不能做男人的痛苦之中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帝宫守卫通报后回复居然是黑帝在昨天的决斗场等他。

    张天涯到达决斗场时现昨天的“观众”除了凌飞之外居然都在。不过这样正好这些人都是有身份的那自己就可以当众把事情清楚然后告辞北上共工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