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一十章 真相(上)

第一百一十章 真相(上)

    “头上一片青天心中一个信念。不是年少无知只是不惧挑战。凡事就个明白算是本性难改……”张天涯一边哼唱来到了昨天决斗的场地。

    今天场地中不但有昨天来观战的众人外围还站满了大批的侍卫足足有一千余人每一个都是达到先天级别的高手。分立在过道两旁的大片空地上。只留下通往黑帝面前的一条笔直的道路一副“请君入瓮”之局。

    这无疑是对张天涯胆量的一个考验但张天涯并没有受到一影响。笑话黑帝如果想杀他的话他是否入瓮对结局似乎并没有任何影响。径直到到黑帝面前张天涯一抱拳道:“神农国张天涯见过三苗国黑帝陛下。”

    黑帝依然面色阴沉声音冰冷的道:“昨夜水木堂药店的事情想必张公子也已经知道了吧?”

    张天涯头道:“是的。”

    黑帝面带冷笑问道:“那张公子有什么解释吗?”

    “解释?”张天涯微微一愣随后明白过来反问道:“黑帝不会怀疑这件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吧?”

    黑帝知道并非张天涯所为再者也没有任何证据指向张天涯。索性不在这件事情上再罗嗦转移话题道:“既然这件事情和张公子没有任何关系张公子又知道须佐已经失踪这次前来应该不会是为了继续昨天的决斗吧?”

    张天涯回了黑帝一个阳光般的笑容回答道:“当然不是我这次前来其实是为了日斗金血案。现在事实我已经查清楚了所以特地前来向黑帝明。”

    “哦?”黑帝略感意外随口问道:“朕给你十天的时间现在才刚过两天就已经查清楚了?呵呵看来神农国第一破案高手果然名不虚传。那么乘现在这么多人在你就把你查到的事实一吧凶手到底是谁?”

    张天涯了头转过身对众人道:“真相永远只有一个我现在就一步步的把凶手指正出来。我的第一个线索就是在须米的尸体下有一个‘八’字。我起初一直以为是‘父’字或‘爹’子的开头所以我把第一个嫌疑人定在了须佐身上。须佐这个人虽然道貌岸然但他实是心肠歹毒之辈知道我一定要杀他而且也具有相应的实力时候制造这起血案从而来诬陷我以除去后患也有很大的可能。”

    坐在黑帝附近赤赤面赤须的冥龙烛阴冷笑道:“须佐已经在幽都生活了一百多年虽然前两天为了宝剑而起了贪念杀害了铸剑师欧峰。但那也可以是他一时生出贪念而犯下了错误你却他心肠歹毒到杀自己的儿子来诬陷你。张公子是不是在告诉大家幽都之人一百年的接触还不如一与须佐只见过的几面看得清楚吧?还有当时一你须佐并未开始决斗表面上看须佐的修为要比你高又怎么知道你有杀他的实力呢?”

    “当然不是我来幽都之前就已经知道他的心肠歹毒了。”着把白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又道:“在血案生前夜他曾来刺杀我却败在了我的剑下。”

    听了白的事情后在场众人的反映不一。有的骂须佐不是东西猪狗不如这样反映的人以雪佳为代表。还有一部分沉默不语心里却在想张天涯居然为了一个妖精给自己找麻烦真是不智。烛阴就是其中之一。

    黑帝听后问出一个有深度的问题:“你可有证据?”

    “没有!”张天涯爽快的答道:“事隔一百多年自然不可能留下什么证据来。”

    黑帝又道:“既然你没有证据也就是你相信白的话全凭你的直觉。张公子不会想凭借你的直觉来指正须佐就是凶手吧?”

    张天涯摇头道:“的确是凭直觉因为白这件事情的时候并不似在撒谎。但我并不需要证明什么因为我从来也没过须佐是凶手我刚才只是他是我第一个怀疑的对象而已。而在第一天场决斗之前曾出言试探过他他的反映也不像是凶手。”

    黑帝头道:“那凶手到底是什么人呢?”

    张天涯继续道:“我在神农国时曾有幸得炎帝的赏识并赐予了我《神农百草经》根据死者中毒的现象我虽然并不能确认具体的毒到底是什么但却可以断言死者所中的一定是一种极其厉害的蛇毒。”顿了一下继续道:“而且死者的伤口虽然看起来相是利器所伤但仔细检查不难现伤口并非是刀剑等利器所造成的虽然凶器也很锋利但应是类似针锥的尖锐之物所伤。”

    黑帝暗想这张天涯单凭这么一线索就能分析出这些果然是个人才。不过可惜如此人才却无法为我所用哎……。他知道张天涯还有后话并没有插话。

    张天涯继续道:“因此我猜想凶器应该是牙齿配合上蛇毒就明是蛇的牙齿。而结合以上这些那唯一能有这个本事的就只有蛇一族才可以办到了。能无声杀死一百多人而不惊动外面一门只隔的路人一定是蛇一族的高手。所以须米留下的那个‘八’字并非什么字的开头而是本来就是一个‘八’字。所以凶手就是蛇一族中外号八岐的城西水木堂药店的老板岐卢!”

    “他为什么要杀日斗金一百余人?杀人总需要一个动机吧。”黑帝再次提问。虽然感觉到张天涯很有把握但他还是希望能把张天涯问倒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除掉这个潜力巨大的潜在敌人了。

    张天涯毫不犹豫的答道:“嫉妒!八岐经常光顾万香楼而且对月姬大献殷勤可是月姬对他却一直不加辞色。偏偏前几天月姬与须佐走得很进不少人都见到她常常出没日斗金而且每次在须佐那里赢不少钱。通过第一场决斗我想大家已经对须佐的赌术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了如果不是须佐放水的话她可能赢得到钱吗?”

    所有人听后都连连头不过大多数不是为了案子的事情。而是在暗自打定注意以后绝对不会再去赌场了。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