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真相(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真相(下)

    黑帝听后了头他自然知道张天涯的是事实。甚至他比张天涯知道的更多毕竟与他水神共工的积怨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共工手下蛇一族的了解要比一些蛇一族的族人自己还清楚。所以当他听到伤口的症状并询问求证后连尸体都没看就已经确定了凶手定是蛇一族的人。这种经验带来的准确判断力即使张天涯再聪明也是难以比拟的。

    听了张天涯的分析后他开始对张天涯好奇了起来。又问道:“那那封报案信呢八岐虽然有杀人的动机但是他从来没有和你见过面更谈不上有什么冤仇了。那他为什么要嫁祸于你呢这上似乎有些不通吧?”

    他这么问一方面是想问倒张天涯而他问得又十分合乎情理别人也找不到什么口实。但他浅意识里却十分希望张天涯能流利的回答出来因为他已经开始欣赏起张天涯的不凡表现了。他本人却没有现他现在的心里很是矛盾。

    张天涯当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马上摇头道:“不他当然没有嫁祸我的想法而嫁祸我的人也并非是八岐而是另有其人。”

    黑帝饶有兴趣的问道:“你的意思是八岐还有同伙?”心里却有些得意任你张天涯再聪明到底还是知道的线索太少。现在我再稍微误导一下还不不想歪了?

    张天涯的答案却很让他意外:“其实并不能是同伙而是这场血案的真正策划者八岐和须佐不过是被她利用而已。”

    听到这里雪佳心里一紧他自然知道那个信是出自什么人之手。但是他原本设想雪姬即使和案子有关系也最多是被人利用来写信陷害张天涯而已。他又怎么想得到雪姬居然是整个血案的策划者。而张天涯这么当然也能拿出证据来自然不会是假的。虽然处在一个父亲的角度他很难接受雪姬是阴谋策划者的事实。但是他对张天涯和雪姬都有一定的了解自然可以分辨得出谁的话更可信一。

    黑帝心里暗惊这么少的线索张天涯居然连这个都分析出来了可怕。不过他还是很平静的问道:“哦?什么人这么厉害居然可以将八岐和须佐这样的狡猾之徒玩弄于鼓掌之间?”

    “这个人就是雪老先生的女儿雪姬!”张天涯语出惊人在众人目瞪口呆下继续道:“雪姬很聪明信是用左手写的而且信纸还用臭豆腐熏过让人很难通过信来查出什么线索。但是她却忽略了一件事就是送信用的那把飞刀。飞刀上残留了她身上的香气修为高的人不难闻出来。而且雪老先生身上也有一个香囊是雪姬亲手为他缝的上面也残留了同样的香气。”

    雪佳虽然关心女儿但他既然身为纳言一职性格上绝对不允许他谎。当初知道雪姬有嫌疑的时候他也只想到以自己的老命来替雪姬赎罪求黑帝法外开恩饶过雪姬一命。至于隐藏事实他却想也未曾想过。见张天涯到这里叹了口气站起来道:“张公子所不假现在香囊还在老朽身上凌将军也曾确认过这香气却是与飞刀上的香气相同。”

    黑帝了头道:“我想问的还是那两个字动机。”

    张天涯略微露出苦笑道:“这也是我整个事件中唯一没有彻底弄清楚的事情。不过我听凌将军雪老曾经对他过雪姬原本是一个很好、很孝顺的女孩。但是在几年前突然生了变化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且这个变化与八歧有关。”他没有得太明白但是雪姬的口碑整个幽都都是知道的。

    黑帝转头对雪佳问道:“雪老确有此事吗?”对雪佳的人品连黑帝都很尊重。

    雪佳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回想起当年的事情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长叹了一口气道:“那还是几年前老夫生病的时候。姬儿很孝顺的替我去水木堂抓要可是却整夜都没回来。第二天回来的时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哭了一天。从那以后她就变了。”

    雪佳到这里在场的众人几乎都不约而同的联想起雪姬那一夜的遭遇来。男人在这种事情上的联想永远是最丰富的。

    雪佳闭目摇头很痛苦的道:“但是无论我怎么问姬儿就是什么都不肯。事后八岐曾数次来找过姬儿起初姬儿还刻意回避可是后来渐渐两个人的接触就多了起来。所以我才姬儿的改变一定和八岐有关!”

    张天涯见雪佳老泪欲流不忍再让他继续下去于是接过话道:“我想现在大家都该想到什么了。雪姬很可能是遭到了八岐侮辱之后她才渐渐的变了。她心里最狠的人自然应该是八岐。”

    “胡八道!”烛阴不屑地道:“他最恨的是八岐为什么要社计害死那么多人?那些人里似乎并没有八岐吧?”

    到现在为止就他最爱找麻烦。而和他同样为三苗国重量极人物的海神禺强却一直静静的听着一语不。在这两天里张天涯甚至没听过他的声音。

    张天涯鄙视的看了烛阴一眼将他的挑衅言语直接过滤继续自己的:“雪姬那么恨八岐却依然和他保持着来往就明她一定有什么把柄在八岐的手里。她如果想摆脱八岐的纠缠就一定要杀死八岐至少也要让八岐永世不得翻身!但是她并没有那样的力量所以她选择了忍直到遇到我后我送了她一块玉那块玉的灵力十分浓厚如果炼制得法的话一定能炼出一件很厉害的法宝来。”

    烛阴继续冷笑道:“有那么好的玉你会舍得送她?根据我的了解你似乎对她没什么兴趣吧?”

    张天涯实话实道:“但是那块玉的外形虽然不难看但是我十分讨厌。所以买回来只是为了研究一下并没有打算自己用她开口要我自然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但即便如此她和八岐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所以她才想找一个帮手这个人就是——须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