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结案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结案

    众人听到这里都知道张天涯接下来的话才是个中关键连最能捣乱的烛阴都没有插话静静的听着。

    “还有一雪姬与万香楼的月姬情同姐妹也就是月姬为什么前些天经常出入日斗金赌场的原因。月姬如此就是为了帮雪姬拉拢须佐。关于这我是从月姬的丫鬟翠那里知道的。”顿了一下张天涯继续道:“但是须佐虽然垂帘月姬的美色但他未必就敢和功力高他甚多的八岐作对。所以月姬这个举动还有一个用意就是让一直垂帘她美色的八岐心中生妒因而杀了须佐一家那么多人。可能八岐本想把须佐也杀了的但是须佐那天刚好被抓来了帝宫因此才逃过了一劫。如此一来两人之间就有了解不开的仇恨只要她们把真相告诉须佐就不愁须佐不帮忙对付八岐了。”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都感觉有些惊异如果张天涯所的都是真的那不管雪姬是否真的有苦衷她的心机都太可怕了。只有雪佳为她女儿的遭遇感到难过更恨自己愚蠢到此刻才知道真相。雪姬以前的乖巧他还记忆犹新现在变得这么功于心计中间到底吃了多少苦?他不知道也不敢去细想。

    黑帝现在对张天涯的推理能力也十分佩服马上又问道:“但我还有两个疑惑第一雪姬为什么要陷害你?第二既然她们本想找须佐帮忙但如你刚才所如果不是机缘巧合须佐早已经死在八岐手里了又怎么能帮她?”

    张天涯爽快答道:“这个不难解释她自然想到过须佐被杀的可能。不过我觉得不止于此她应该连须佐被在决斗中我杀死的可能都算计进去了。至于她陷害我嘛呵呵我起初还以为她是因为我当初对她的态度冷淡所以她才怀恨在心的。但是现在想来她却是另有用意。”

    这时一直没有话的海神禺强突然开口问道:“什么用意?”他的脾气要比烛阴好得多所以一直都很耐心的听着全当是在听故事。而此刻他却已经被张天涯的‘故事’吸引住了才忍不住出口询问。

    张天涯看了禺强一眼他对这个比较深沉的高手也有几分好奇。随即答道:“若是须佐被杀死她自然会再寻找其他的盟友。不过刚好我倒霉偏偏在那个时候去寻须佐的晦气所以她便有了这个注意。她的本意其实并非是要陷害我而是我把我卷到这个案子里来是为了以防万一。”

    “什么万一?”这次又是烛阴他现在已经被张天涯的分析吸引了进来一时间居然忘记了与张天涯作对。

    不过张天涯却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话题一转道:“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想就是她们对付八岐之后成功逃脱了吧。那个万一就是如果须佐被我杀死或者他们对付八岐的事情失败而她又成功活下来的话对付八岐的重任恐怕就要落到我的肩上了。”

    见这些仙级、神级、甚至神王级别的高手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张天涯心中生出了一丝成就感。让这么多高手听一个原婴期还没到的人道不停恐怕在自己之前还没有这个先例吧?不过这种成就感并没有耽误他的话度:“先前那个飞刀上的香气和雪老先生的香囊恐怕都是她有意留下的线索。万一她无法以自己的手段来完成对付八岐的计划八岐也将面对三苗国法律的制裁。而我被列为怀疑对象就一定要查出真相来还自己一个清白。”

    黑帝露出一丝笑容却没有人知道因何而笑。一笑之后黑帝道:“像现在一样真相已经大白她才是主谋岂非是把她自己送进了监狱吗?”

    张天涯不答反问道:“那她的罪名是什么呢?”张天涯如此一问所有的人都思索了起来雪姬固然阴险但是要真论罪的话这罪名还真不好定。

    张天涯见他们都不答话便继续道:“没有!真相里她没有直接犯罪我分析出的证据无法也指正她任何罪名。事实也确是如此连月姬也只是常到日斗金赌场和须佐接触多了一而已。她们甚至连唆使他人犯罪都算不上因为八歧是自己因妒杀人的至于她报案陷害我信上却只生血案报案也不是一个罪名吧?她只是巧妙利用了八岐的性格所以无法给她定下任何的罪名。”

    “所以。”张天涯一席话惊得众人目瞪口呆但他并没有打算就此作罢继续道:“我之所以断定她们的行动成功主要有两。第一如果事情失败他们都被杀死那八岐没有理由也一起消失。第二如果她们行动失败而且幸存的话为了避免八歧的报复一定会第一时间想办法给我提供更多的线索那样八岐将要面对的就是三苗国的率法!”

    见众人还没有话张天涯微微一笑道:“我的陈诉完了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

    在场众人听后都纷纷摇头表示自己再没有疑问了。不过张天涯还是猜错了一雪姬也并非全无人性她起码对雪佳还存有父女之情。亲手逢的那个香囊虽然是为了给张天涯提供线索但更多的还是知道自己对付八岐后要离开所以想给自己的父亲留一个纪念尽最后的一孝心。否则她大可在香囊里放上一些让雪佳身体不适但并无大碍的药物。那样一来她依然没有任何罪名但却可以让张天涯、凌飞更容易注意到这个香囊。

    不过这虽然张天涯没想到但是雪佳却想到了。这并不能他就比张天涯聪明只是他是从一个父亲的角度去分析自然更注意这些。

    “啪!啪!啪!”众人半晌不语后黑帝连拍手三下道:“张天涯不愧是神农国的第一破案高手这番推理真是精彩!”随后收声不语但却只是其他人听不到而已。

    张天涯虽然看不到黑帝的嘴动却清清楚楚的听到黑帝的对自己道:“我现在已经布下了一个结界你我二人的话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听到。我还想问一个问题你认为凭他们的本事能那么容易逃出我的幽都城吗?”

    张天涯见黑帝如此怪异的行为心里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但还是冷静的反问道:“这个答案黑帝陛下心知肚明又何必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