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六月飞霜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六月飞霜

    “哈哈哈……”张天涯再次出长笑这次的笑声与上次相比少了几分讥讽却多出了无限的凄凉。天空仿佛也感觉到了他的不甘居然在万里无云的情况下下起了鹅毛大雪!

    黑帝知道这漫天大雪是张天涯内力所至也不感觉到如何惊讶冷言相讥道:“张公子真是好勇气死到临头居然还笑得出来。”

    《弱水真经》是水神共工修行的功法到对水的控制能力不要在场的冥龙烛阴、海神禺强就连黑帝颛顼都无法和共工相比。这《弱水真经》能够谈笑间凝霜生雨到也并不希奇。如果无法作到这些反到奇了。

    张天涯这才收住笑声不屑道:“黑帝的这么好笑我为什么不能笑?你有心想除掉我给我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也没什么。但是你却要我素手就擒真是天大的笑话。我自问随不是你黑帝的对手但也非会因你一句话而不做反抗的人。若人要害我我则杀人;若神少杀我我则灭神;若天要亡我我张天涯也敢反天!”

    他这翻话惊得包括黑帝与相繇在内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如此大胆的言论在这个上古时代的他们又怎会听过?要知道这个时代虽然武、道要比现代厉害不知几许但思想上却更为接近封建时代特别是修道者对所信奉之神都不敢有丝毫的亵渎。而这张天涯一开口不但有杀黑帝之心甚至连反天他都不在乎!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听到这些人耳里怎么能不惊讶?连黑帝都忽略了他对自己的称呼已经从陛下变成了“你”

    可是惊讶归惊讶那些侍卫还是一丝不苟的执行着黑帝的命令纷纷向张天涯继续围攻过去片刻间除张天涯周围五尺的地方四周都已经站满了人。所有人的武器齐齐指向张天涯就等黑帝一声令下便要将张天涯碎尸万段。

    “杀!”随着黑帝一声令下侍卫门的刀剑马上都向张天涯招呼了过去。

    却见张天涯突然拔地而起一冲就是十丈高度。尚方宝剑一出放出阵阵寒芒。让众人感到奇怪的是张天涯的脚下居然也同时出现了另一个把宝剑正是失而复得的天之丛云现在已经被他改名为云剑。

    脚踏宝剑居然就这么御剑横空并不下落。不屑的将尚方宝剑的剑尖指向黑帝道:“哼黑帝颛顼!你自己不肯出手却让这些侍卫前来送死无非就是想让我先开杀戒。好我就如你所愿今天就杀给你看!”完手中尚方宝剑居然对空挥舞了起来并没有攻向下方的侍卫。

    黑帝眉头大皱现在他与张天涯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张天涯居然敢拿剑指着他更是直呼起了他的姓名来。但是他心里的不悦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到惊讶起了张天涯的御剑之术。

    不他在那里琢磨着张天涯的御剑之术的神奇身在空中的张天涯这时早已经杀心大盛黑帝既然想上他杀人他不管是否能杀到黑帝心疼起码要杀个够本。每一剑对空挥出在下方都同样有一片雪花化作剑气攻向错不急防的下的侍卫的要害。片刻间广场上的千名侍卫已经有十几人变成了死尸。还有几个被剑气余波所伤受了一皮外伤。

    “以气生雪以雪遁剑?”黑帝看了也不由吸了一口凉气自言自语道:“好一个张天涯若你今日不死早晚有一天可以越于我成为更厉害的高手。不过可惜……”在他自言自语这会功夫又是几十人亡命于张天涯的剑下加上刚才的十几人死亡人数已近百人。

    张天涯却杀得性起对方都是想要他性命之人他自然杀起来也毫不犹豫随着他的尚方宝剑挥舞死亡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而他现在的飞行高度连那些修行法术的高手所出的法术都力尤未及更别提威胁到他了。

    黑帝知道这些人奈何张天涯不得自己又碍于身份不好出手忙下令道:“全部退下!张天涯你刚刚用剑法是什么名堂不要告诉我是《弱水真经》中学来的我与共工相斗多年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场地上没有死的侍卫马上全部退走。张天涯也收剑回指黑帝挑衅的道:“的确不是《弱水真经》上的功法但却是我结合真经之力而刚刚被你逼着领悟出来的地四式剑意。”这时一片雪花刚好落在尚方宝剑的剑刃上马上被剑气斩断一分而二继续下落。张天涯继续道:“既然是被你冤枉才创出来的剑意我就叫他‘六月飞霜’吧。”

    黑帝到也不急动手微微一笑道:“好剑法名字到也贴切。不过现在明明是八月你为什么取名‘六月飞霜’而非‘八月飞雪’呢?”再他看来张天涯已是必死之人当然要在张天涯死前把心里所有的疑惑全部问出来。

    张天涯心情这个时候恢复了平静天空中的漫天大雪也随之停了下来。左手轻轻打去头上的积雪张天涯一笑道:“你刚才不是一直想考考我的智慧吗?那我现在也想考你一考你能否猜出我取名为什么用六月而非八月吗?”

    “你不想就算了。”顿了一下黑帝再次开口道:“杀!”

    随他“杀”字出口从他身后的宫殿里一下子冲出来一百多人张天涯用天眼看了一下居然各个都是原婴期的高手每一个功力都比张天涯要强。一百多人冲出来后直接凭空飞起向张天涯攻了过来。

    张天涯哈哈一笑道:“颛顼你既然连脸都不要了为什么却不亲自出手呢?怕有损你的声誉吗?哈哈不过我虽然斗不过这个原婴高手他们想留下我也是做梦。你想要我的性命就自己来拿吧。”着已经掉转了剑头向外面飞去并没有与这些原婴高手一斗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