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火神之怒

第一百一十六章 火神之怒

    但水球、火团并没有马上攻击结界而是在结界外面突然停了下来还像是在彼此打招呼似的晃了两晃。随后一水一火两股力量结合在了一起旋转着打在了结界之上。

    结界在这股强大力量面前居然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被摧枯拉朽般一击而破。连布下结界的黑帝颛顼都受到影响狂喷了一大口鲜血面色变白。结界本就是他的力量所结靠他功力维持。此刻被一击而破他自然受到极大牵连受了不轻的内伤。

    颛顼坐下龙椅受到牵连也被震成粉末颛顼更是差没一屁股坐到地上丢了个大丑。

    张天涯虽没想到黑帝布下的结界会如此轻易的被破去但也明白这是他逃生的唯一机会绝对不容错过。没有丝毫犹豫忙收起武器展开水顿之术遁走。早被他的杀人手法震撼的一众原婴期高手反映过来再想追赶却已经来不及。

    他们无法最感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可以。收黑帝命令追杀张天涯的烛阴冷笑一声就要将张天涯拿下。谁都不会怀疑他确实有这个本事。

    却只见天空中的水火之力破开结界后马上再度分开。其中的金色水象之力猛化做长鞭形态一扫之下将正欲追赶的烛阴抽会地面赤面转暗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他没有黑帝那等修为忙原地打坐恢复了起来。

    阻止烛阴追杀张天涯后那水象之力也随之消散。而另一股火像之力却没打算就此甘休火团瞬间变形压缩最后形成火焰长矛之状急向海神禺强射去。

    海神禺强论智慧的话绝对比烛阴高上不止一个档次。知道这焰枪厉害非是自己可以硬接得下的自然不会自取其辱忙收回了与相繇互相牵制的气息闪身退出老远。看到那焰枪狠狠的插在自己方才落脚之处禺强心中好是一阵后怕。如果他刚才稍有犹豫退得稍慢一恐怕现在已经吃了大亏了。

    相繇没有了禺强的牵制对黑帝抱拳笑道:“既然蛇一族的事情已经解决完了晚辈就此告辞。”完也不等满色铁青的黑帝如何回答起身潇洒的凌空飞走。心想“那个张天涯到是个蛮有意思的家伙够狂妄。这么有趣的事情回去定要和姐姐才行。”她虽然已有几千岁的高龄但修真无岁月却依然保持着少女心性对于新奇的事物不免总要对姐姐炫耀一翻。

    黑帝现在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本想就此解决了张天涯的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损兵折将到头来还是让张天涯给逃走了。这下他的脸可丢大了对于神州十一神王级高手中最爱面子的他来这让他如何忍受得了。只能从牙逢里挤出几个字来:“共工、祝融你们今天好不威风我颛顼记下了。”

    但他心里也明白记下又能如何呢?水神共工与他相斗多年难道还会怕了他?更何况这次还是水火二神合力出手他颛顼再狂妄也不敢一次向两个同级别高手挑战啊。如果手有什么是比与一个神王级高手为敌更糟糕的事情那就是同时与两个神王级高手为敌。

    仿佛是在回答他的话“嘭!”地上的焰枪突然爆裂开来炸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火花。罩住了整个广场。本以为这一下的破坏力定当十分强大的众人见火花散去后场内却无一人一物受到损伤不由心中暗惊知道这分明就是在向黑帝示威。

    黑帝虽然气恼但深知火神脾气的他也无可奈何。除了苦笑摇头之外再无他法。

    与此同时在有熊过一间看似简陋实则精制的石屋内。一个相貌俊朗气宇不凡的青年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颛顼现在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连我祝融的未来姨子你也敢派人挟持。这次只是警告再有下次就算被其他高手耻笑我也定要和共工联手先费了你再!”

    这个人当然就是火神祝融了他和共工同时出手也并非事先商量好的。他当时正用原神与相柳聊天突然见相柳脸色一便随后就相繇在幽都帝宫受委屈了。祝融知道她们姐妹间有独特的联络方法问清楚之后当时火就上来了。怎么着?你黑帝身为一国之君就了不起了你?我祝融的姨子你也敢这么对付?还用功力抓人又要烛阴和禺强挟持?样的几百年不见你还长本事了你你是神王级高手我不是啊?敢当我透明靠!

    越想越气之下当场就把神识扫了过去正看到张天涯与一众原婴高手拼命。再往下一看相繇正在被烛阴和禺强挟持着呢。当下二话不一个大火球就向黑帝的结界砸了过去。同时正好看到共工也出手了。

    本来人各自出手也可以破掉结界救人但也不至于伤到黑帝。可是两个人也都认为黑帝这次确实很过分互相打交道多年自然不用多废话。两股力量合成一股直接就把黑帝打得没脾气了。

    他要两个人起义收拾黑帝到是不难不过想来共工也不会同意的。但是就算两个人讲身份不一起上只玩车轮战的话也够黑帝喝上一壶的了。这也正是黑帝虽然敢挟持相繇却不敢杀她灭口的真正原因。他宁可丢面子也不想把祝融逼到共工的同一战线上去。

    张天涯从黑帝帝宫中逃出知道在三苗国境内始终都是黑帝的地盘。不过短时间内想逃出三苗却并不容易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直接北上。到了共工台的势力范围就再不是黑帝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了。

    不过这次他到是有了前两次的教训没有没命的跑到内力枯竭为止最后剩下了任人宰割的份。约莫内力消耗过一半以后他便停了下来用出法术略微的改变了一下相貌。其实他也没改得太离谱只是把头变长了一又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换了一身衣服。最后将换下来的衣服撕成布条将云剑包裹起来绑在背后。从一个潇洒的偏偏公子形象变成了一副典型的游侠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