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又见阳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又见阳谋

    相貌上他到是没做太多的改变试想现在最多也就是派一些高手来追杀自己还不至于达到贴画像通缉的地步也没那么快。

    所以改变气质才是最重要的。可惜现在没有一个比较拿得出手的身份否则像大唐里的徐子陵一样没事变个岳山什么的谁还敢怀疑?

    改变形象后张天涯继续向北方行去这次是用走的。

    一路被上走来张天涯曾多次在四下无人之地将‘六月飞霜’与杀原婴高手时所用的剑法反复演练。但是一路演练下来感觉却不如先前几剑那么容易上手起初想用出来都很难。‘六月飞霜’还好虽然用起来十分别扭无法用出当初杀人时的那种感觉来但总还是能用出来的。但后面带有心神攻击的招式他却无法使出。

    经过反复的琢磨演练直到半月后他才勉强将‘六月飞霜’挥到当初的水平。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经过反复琢磨后张天涯觉得这‘六月飞霜’的威力绝对不应该仅限于此。现在这样只能起到一些出其不意的作用以及远距离攻击的优势。他觉得还可以改进。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另一套蓝图出来就是可以在与人正面过找比拼的同时将‘六月飞霜’的特挥出来。那样的话其中的威力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当然构思是好的要完善的话却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办到。

    至于对付那些原婴期高手时灵感突用出的剑法。这些天下来也算是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了。不过不管他怎么演练却总是无法达到当初那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张天涯还给这剑法起了一个很贴切的名字叫‘四面楚歌’。一是因为这剑法却是他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悟出来的另一个原因此招一出却是给敌人造成一种乡歌般的亲切感。

    这两式剑法都被张天涯加到了他的剑意之中现在算起来来到上古虽然不足一年的时间但所创出的剑意却已有五招之多而且其中任何一招都要比他之前的所有剑法在威力上强上许多。碧落九重、一江春水、万化定基、六月飞霜、四面楚歌。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早有定数这些剑意取名时无意现在总结起来居然都带有一个数字。

    不知道是全完的巧合还是冥冥中自有定数。

    一路行来他到是没现想象中的画像通缉可能是黑帝知道变化相貌对张天涯来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也没多此一举吧?不过一路上的奇怪案子张天涯到遇到了不少什么投毒事件、午夜惊魂之类的花样翻新。他起初还真有一种想助人为乐的冲动不过转念一想马上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些天里他所遇到的奇怪案子比起在上党当府尹的时候遇到的还要多几乎每落过一个城镇都能碰到两三个。这根本就是不合逻辑的除非三苗国的人都是犯罪天才。不过那根本不可能如此来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这是黑帝的阴谋!他是想用《倚天》里金花婆婆对付胡青牛的办法用这些案子来引自己技痒从而暴露身份。

    想通了这张天涯又开始了阵阵后怕这个黑帝还真是阴险现在脸皮已经彻底撕破了以后要多加心才行。还好张天涯只是比别人聪明一观察东西也细一并非真正的喜欢破案。否则就算明明知道这是黑帝的阴谋也会忍不住想出手的。阳谋又见阳谋!

    这一日张天涯来到了天池城这里基本可以算是水神共工与黑帝颛顼的势力分隔线。过了这里再北行三百里左右就到了座阳从那里开始就是水神共工的管辖区了。理论上到了那里之后自己就安全了。

    这天池城本原于城西的天池山而得名让张天涯有些怀疑那天池山就是如今的长白山。可是仔细一打听才知道那山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天池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不过张天涯现在到是放松了不少越往北行来黑帝的势力也相对越是薄弱。到了这里之后已经没有人留意过往的行人了可能黑帝已经放弃了先前的追捕计划吧?

    走了一天见日已近黄昏张天涯又刚好见到一家酒楼便决定到里面祭奠一下自己的五脏庙再做打算。于是在伙计的招呼下便走进了酒楼随口吩咐道:“给我找一个靠近窗户的清雅位置再上几盘招牌菜来。”反正坐下之后也要菜不如直接出来还能节省一时间。

    他当然并不是着急赶路反决定在这里休息上一宿。

    他知道黑帝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所以用换位思考的方法琢磨如果把自己换到黑帝的位置上要用什么方法来对付自己的好?想了一阵后他才现所谓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如果预料没错的话自己到达座阳之后本应该在心理最放松的时候恐怕就要面对黑帝的暗杀部队了。

    当然从这里急着赶路的人先会引起怀疑。所以他才决定在这里先住上一夜再走。

    上得楼来张天涯做好后四下打量了一下。见他对面一个靠窗户的位置上是一个文士打扮的青年桌子上还放着一把长剑。他身边的另一个桌子上是三男一女女的长相还算漂亮另外三个男的一个是五旬老者另外两个和那少女年纪相仿四人正在一边聊天一边吃着。他们身边也都带有武器显然也都会上两手。

    不过张天涯一搭眼就知道他们就算会武功也只能算是三角猫的功夫。因为在他们身上根本就没有高手应有的气质。这样的气质是装不出来的。

    他这些天里不得不提防黑帝的人所以每在一处落脚都有意无意的注意一下身边的人。

    那少女似乎感觉到了张天涯的目光转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再看的话心姑奶奶把你一对招子给挖出来!”与她同桌的另外三人也都受到她的影响向张天涯看来。

    那老者见张天涯也背有长剑忙对那少女喝止道:“芙儿不要胡闹!”

    芙儿?张天涯听了不禁一笑不晓得是不是所有的恶女名字里都要带上一个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