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现场直播

第一百一十九章 现场直播

    好可怕的功夫!张天涯和魏忠贤同时这么想道但是魏忠贤只是看他凌空一指逼退了自己的三个晚辈更将三把兵器变成铁粉才觉得可怕。知道到威力可怕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可怕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可是张天涯不同他一向自悟剑道在武学上自有其一定的造诣。见对方一指的杀伤力虽然感到震惊。但相比之下他还是更惊于对方手指所划过的轨迹。看似只是一个简单的弧线但这简单的弧线中却有着些许的起伏。这个轨迹中不知道蕴涵了多少的天地至理!

    一看之下张天涯不仅犯起了习武之人经常会犯的一个毛病或者也可以是一种习惯。就是在观看别人比武之时忍不住把自己代入角色来思考某一招式若换了自己该如何应对?这样一来他顿时感觉到天塌地裂般的压力向自己席卷而来不禁眼前一黑狂喷出一大口鲜血软坐在椅子上当下受了极重的内伤。

    这个感觉太可怕了在他见过的高手中即使炎帝俞冈、木神句芒、黑帝颛顼这样的神王级高手也无法给他造成这样的压力。眼前这个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他刚一坐下马上感觉到一股柔和的灵力从足底泳泉穴涌入体内。他没有反抗知道对方如想对付自己不需要耍任何手段。所以任由那股灵力施为并控制住了自己内力的自然排斥性。

    果然他想对了那股灵力在体内运行一周居然就将自己刚才所受的内伤全部治好了连翻腾的气血也随之平复了下来头脑也比先前更清明了几分。

    他知道这是那公子的帮助既可以无声无行间将刀剑打成铁粉又可在片刻间将自己的重伤恢复如初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

    张天涯不知道只是对对面的公子笑了一下表示自己的感激。

    那公子微笑头后对张天涯道:“刚才我出手清理一些不祥之物却没想到惊伤了张少侠真是不好意思。”完转头对另外四人吐摆了摆手象是在赶苍蝇。

    李连英本想继续留下几句狠话撑撑场面但却被魏忠贤拦制止了。魏忠贤制止李连英后对那公子抱拳道:“多谢公子手下留情老朽感激不仅就此告辞。”完带着三人转身就要走却被那公子叫住了。

    “等等!”那公子叫住四人随后道:“走之前把你们自己的帐结了。”汗……

    四人走后张天涯的菜也已经上来了。先前的菜由于被张天涯的一口热血所染已经不能吃了。张天涯吩咐伙计全部换掉这才和那公子继续聊了起来。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公子似乎确是穿越过来的人而这次好象是专程来找自己的。

    伙计走后两人对饮了一杯张天涯抱拳道:“未请教?”

    “教上教。”那公子半开玩笑的答道。

    张天涯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出来接道:“先请而后教。”

    “后教而先请。”

    “先请而先教。”

    “你再罗嗦我可要教了!”

    “哈哈……”两人交换了一下星爷《唐伯虎秋香》中的经典对白。对视一下同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毫无演示大有老乡见老乡之感。

    相互确认了身份后张天涯还感觉有些意犹未尽有道:“十口心思思国思家思社稷。”

    “八目共赏赏花赏月赏……”到这里那公子有意拉成了声音又玩味的看了张天涯一眼微笑着继续道:“丁香。”

    虽然“丁香”和原著的“秋香”只是一字只差但听到张天涯的耳朵里却有如一声惊雷。现在的玩笑心思马上不翼而飞急忙问道:“你怎么知道丁香的?你见过她?”

    那公子坦然答道:“没见过但却知道。不但如此我连精卫也知道呵呵你不用担心我没有恶意的。而且你别看我这身纨绔子弟的打扮其实贫道是一个出家之人不会成为你的竞争对手所以请不必担心。”

    张天涯也恢复了冷静摇头苦笑道:“没什么只是感觉到有些惊讶而已。离乡背井快一年来居然会碰到一个老乡而且这个老乡还神通广大让我怎么能不吃惊?不过你既然那么神通广大能不能帮我算一下她们现在还好吗?”

    那公子摇头一笑道:“你这是关心则乱如果她们有恙我还会这么轻松的在你面前提起吗?不过既然你开一次口我就让你看看他们现在的状况吧。”着一挥手在两人中间的桌子上空居然出现了丁香的影象。

    丁香正在隐居谷弹琴而所弹的曲子正是张天涯以前学琴的时候兴致所弹出的《梁祝》。看来她无心所弹也有对张天涯无限的思念在其中。否则她自己会的曲子那么多为什么专门练这个《梁祝》呢?张天涯当初的水平有限所以弹不出这曲子应有的感觉来不过现在听来却已经被丁香补全了可见丁香一定在这上面下了不少的功夫。

    琴声虽然十分平和但已经隐隐可以听出丁香的内力已有了成。

    在不远处白和枫在练剑。看她们的架势怎么练个剑法也眉来眼去的呢?再看之下愕然现他们的剑法相互配合居然威力有着些许的增幅。真不知道他们这剑法该叫双剑合壁好还是眉来眼去更为合适。

    不过不管叫什么他确定两人现在已经是一对了。等回去之后一定帮他们把这剑法补充完整让他们以后可以共同进退也算帮他们增进一下感情一举两得。

    看到这里那公子失笑道:“她居然会弹《梁祝》是你教的吧?”

    张天涯老脸一红尴尬的摇头道:“我本来是和她学琴的无意中心血来潮弹了这么一曲当时可是有些五音不全呢。没想到她居然记了下来还恢复了这曲子的原貌。”到最后张天涯嘴角露出了一丝甜蜜的微笑有丁香这么温柔的女子待我如此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