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一百二十章 问题与思考

第一百二十章 问题与思考

    收敛一下思念的情绪张天涯对对面的公子问道:“我们现在也聊了大半天了你是不是该把名字告诉我了呢?”

    “你可以叫我曳影。”那公子喝了一口酒道:“我在这个上古时代也有一个名字不过我不想告诉你你如果一定要问的话我也会随口编一个假名糊弄你的。”他到是坦率虽然没出真名但好歹也有一个称呼了。

    “原来是曳兄。”张天涯随口开玩笑道:“久仰久仰。”真不知道人家都是假名了他还从哪里“久仰”的。随后又问道:“不过现在我到很好奇你到底想编出什么名字来糊弄我?”

    曳影高深的一笑道:“我我是鸿钧你信吗?”见张天涯摇头便将目光投回到桌上浮现的影象中影象也马上出现了变化主人公变成了精卫。

    只见她正在很专心的泡茶整个屋子只有她一个人她却准备了两个杯子一个自己用另一个摆在对面乘满了茶水。在他身边有一叠厚厚的纸上面写满了字迹。不过仔细观看下便可现那些字迹翻来覆去的只有两个字——天涯!

    看着精卫张天涯又想起了丁香一时间仿佛打翻了五味瓶百感交集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却听对面的曳影用很随意的口气道:“我已经想好了只当一个道士。你呢你怎么想的后宫还是种马?”

    张天涯只能苦笑无奈的摇头道:“我不知道。一切顺其自然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再我本不就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里的终归还要回去。我不知道和这里的人生感情到底上对还是错。”这些话他一直压抑在心里好久了而他却没有办法对别人了别人也不可能明白。现在终于碰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才终于把这些话了出来。

    影象消失曳影表示理解的了头又问道:“那你对我们来到这里怎么看?你不想和这里的人生感情就可以阻止的了吗?你敢现在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人死在你面前你都能无动于衷或者忍住不去改变吗?”

    张天涯越听越头痛拿起了酒壶将里面的烈酒一饮而尽。放下酒壶后长出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我也想过但是想不明白。对了你也是穿越过来的人你想到答案了吗?如果想到的话麻烦指一下我这个梦中人。”

    曳影见他如此不忍再逼迫他叹了一口气道:“我的答案和你心中的答案一定不一样。对于这个问题一千个人会有一千个不同的答案。是改变历史还是创造历史或者一切皆有定数又或者流传的传其实都是错的?如果想弄明白这个问题先要先明白自我认清自我。当你想明白这个的时候你就达到了真我之境也就是所的神王级别的境界。”

    “是改变历史还是创造历史或者一切皆有定数又或者流传的传其实都是错的?”张天涯喃喃着重复曳影的话同时也在尽力的思考着。想了好一会猛的一拍桌子道:“我知道了既然我已经来到了这个不属于我的时代我就是这个时代的一份子也是历史的一份子。想改变什么或保持什么恐怕都是耗费心神的无用工。既然如此还想那么多做什么来干!”

    想通了一直以来的心事张天涯显得轻松了很多。既然来了那该改变的早就改变了又何必畏畏尾?想怎么做就放手一搏好了喜欢丁香或精卫也应该放手去追。至于有什么结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与曳影干了一杯后张天涯道:“你刚才那个现场直播的法术能不能传授于我?我现在虽然能力低微但如果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你也不要和我客气。”

    曳影一笑道:“这个需要强大的心神做基础要作到我刚才那样起码你要让心神可以随时达到她们身边。如果你可以作到的话学不学这个法术也没什么用了。不过你真想学的话也没什么值得藏私的这个法术叫镜像之术我也是通过它领悟到的。”完摊开手掌一只玉蝴蝶凭空出现他的在掌心。

    “这玉蝴蝶……”张天涯着也摊开了掌心让他的玉蝴蝶也飞了出来。两只玉蝴蝶比较只下居然一模一样没有一分别。张天涯隐约的猜到这曳影来找自己和这个玉蝴蝶绝对有关。

    果然曳影看了看两只蝴蝶对张天涯解释道:“这两只是造化玉蝶。我们手上的都是残体古今万代只有这么两只别无分号。他们是混沌之初天地孕育而生有着提高主人悟性等神奇供销。但是只有它们主动认主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行让他们认主就算是盘古、鸿钧也不可以。”

    “造化玉蝶是吗?”张天涯头受教道:“那我又何德何能让它甘愿认我为主呢?”

    曳影收起玉蝶道:“因为只有你我才能明白蝴蝶的力量才能得到它们的认同。今天下英雄唯君与操尔。哈!”

    “蝴蝶的力量?”张天涯疑惑的问道。

    “哦是这样的。”曳影调整了一下词语道:“我蝴蝶的力量你可能不明白。那不如换一种法成蝴蝶效应的话我想你会更容易理解一些。”

    “蝴蝶效应?”张天涯苦笑道:“你这算不算在间接的否定我刚才的答案。”

    曳影摇头道:“我刚才了这个问题必须要你自己考虑。而我所的其他的话和那个问题也没有一关系你不用把那些话强拉到一起。”

    张天涯也不是固执的人爽快的一笑道:“那我就不管了一切按自己的意思进行吧。对了我打算明天起程去共工台你是否顺路?”

    曳影狡猾看了张天涯一眼:“你是猜到前面一定很危险想拉我做级保镖吧?作为老乡我再劝你一句想有所成就的话就不要养成依赖别人的习惯一切都要靠自己。”完凌空一指向张天涯。

    张天涯只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进入自己体内转而消失不见。

    曳影哈哈一笑道:“最后送你一个礼物当你遇到麻烦的时候可以放出我的一个分身帮你战斗虽然只有一柱香的时间也足够解决任何麻烦的了。告辞后会有期。”完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就好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